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综合新闻 > 其实这尸体拉回来了本应当他们师徒二人来处理,人都希望自己活到百岁

其实这尸体拉回来了本应当他们师徒二人来处理,人都希望自己活到百岁

时间:2020-04-17 07:28

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唐三和他的师父陈仵作是在县上当差的,老陈头自打年轻的时候就入了这行,唐三偶然的机会就跟师父老陈头学习这行当,虽然这行很是吃辛苦,练胆量。但是师徒二人为了生计讨口饭吃就一直做了下来。

-1-

这有一天唐三去许老爷子家宅中,把她儿媳妇的尸身运回了停尸间,之见那女子本是生的俏丽的一张脸却偏偏死得蹊跷,死者的名字叫云凤,是许老爷子家中刚过门不久的儿媳妇。听许老爷讲,这丫头前几天还好好的突然晚上大哭大叫起来,之后不知道怎么了,第二天早上就发现自己的儿媳妇在床上暴毙身亡。

这是一年里最冷的时节,偏偏今年又是许多年来最冷的一年。太阳被灰暗的云层包围,仿佛冬日里裹得严严实实出门的老汉,只露出一双无精打采的眼睛,眼神浑浊而灰暗。

其实这种死法理当直接埋在许家祖坟来的,可是这他家的儿媳妇死得类似中毒而死,所以不得不经过仵作来验证。

“不知道哪个老家伙又没熬过去。”老陈头躺在床上,侧耳细听北风送来的断断续续若有若无的唢呐声,风刮得太猛,他没法辨别声源的大概位置。活了快一百岁,方圆十里的中老年人他都知道个大概。

其实这尸体拉回来了本应当他们师徒二人来处理,陈老头出了几天的门,没在家,这唐三又是个雏儿,根本不懂什么。鬼姐姐 www.

对面床铺的老妻沈氏吐了口浊气,重重地“哎”了一声,“我怕也熬不过这个冬天了。咳咳......”

唐三得知师父两天后回来,所以简单的把尸体处理下子,等待师父回来。

“胡说什么。”老陈头轻声斥道,他说话向来细声细语的,极少跟待沈氏说重话,除了沈氏说起死这样的话题时,才会招来他的不悦。

唐三看观察着这云凤的尸首,面色不由得一惊,经过他两天的观察,只看见这云凤早已经不是来时候的那番模样,眼窝塌陷漏出深紫色,嘴唇也出现墨绿的淤青之色。本来是个丰满的女子,可两天之间变成了一挂干肉。

“都活到这把年纪了,还有什么忌讳的。”沈氏回嘴,继续谈论生死这个话题,“你说,人都希望自己活到百岁,皇上还希望自己万岁万岁万万岁。咳咳......像我这样躺在床上要你伺候,活这么长不是浪费子孙的米粮么?咳咳......”

耳朵眼里,还有身上不时的流出一种泛着恶臭的液体。唐三暗想,这明明做了防腐处理,为何还是腐败的如此厉害?

“胡说什么!”老陈头加重了斥责的语气,穿了衣服下了床,从暖瓶里倒了热水,又兑了些凉的,小抿了一口,凉了,又添了些热水,又小抿了一口,才用调羹盛了递到沈氏的嘴边。

没多久,唐三的师父老陈头办完事回来了,唐三这次没跟师父寒暄,直接把师父请到里面见下这云凤的尸身。

“不要你喂,我自己来。”沈氏挣扎着要坐起来,老陈头忙放下水,把沈氏扶起来靠在墙壁上,又在沈氏头的位置垫了枕头。待沈氏坐妥当了,才把水递到她手上。

老头子不见还好,这一看眼珠子差点没蹦出来。抓着唐三的手腕大声对唐三说:“快说,这娃娃是谁家的?”

“老二家的又在你面前嚼舌头了?”老陈头坐在床沿,看着沈氏喝水,“要浪费也是浪费我老汉的米粮,几时吃过那几个逆子的米粮了?”

唐三一五一十的把云凤的来历给陈老头讲了一遍,陈老头在地上来来回回走了几圈,摸着胡子脸色微沉。

“是是是,浪费你老汉的米粮。”沈氏把水杯递给老陈头,没好气地说道,“老头你还有多少米粮给我浪费?”

