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综合新闻 > 王妻是吴渊伯伯送来的,吴渊丞相可来

王妻是吴渊伯伯送来的,吴渊丞相可来

时间:2020-01-12 11:53

吴渊今夜文丞相过江,约定甘露寺下等候,红灯为记。时候已到,待我将红灯挂起。(金应、邹捷、吴亮、李茂、王青、夏仲、萧亮、张庆自两边分上。)金应吴渊今夜文丞相过江,约定甘露寺下等候,红灯为记。时候已到,待我将红灯挂起。(金应、邹捷、吴亮、李茂、王青、夏仲、萧亮、张庆自两边分上。)金应前面张挂红灯之处,乃是吴大哥船只,待我们向前。吴大哥!吴渊丞相可来?金应恐怕人多不便,故而分道而行。想必就要来了。吴渊巡逻兵来,你们暂避芦苇之中。(众人同隐藏。二巡兵同上。)二巡兵什么船?可有执照?吴渊我是管理北船的,有执照,拿去看!巡兵甲你既是为北营管船,不知道今天晚上戒备甚严吗?甘露寺下不准停靠,快把红灯熄灭,开到那边去!吴渊知道了。元兵甲快开走!(二巡兵同下。吴渊拍手,金应、邹捷、吴亮、李茂、王青、夏仲、萧亮、张庆同上。)吴渊此处不准停船,红灯不能高挂,恐丞相前来,觅船不得,你们各处分散藏躲,我将船开到下游等候,丞相到来,速速通知。二巡兵快开走!吴渊知道了。(吴渊慌忙开船下。众人自两边分下。)吴渊待我将船摇往下游!可恨元兵太凶暴,带领人马犯我朝。文丞相独将虎穴到,被困元营难脱逃。保国忠良岂可少,今晚要救他要出笼牢。

