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热点汇总 > 由县、乡、村组成的三级农村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衔接不畅,是当前福建启动的新一轮医改的一个缩影

由县、乡、村组成的三级农村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衔接不畅,是当前福建启动的新一轮医改的一个缩影

时间:2020-03-12 00:23

切实有效的改革路径应该是“一合三分”。

打破现行公立医院编制管理限制,由公立医院自主考录聘用人员;在基层医疗机构实行院长、医务人员年薪制;理顺医疗服务价格,药品、耗材的直接费用比重降低到30%以下;探索医养结合发展的新路子,鼓励各级医疗卫生机构与养老院等养老机构、社区和家庭签订健康服务协定……近日,福建三明市出台一系列新举措,对医药卫生体制进行再改革。“医改明星”三明的新举动,是当前福建启动的新一轮医改的一个缩影。

乡镇卫生院;医疗卫生服务;医生;看病贵;民营医院

2014年6月初,国务院医改办将福建纳入深化医改试点省,福建开始研究制定省级深化医改试点方案。目前,福建已确立了“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的新医改总体思路。

多年来,我国一直大力度推进医改,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迄今仍未找到一个可以借鉴、推广和复制的理想模式。在农村,有些地方医务人员流失率超过50%,乡镇卫生院的发展难以为继,“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依旧突出。在城市,很多大医院人满为患,医生叫苦不迭,病人也不满意,医患矛盾突出。

如何理解福建的新一轮医改?福建省发改委副主任、省医改办主任赖诗卿表示,改革要以问题为导向来凝聚各方共识。他说:“现在主要问题仍然是看病难、看病贵。改革就是要解决人民群众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认真剖析其根源,可以梳理出目前存在的三大突出问题:

“强基层”解决看病难

一是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并不“一体”。由县、乡、村组成的三级农村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衔接不畅,导致县医院与乡镇卫生院之间存在着利益上的不一致甚至矛盾,检查结果无法互认,双向转诊、分级诊疗难以实现;医生之间存在着事业前途、收入待遇上的巨大差距。城市医院与社区医疗卫生服务中心之间的情况也与此类似。利益的不一致导致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大医生”跟着收入高、发展前景好的“大医院”跑,病人跟着“大医生”跑。

自2009年医改启动以来,福建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得到增强,全省各级公立医院硬件建设大幅提升,目前全省千人均床位预计达4.33张。但困扰多年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缓解。

二是“公私不分”。公立医院没有突出“公”,无法提供价廉物美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民营医院发展不足,难以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个性化、高端的医疗卫生服务需求。“公私不分”,造成“穷人嫌看病贵、富人嫌看病难”。

“看病到底难在哪里?应该说现在的难与过去的难是不一样的。”赖诗卿表示,现在医疗服务供给总量已不是问题的主要矛盾,难就难在结构上,也就是说难在省、市三级医院。这些医院人满为患、拥挤不堪。具体到老百姓,看病难在哪里?看普通医生不难,但看知名医生就难。

三是收入分配不合理。在现有体制下,医院收入过多依赖于处方收益,医生收入与医院效益挂钩、与处方挂钩。利益驱动之下过度检查、过度治疗、大处方就有了原动力,不但造成浪费,也破坏了医患之间的信任。

据有关专家估算,目前全社会80%的优质资源集中在大城市,大城市80%的优质资源又集中在高等级的医院。医疗资源高度集中是造成看病难的重要原因。“如果我们继续扩张高等级医院,新的优质资源将进一步向大城市高等级医院集中,这就形成一个物理学上说的‘虹吸效应’。城市大医院将加剧对基层医院的‘双虹吸’现象,既虹吸高水平医生又虹吸患者,看病难将更趋于严重。”赖诗卿表示,新一轮医改必须调整医疗资源布局,必须强基层,这是医改要解决的第一个核心问题。

解决上述三大问题,全面深化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切实有效的改革路径应该是“一合三分”,即“大小合一、管办分离、收支分开、公私分明”。

“强基层”成为福建解决“看病难”问题的基本路径。

首先,应推进医疗卫生服务体系一体化改革。对县级公立医院和乡镇卫生院实行一体化管理,乡镇卫生院作为县医院的派出机构,人、财、物由县医院统一管理,县卫计部门不再具体承办乡镇卫生院,只对医疗卫生服务进行监管。县乡一体,利益一致,才能真正实现医生、病人双向流动,分级诊疗才有基础,才能合理分配资源。与县乡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类似,市级公立医院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也应实行一体化管理,以解决目前普遍存在的问题。省级公立医院应该把为市、县医院培养人才和解决疑难杂症作为自身的重要任务。

目前,福建正对医疗资源进行重新配置,结构上进行纵向和横向调整。纵向调整就是把人才、设备、硬件建设往基层下沉,强化县级医院能力建设。横向调整就是要加强薄弱学科的建设,包括儿科、产科、精神卫生、传染病等临床重点专科的建设。同时控制公立医院的规模。福建规定,到2015年每千人口医疗机构床位数达到4张的设区市原则上不再扩大公立医院规模,床位的使用率低于80%的公立医院不再扩建,严禁举债建设和举债购置大型医用设备。

其次,应改革医院管理体制,使收支分开,优化收入分配制度。公立医院的经费应该以财政投入和医保等公共经费为主要来源,医院经营状况、管理水平高低只对医院管理层进行考核,与医生无关。医生的工资应该维持在合理水平,且不因医院不同、部门不同出现大的差异,仅与医生水平、工作量和患者满意程度有关,与处方、医院的效益脱钩。从而形成“管理层对医院发展负责、医生对病人负责”的机制。

分级诊疗激活城乡医疗机构

再次,还要做到公私分明,支持社会办医院,满足多样化服务需求。通过改革,强化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质,保障基本的公共服务。同时大力支持社会办医院。民营医院的发展,一方面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的医疗卫生服务需求,另一方面满足部分医生凭水平实现高收入的愿望。民营医院与药厂、药商、患者作为平等的商业服务关系,容易形成药品、医疗器械、医疗服务的市场定价机制。

在农村,福建在新医改中提出要激活乡镇卫生院。记者了解到,这些年来,福建乡镇卫生院的硬件改善了,绩效工资保障了,但看病的积极性降低了,不少病人被推诿到县市的大医院。针对这一问题,福建对乡镇卫生院进行二次改革:赋予乡镇卫生院用人自主权、工资分配自主权;实行看病绩效工资制度;将医保支付跟乡镇卫生院业务量挂钩,并通过医保基金这一杠杆,引导患者到乡镇卫生院就医。

总之,通过“一合三分”改革,实现分级诊疗、双向转诊,就近方便就医,既保证基本公共服务,又满足多样化服务需求,彻底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

在城市,福建提出强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建设,让它们承担起健康守门人的职责。当前,福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正大力推行家庭医生基层签约服务,服务内容包括健康管理、健康咨询、慢病管理、初级诊疗和转诊预约等。

(作者系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广西壮族自治区委主委)

赖诗卿表示:“我们希望通过强基层措施,达到小病不出村、常见病不出乡、大病不出县、疑难杂症才到省市三级医院。目标是到2017年90%的病人留在县域内诊治,分级诊疗制度基本形成,让看病难问题得到真正有效缓解。”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从而走向世界,中药国际化须打开黑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