“原来如此,三儿,我这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快按我的办法赶紧给我买些果仁糕点,香蜡纸钱。”

“你就是活到两百岁,老头我也有米粮给你浪费。”老陈头拿了杯子放回桌子上,“我去给你做个蛋花姜汤,给你暖暖身子。”

“师父,咱这要做什么?你能不能跟徒弟我说明白点。”

-2-

“暂时不能说,你要按我的照办,之后我告诉你是怎么一回事。此事只能你知我知,不能让其他人知晓,如果我们说了出去,你瞧,那个娃娃就是咱们俩的下场。”

“这个时节,冷是冷点,死得也算是时候了。咳咳......”待老陈头出了房间,沈氏自言自语,“现下也没什么忙的,也不算给子孙添乱。”

按说这唐三被师父说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可是师父的资历经验,根本不是唐三这种角色所能反驳的。

老陈头和沈氏,年纪只差一岁,都是九十多岁高龄了。举案齐眉、白头偕老,常被人称道,这几年每逢年节,乡政府总派人来慰问,倒比自家养的那几个儿子还要勤些。

只能按照师父递给的清单上的东西一一买下。

俗话说,养儿防老。陈老汉和沈氏,养了五个儿子,孙子孙女曾孙曾孙女,老两口怕都叫不全名字了。不过,自从儿子们各自成家,孙子孙女带大,老两口便独门独户地过了三十多年了。

话不多说,当晚陈老头就要行事,只跟县老爷要了个口头批准。

人说多子多福。老陈头却说多子多冤仇。可不是么?他们夫妻拉扯大了五个儿子,每个儿子都成了家,又带大了孙子孙女,到头来却是谁也不稀罕老两口了。老二老三觉得父母应该跟大哥住一块儿,老大觉得父母应该跟老幺住一块儿,老幺觉得自己孩子还小照顾不了两个老人,僵持不下,老陈头便拎了锅碗瓢盆,和沈氏老两口自己分开吃。这下好,把五个儿子儿媳都给得罪了,这些年,没少受儿媳的白眼和冷嘲热讽。

陈老头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出什么岔子,什么事都要听他自己的安排。

老陈头早些年一直做生意,存了些钱,手上的生意一直做到八十岁才彻底关张,老两口的生活倒是过得比几个儿子要宽裕些。老两口原本想着,哪个儿子困难些便跟着哪个儿子过,好贴补一些,谁料几个儿子都没料到老头子还有积蓄。看到老爷子生了气,老夫妻俩单过,日子久了才看出老父亲的底气来,这时谁都想把老人往家里请,可是谁也张不开嘴。

唐三傻呵呵的连连点头。

“哎......咳咳咳......”沈氏又叹了口气。

说话间只见老陈头把贡品摆放整齐,香腊点燃,跪在地上行三拜九叩,让这唐三也照做一遍。

“好好地叹什么气。”老陈头端了碗汤,推开一条门缝,仔细把身体挪进门来,又赶紧把门关上,不过还是带了一阵冷风进来。“快把汤喝了暖暖。”

这时再看这老陈头,从腰间拔出一把指头大小的小刀,明晃晃的。一声闷哼割在了自己的左臂上,片下了一条肉,放在了盘子中。

“我去买点牛肉回来煮粥。”放下汤,老陈头回头又准备出门。

站在旁边的唐三不由得吓傻了。

“大冷天的,随便吃点罢,别上街去买了。”

老陈头把那块从自己身上挖下来的肉放在云凤的尸体旁边,然后擦了擦自己头上的汗珠,叫唐三给自己包扎伤口。

“也没几步路,一会儿就回来了。”走到门口又回头问道,“老婆子,你要解手么?”

“师傅,您这是干什么啊?”唐三焦急的问。

沈氏十多年前摔了一跤,治疗不及时,便再也站不起来了,都是老陈头伺候着。

“不必多言,照我说的做便是!”