王妻我本是贫家女安命守分,遭不幸逢兵灾难度光阴。恨元兵在街市蛮横凶狠,他把我南朝人当做畜生。我丈夫醉醺醺营生不问,更使我每日里忍泪吞声。…王妻我本是贫家女安命守分,遭不幸逢兵灾难度光阴。恨元兵在街市蛮横凶狠,他把我南朝人当做畜生。我丈夫醉醺醺营生不问,更使我每日里忍泪吞声。(吴渊、余元庆同上。)吴渊巧计安排定,要救忠良臣。来此已是王祥家的门首,待我叫门。王祥哥在家吗?王妻门外有人呼唤,待我看来。王妻是哪一位?原来是吴渊伯伯,里面请坐。(王妻、吴渊、余元庆同进门。)王妻啊,吴渊伯伯。此位是谁?吴渊好友余元庆余壮士。见过王大嫂。余元庆拜见王大嫂。王妻不敢。二位请坐。(吴渊、余元庆同坐。)吴渊王祥哥在家吗?王妻咳,甭提啦。他每天好酒贪杯,不到时候不肯回来。您二位找他有事吗?吴渊非为别事,只因……余元庆吴兄,讲得吗?吴渊讲得的。王妻啊,吴渊伯伯有什么要紧事情吗?吴渊哎哟,王大嫂啊!今有文天祥文丞相被困元营,来到京口;想那文丞相乃是我朝忠良,他身遭大难,我等焉有袖手不救之理。如今定下一计,约定今晚三更时分,搭救文丞相脱离虎口;由我驾一小舟以红灯为记,在江边等候,渡他过江。只是从鼓儿巷到江边,他们路途不熟,意欲烦求王祥哥做一个引路之人,少时王祥哥回来,全仗大嫂美言一二。此事十分机密,王大嫂,你千万不可对旁人言讲啊。王妻吴渊伯伯,您说得对呀。文丞相为国为民,谁不知道他是我朝的大忠臣。既然如此,等我当家的回来,我一定叫他前去引路,决不负您的托付。余元庆此事全仗王大嫂成全。少时王祥哥回来,劝他千万不要吃酒误了大事。吴渊贤弟不必担忧,王大嫂平日为人我是晓得的。余元庆如此甚好。(余元庆从怀中取出银子。)余元庆就烦吴兄交与大嫂。吴渊这有一茶之敬,就烦大嫂交与王祥哥笑纳。王妻吴渊伯伯,这是哪儿的话呐!搭救忠良,乃是我等分内之事,我怎么拿这个呢?吴渊此乃一茶之敬,你是非收不可。王妻说什么我也不能拿。(吴渊将银子放在桌上。)吴渊我等还有许多事情要去安排,不能久留,少时王祥哥回来,要照计行事,千万不要吃酒啊!(吴渊、余元庆同出门。)吴渊王大嫂,我的言语,你要牢牢记住了!(吴渊、余元庆同下。王妻关门入内。王祥醉上。)王祥国破家亡何须问,有酒有钱万事行。老婆,开门来。王妻他回来啦。来啦。来啦。(王妻开门,王祥踉跄进门。)王妻唉!真不巧,偏偏又喝成这个样子!你怎么又喝醉啦?王祥这有什么奇怪,还不是天天的老规矩吗!(王祥坐,无意中碰到银子,拿在手中。)王祥嗨!只要运气好,伸手就会摸着银子。是银子吗?王祥是银子。嘿!有二十两吧!王妻是啊,是银子。王祥怪啊?是哪儿来的?王妻是吴渊伯伯送来的。王祥我没有问他借,他就给我送来啦!真是个好朋友。王妻吴渊伯伯还要你替他办一件事儿哪。王祥什么事?他是咱们家的恩人,别说给银子,就是不给,也得替他去办啊。老婆,什么事啊?王妻你喝得这样醉,恐怕办不好,岂不误了人家的大事。王祥你说!保管办好,没有错。王妻吴渊伯伯言道:今有文天祥文丞相被困元营,来到京口。如今他等定下一计,要在今夜三更时分搭救他老人家出险;由吴渊伯伯驾一小船,以红灯为记,在江边等候,安渡文丞相过江。只是从鼓儿巷到江边,他们的路途不熟,要你挑一个僻静小路,将文丞相引到江边。当家的,你这就报了吴渊伯伯的恩啦!看时间不早,你快点准备去吧!王祥我明白啦!这是他给我的引路银子啊?王妻是啊。王祥这个老家伙他干的好事啊!王妻当家的,你说什么?王祥我发财的机会来啦!王妻看你醉成这个样儿,怎么能去替吴渊伯伯办事啊!王祥你当我还醉着哪!我的酒早就醒啦。我要是把文天祥逃走的事情,报告元营知道,不但重重有赏,大小还闹一个官做做哪!王妻当家的,你疯了吗!王祥你才疯了。王妻你可知道文丞相是个大大的忠臣?王祥只要我有官做,有钱花,有酒喝,我还管他什么忠臣奸臣。好,我就这么办。(王祥欲出门。王妻急拦阻。)王妻当家的,你方才不是还说吴渊伯伯是咱们的恩人吗?王祥去了吧!这老家伙从前也受过咱们爷爷的恩惠,这算得了什么。快快让我走。王妻哪里去?王祥元营报信。王妻好,既然拦你不住,也就算了。王祥这不结了吗!王妻当家的,外面风这么大,你不再喝点酒暖暖肚子吗?王祥听说喝酒,我的嗓子又痒起来啦。(王妻急下,持酒壶上。)王妻听夫言胆战心又惊,他竟然要做昧心人。千言万语劝不醒,只得假意献殷勤。斟美酒,来奉敬,尊声王祥我夫君:今晚元营去送信,大功一件赏黄金。倘若是高官有你分,莫弃糟糠要念旧情。王祥我做了官,你就是官太太啦,老婆,我能忘掉你吗!(王妻连斟,王祥连饮数杯。王祥忽有所悟。)王祥不对,你从来就没有劝我喝过酒。哈哈!八成有歹意吧?王妻我不能上当。让我先去元营报信,回来再和你算账。我走啦。王妻你当真的要走?王祥我当真的要走。王妻我不能让你走。王祥你撒手!王妻我不撒手。(王祥推王妻倒地,王妻拖住王祥大腿,王祥用力顿开,抽出佩刀欲杀王妻。王妻逃,王祥追。急急风牌。王妻逃,出门。元兵持灯笼上,王妻推入门内,躲在桌下。王祥寻王妻。)王祥人呢,人上哪儿去啦!(元兵持灯笼进门。王祥见灯,误以为王妻。)王祥我正要找你。元兵你要造反?(元兵拔刀杀王祥,王祥死。元兵持灯笼四面寻找,忽见桌上放着银子,大喜,放下刀、灯,伸手取银。王妻突从桌后持杵出,出其不意地猛击元兵,元兵死。王妻见王祥死地上。)王妻夫啊!王妻嗳!我还哭什么!搭救忠良要紧。(王妻急持灯笼出门,关门,下。)

上一篇:老生曹操,刘备吩咐速速渡百姓过江 下一篇:其子刘琮献荆州与曹操,本剧关于赵云、曹操、糜夫人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