“还不急,你要去就快去罢。”沈氏挥挥手。

老陈头大袖一挥重新振作精神,拿着小刀开始去云凤尸体的身边。

-3-

只见老头,拿出一坛烧酒一口灌下,用力喷在刀上,再向蜡烛的火苗上比划了两下。

“咳咳咳......”老陈头出了房间,激烈地咳起来,看了眼房间,又压低了咳嗽声,拿纸巾捂着吐了口痰,纸巾却是红的。老陈头从口袋里掏出药倒出两粒吞了下去,又到厨房倒了水喝,才慢慢顺了气。

老头单刀直入,把那片刀插在了云凤的脖子上,刀锋顺势而下,瞬间就有许多黄色液体流了出来,散发着一种刺鼻的恶臭。

老陈头戴了帽子,穿了棉鞋,套上手套,缩着脖子,背着手,勾着背,上街去了。他很瘦,风很大,几乎要把他给吹翻在地。老陈头把背弯得更多些,这下似乎稳当些了。

老头绕着云凤的脖子拿着刀子轻轻的转了一圈,一只手拎着头发,老头子啪的一拍案板,云凤的脑袋轱辘一下子就掉落下来,按理说这短小的刀不足以割下整个头颅,可是老陈头是何许人也,对尸首那是身经百战了,每一刀都深的恰当好处。

走过二儿子的门口时,儿媳妇拉开条门缝探出头瞟了陈老汉一眼,又“砰”一声把门关上,随后传来她尖细的声音,“老不死的又上街买肉了。这大冷的天儿,一天不吃肉会死么?!”

只瞧见云凤的脖腔内部,迅速喷溅出一竿子黑血溅到墙上,墙上立刻起了一片白烟,只见墙皮上已经是出现几个孔洞。

“说什么死不死的呢!”二儿子低沉的呵斥声随之传来,“被邻里听到像什么话!”

那液体刺鼻的气味,让在一边看的唐三呕吐不已。

这样的话,老陈头听了几十年,早不计较了,只继续弓了背,缓缓朝街的方向走去。

只瞧见老头一手将云凤的头颅拎在手中,空干里面的尸液,摆在一边的托盘里。然后对着云凤的尸首再行三拜九叩大礼。

去买肉前,老陈头拐进了一家诊所。

老陈头给了唐三个眼色,唐三也学着老头来了一遍。

“三伯,您来了。”诊所的医生穿着长衫,一副老中医的打扮,见了老陈头,边打招呼边倒了杯热水,“外头冷吧,喝口热水暖暖。”

当二人跪拜完毕之后,老头在嘴里嘀咕着什么:“大仙……,什么龙,恭送……。”

“阿明,咳咳......”老陈头接过热水,放在案台上,“我这病,昨晚疼得一晚上没睡。”

给唐三听得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师傅在说什么。最后老陈头将唐三拉走远离云凤的尸身。

“三伯,您这病早该上医院了。”被唤作阿明的医生坐在老陈头的对面,给老陈头把了把脉,又拿听诊器鼓捣了一阵。

老陈头告诉唐三一会千万别出声,唐三点了点头,与老陈头一起蹲坐在远离云凤的角落里静静的等。

“都这把年纪了,还上什么医院,能熬几天是几天吧。”老陈头理好衣服,“我那止痛药和安眠药都吃完了,你再给我点儿吧。”

唐三知道今天要开了眼界,所以好奇的时不时的观望着那边的情况。

“三伯,这药不能多吃。”

不多时只见云凤的脖颈之处喷出一道紫烟,唐三刚想说话,旁边的老陈头一把捂住他的嘴巴。

“没多吃,我就是实在疼得紧了吃一颗。止痛药光止痛,睡不着,还是要吃一粒安眠药。”

紫烟过后,云凤脖子惊现的出来一点东西,只见那东西带着墨绿色的油光。闪亮着妖异的光泽。

“我也不能给您多开。”阿明叹了口气,捡了几粒药递给老陈头。

当那个东西出来大部分的时候,唐三瞪大眼睛看着师傅的脸。老陈头眯缝着眼睛,示意唐三不要动弹。

老陈头收了药,喝了水,弓着背出了诊所,往肉铺走去。

可当那条长长的东西出来的时候,唐三差点惊叫出来,因为他从未看见过。

“老爷子,今天要点什么?牛肉还是猪肉?”卖肉的青年汉子是陈老汉本家的一个侄孙,大老远就打起招呼。

长长的身躯,背上油亮的外壳之上印有类似咒文一样的文字。

“要三两牛里脊,再要半斤五花肉吧。”老陈头直起身子,扫视了一圈案板上的肉,“五花肉不要太肥的。”

那东西似乎是警觉到了唐三,之后立刻朝唐三的方向爆喝一声,唐三当场晕厥。

“得嘞。”

话说老陈头已经不是第一次与这东西相遇了,只不过当时没有亲眼目睹它而已。

“早上听着唢呐声热闹得紧,谁家老人过了?”趁着切肉的功夫,老陈头问道。

早些年老陈头与许老爷子是磕头的兄弟,二人关系十分密切。所以许老爷家里的事情老陈头是知道的。当然他是知道云凤到底是如何死的。

“黄大米,前天过了。”汉子低头切肉。

说到这,咱们要翻到估计不到一年前的时间段说起,那时候许老爷的儿子许高刚大婚完毕,也就是迎来了这位过门妻子云凤。

“黄大米走了?”老陈头仿佛自言自语,黄大米是附近的一个大米贩子,早年还跟陈老汉做过生意,人人称他“黄大米”。

许老爷家经营的买卖是当地有名的油坊,有名的原因就是许老爷的香油还有别的食用油中带有特殊的香味,用在菜肴里更能提升菜的品质。为此他家的油堪比当时饮食界的黄金油。进贡和些显贵争相点名的油料。

“九十岁了,儿孙满堂呢,说是葬礼要办三天三夜呢。这可是最高档次呢,这辈子也算是值了。”

所以生意红火是可想而知的,要知道许老爷家祖上原本不是很富裕的,可是到了许老爷父亲的那一辈起,他父亲落魄远走他乡之后,开始经营起油坊,从那时候起便开始有了今天的这番基业。

老陈头付了钱拎了肉往回走。平日里他还会在街上逛一会儿,和老哥们打打招呼,说几句家长里短,不过今天实在是太冷了,风又大,他想早点回家。

单说他父亲回乡的同时带回来了一位尊神,也就是这位尊神的能耐使得许氏家族财源广进。这之前根本是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事情的。

“嘀嘀,嘀嘀嘀。”一阵急促的喇叭声,一辆摩托车迎面而来擦着老陈头而过,老陈头被带翻在地上,肉也掉在地上。

老陈头可能是唯一知晓的一个人。

摩托车扬长而去,旁边店铺的老板出来扶起老陈头,“这些个狗日的,骑摩托车跟开飞机似的。老爷子,您没事儿吧?”

可是就是这个秘密却被这新过门的儿媳妇云凤打破了。

“没事儿,擦破点皮。”老陈头拍拍身上的土,接过老板帮他拾起来的肉,道了谢,蹒跚着往家走去。

云凤嫁入豪宅本应该享受着少奶奶一样的待遇,早在没过门之前就有许多富家阔少来提过亲,当然也有不少相貌堂堂的公子哥,可这么就嫁给一个不大懂风情的许高。

“活到这么一把年纪,还要自己买菜做饭,老陈家的几个儿子也真是太不像话了。”老板望着老陈头佝偻的背影,叹道。

许高平时笨笨的平时除了玩基本就是个废物,如果说嫁人还不如说云凤只嫁给了钱,许高对待这位娘子还是不错的,可是云凤心想嫁给个这么相貌平平的男子有那么点不甘心,不过还好过毕竟家境很优越。

-4-

好在家里除了许老爷子的,许高事事都听这新娘子的。不过时间久了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回到家把肉放到厨房,老陈头再次拍了拍身上的土,仔细用布擦了,才进房间见沈氏。

许家的下人丁某慢慢的对这位新来的少奶奶图谋不轨,丁某本就是仪表出众,能说会道,在许家上下很吃得开。丁某对这云凤别有用心,与之相比许高的那种事事只懂得听从。丁某的油腔滑调更适合这年纪轻轻的少奶奶。

“你咋了?”沈氏一见老陈头便紧张起来,“摔跤了?”

在许家不知的情况下二人就有了奸情。这只是个开始,二人平时还装作主仆的关系,瞒过了所有人的眼睛。

“没呢。”

可是云凤发现这许老爷子每到初一十五之前的几天就从不知哪里拿回二斤肥蚂蚱,麦麸,豆粕之类的一些东西。

“骗谁呢,帽子上还有稻草和土呢。”

许家的后堂只有老爷子一人有钥匙出入,云凤多次打听这许家的后堂,只是听说这是许家的佛堂,还有些牌位。

“给一辆摩托车蹭了,没事儿。”取下帽子,转身出门,“我去掸掸土。”

后来本来要对此失去兴趣的时候一天夜里。

“等等。”沈氏坐直身子,“伤着哪儿了?”

丁某和云凤在柴房缠绵过后,丁某一把搂住了云凤说:“小凤,跟我走吧,咱们俩一起过吧,只有咱们才是一对鸳鸯,那许高就是个酒囊饭袋,不是我笑他,他现在连怎么上床都不会吧?”

“没呢,你看好好的呢。”老陈头伸手,转了几圈,沈氏没看出什么异样,才稍稍放了心。

云凤一把推开丁某说:“就你?你要我跟你一起去喝西北风吗?你拿什么养活我,别以为你长得俊我就非要跟你,我感觉现在也挺好的。再说你又没有钱,怎么养我呢?”

-5-

丁某眼珠一转说道:“那我们也去开个油坊吧,听说他家祖上也不是干这个的,不如我们就此来打探他家配方的秘密,然后我们一走了之。

“爸,吃早饭呢?”老陈头煮好了粥,老两口慢慢吃着,二儿子推门进来,身后跟着儿媳妇儿,后面还有三儿子和他媳妇儿。

云凤觉得丁某说的话也在些理,毕竟现在两人偷偷摸摸的也不一定是好事,万一哪天败漏了也就身败名裂了。

老陈头抬头看了儿子儿媳妇一眼,只“嗯”了一声。

说罢丁某拉过云凤的脸颊,在耳边轻语了一会儿,只见云凤频频点头,不一会脸上露出了羞红之色。又与丁某缠绵在了一起。

“吃了吗?”沈氏招呼道,指指边上的板凳,“坐吧。”

单说这许老爷每到初一十五就会来到后堂带着那些东西。后堂有一个木雕被一个红绸子?a href='' target='_blank'>母亲。砝弦瓶觳迹锩媸且桓龉忠斓牧紫瘢闯@硭盗怯Ω酶菇鞘遣畈欢嗟模飧隽竦牧鞘窒感。钜斓氖钦饧淞癫糠置枋錾砬牟糠质切矶嗝芗拇バ胱吹亩鳌?/p>

“爸,您被车撞了?撞哪儿了?伤哪儿了?”二儿子小心问道。

当许老爷准备完毕之后来到木雕像的后堂内,只见堂内一张硕大的木盆在里面,里面盛装着正正一大盆麦麸。

“没死。”老陈头没好气应了声,继续喝粥。

老头到了跟前将活的肥蚂蚱还有一瓶子香油放在了跟前。

“您怎么能放过那辆撞您的车呢?怎么也得去医院检查检查。那骑摩托车的您认识不?车牌号记不记得?”三儿子着急地问。

不多会只见老头向摆在旁边的坛子里取出了什么东西,小小的颗粒黄黄的,相似油脂粒的一包东西揣了起来。

“我倒是希望把我撞死了好。”老陈头把碗里的粥喝完,“要不你们兄弟去找找,帮我问问,怎么不把我撞死呢?”

可这一切都被云凤瞧瞧的看在眼里,云凤后来跟随着许老爷,发现许老爷来到油坊之内将那种油脂粒放在一小瓶香油之内,在将这瓶油分放在各大油桶之中。

“爸,怎么能随便放过那肇事的凶手呢?”二儿媳妇说道。

当云凤跟丁某说出了这些之后,丁某一拍大腿说:“我就说么,他家有着什么秘方的吗!”

“就是爸,就算没伤着哪儿,也要对方给点压惊费。”三儿媳妇也插嘴。

云凤点了点头。

“去,你们去把肇事者找出来,最好说把我撞死了,叫人给丧葬费。”老陈头收拾了碗筷,又拿毛巾给沈氏擦嘴擦手,出了房间。

“我说小凤,你抓紧把这秘密揭开,以后咱俩就去开油坊,何必跟那傻子耗费后半生。”

儿子儿媳站在房间里,并没有离开的意思。不一会儿,门外传来焦急的声音,“爸!爸!爸怎么样了?”

“没死,吼什么?!”老陈头洗了碗筷,进了房间,呵斥道。他从暖瓶里倒了水,从旁边的几个药瓶里倒出几个药片,放在桌子边上。

“你真没事儿?”沈氏看着几个儿子都来了,心再次被调到了嗓子眼上。老人最怕摔,她就是当年那么随便一摔,腿脚就再也不能行走了。

BOB电竞官网,“有事儿还能给你做饭?”老陈头白了沈氏一眼,“都回去吧,别大惊小怪的。要真撞死了,那也是天意,是我老陈头活到头了,怪不得别人。”

“爸,您怎么能这么说呢?”小儿子仗着从小受宠,反驳道。

“水凉了,吃药吧,吃了药歇会儿,昨晚腿疼了一晚上没睡呢。”老陈头示意沈氏把药给吃了,“都走吧,你妈要歇会儿。我也要歇会儿。”

儿子儿媳妇悻悻然退出了房间。

“不行,我得上街去找找人,总有人认得骑车那孙子。”房门外传来儿子们摩拳擦掌的声音。

-6-

“黄大米,还记得么?”老陈头照顾沈氏吃了药,自己也窝上床。

“就下街那个大米贩子?”沈氏问道,“咋啦?”

“走了。”老陈头淡淡然说道。

“有九十了吧?”

“差不离吧,比我小几岁。”

“这时节,倒是会选日子。哎......”沈氏叹了口气,“要是入了年关,就要做年猪了。老话说的,不修善行的人,才会死在年关里头做年猪。倘若死在新年里,又说是子孙不修善行,害子孙招人话柄。你说,这人活一辈子,死也不能随意了。咳咳......”

“死生有命,哪儿还管得来了那么多。咳咳......”仿佛传染般,老陈头也咳起来。他拿了纸巾捂住嘴,吐出口痰来,纸巾上依旧是红的血。

“我听见早上你也在外头咳,咋的了?”沈氏向来警觉。

“没事儿,怕是着凉了,刚才又被那几个臭小子气着了。”老陈头安慰道。

“你可别有事儿。”沈氏眼睛一热,老眼浑浊,“你要有事儿,留下我一个人可咋办?”

“放心吧,咱不求同年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日死。我死也带着你。”老陈头说道,“歇会儿吧,你昨晚腿疼了一宿,我也没睡,困着呢。”

“歇着吧。”沈氏确实是困了,很快便传来紧一声慢一声的鼾声。

老陈头摸着口袋里的药瓶,那是医生给他的安眠药,说是疼得睡不着的时候就吃一粒。医生还给了止痛药,止痛药他倒是吃了,安眠药他一直攒着。

断断续续的唢呐声从窗外传来,老陈头轻轻摇了摇药瓶里的安眠药,心想,差不多够两人的分量了。

这冬天,实在太难熬了。

-7-

“听这唢呐声,是谁家老人过了?”肉铺前,前来买肉的问卖肉的汉子。

“陈老爷子,老两口,前天晚上没熬住,一起走了。”

“这老两口都快一百岁了吧?”

“可不,一个97岁,一个98岁,真可谓是白头偕老了。儿孙满堂啊,办后事办三天三夜呢,这可是最高档次呢。”

“这老两口是修了善行了,再过几日便是年关了,过了年关就是给阎罗王做年猪了。”

“嗨,死都死了,哪还有那许多讲究。”

热闹的唢呐顺着北风吹了老远,太阳渐渐精神起来,淡淡的暖意照在村头的两座新坟上。

(无戒365天日更训练营第020更)

上一篇:储蓄所八个窗口只开了两个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