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热点汇总 > 又对中国的传统难以割舍,其小说研究

又对中国的传统难以割舍,其小说研究

时间:2020-02-27 00:38

摘要: 王国维的文学批评取外来之观念,与固有之材料,相互参证, 1 突破了传统的研究方法,对此后的文学研究有着重要而又深远的启蒙作用。其小说研究,如《红楼梦评论》,更是开创了中国文学比较研究的先河。然而,一直以 ...

中国的古典美学源远流长,博大精深,美学家们提出了许多的美学范畴和美学命题。进入 近代以后,中国的美学和其他的文化思想一样,也面临着一个如何应对西学冲击的问题。在 这样一个社会动荡不安、东西文化激烈碰撞交汇的时刻,中国的哲人们必须做出选择。王国 维就是一位较好地继承和融合了中国古典美学和西方美学的典型的代表人物之一。

这面旗帜是借评论《红楼梦》竖起来的。王国维为什么首先选择小说《红楼梦》而不是别的体裁的文学作品来扛起“苦痛—解脱”的大旗呢?因为“吾国之文学中,其具厌世解脱之精神者,仅有《桃花扇》、与《红楼梦》耳。而《桃花扇》之解脱,非真解脱也……但借侯李之事,以写故国之戚,而非以描写人生为事。故《桃花扇》,政治的也,国民的也,历史的也;《红楼梦》,哲学的也,宇宙的也,文学的也。此《红楼梦》之所以大背於吾国人之精神,而其价值亦即存乎此。”4众所周知,《红楼梦评论》带有叔本华思想的投影。对此,许多学者已从美学角度出发做了淋漓尽致的分析,如佛雏先生的《王国维诗学研究》就说:“叔氏的‘解脱’论以‘原罪’始,以‘梵天’与‘涅槃’终,其中充塞着宗教神秘主义的迷雾。而王氏对这一团神秘之雾,却似颇有会心。”⑤也有人甚至指出:“《红楼梦评论》的局限在于套用叔本华哲学”⑥。笔者认为,就《红楼梦评论》的技术层面来看,王国维受叔本华影响深刻是显然的,这种影响甚至成为他的局限也是可能的。但是,研究者们都未能充分注意到:王国维的“苦痛—解脱”说本质上是与中国传统文学理论悲情意识、诗教情怀一脉相承的。

关键词:王国维/美学思想/美学范畴/继承/吸收

首先,王国维虽然也看到欲望随生而来,看到人之有生,“为鼻祖之误谬矣。”7但是,他没有像叔本华一样选择“原罪—解脱”的理论模式,他选择了苦痛而非原罪这个起点,就很有中国味了。苦痛可以是收获的起点,原罪却是罪孽的根源。中国传统并不忌讳苦痛的,所以我们的主流没有悲观,只有悲情。像《红楼梦评论》开篇所引的老庄的话是中国很彻底的“苦痛”说了,然而他们追求的是适性自然,对人生之苦痛表现出一种闲适与达观,所以算不上真正的悲观主义者,只能说他们有些悲情意识。儒家标榜“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悲情意识更淡一点。这些都表明中国士大夫的主流心态是:走入忧患,正视苦痛。这种心态体现在文学理论领域则有司马迁的“发愤著书”、韩愈的“不平则鸣”、欧阳修的“诗穷而后工”,影响绵延不绝。如此积极的土壤令叔本华的悲观主义在早期王国维手上打起折扣。王说:“欲达解脱之域者,固不可不尝人世之忧患。”

王国维的美学思想,从其基本观点来看,主要有以下两点:

第一,“苦痛—解脱”说。这是王国维在评论《红楼梦》这一经典小说时提出来的。其理论的出发点就是小说家创作的动机与使命:小说家应该进入苦痛之境地,引领人类通达解脱。《红楼梦评论》中王国维先由简单的衣食到立家立国罗列了人类不断递进、永无止境的种种欲望,遂后指出:“生活之本质何?欲而已矣。欲之为性无厌,而其原生于不足。不足之状态,苦痛是也。”由于“欲之为性无厌”,结果我们的苦痛就越来越广、越来越深。“文化愈进,其知识弥广,其所欲弥多,又其感苦痛亦弥甚。”怎么办呢?借美术以超脱。因为美术“于吾人无利害之关系”,因为“美术之务,在描写人生之苦痛与其解脱之道”。②可以想见,小说家秉承起“苦痛-解脱”之道,首先成就的就是自我之高尚、伟大的人格。这时候“苟无文学之天才,其人格亦自足千古,故无高尚、伟大之人格而有高尚伟大之文学者,殆未之有也。”③所以,为小说创作确立一个崇高的创作动机应该是小说创作理论的第一要义。就此,王国维高擎起“苦痛-解脱”的大旗。

第一,认为生活的本质是“欲”,并进而认为欲、生活、苦痛是三者合一的。他在《红楼 梦评论》中对此作了详细的阐述,他说:“生活之本质何?欲而已矣。欲之为性无厌,而其 原生于不足。不足之状态,苦痛是也。既偿一欲,则此欲以终。然欲之被偿也一,而不偿者 什百。一欲既终,他欲随之。故究竟之慰藉,终不可得也。既使吾人之欲悉偿,而更无所欲 之对象,倦厌之情,既起而乘之。于是吾人自己之生活,若负之而不胜其重。故人生者,如 钟表之摆,实往复于苦痛与倦厌之间者也,夫倦厌固可视为苦痛之一种。有能除去此二者, 吾人为之曰快乐。然当其求快乐也,吾人于固有之苦痛外,又不得不加以努力,而努力亦苦 痛之一也。且快乐之后,其感苦痛也弥深。故苦痛而无回复之快乐者有之矣。未有快乐而不 先之或继之以苦痛者也。又此苦痛与世界之文化俱增,而不由之而减何则?文化愈进,其知 识弥广,其所欲弥多,又其感苦痛亦弥甚故也。然则人生之所欲,既无以愈于生活,而生活 之性质,又不外乎苦痛,故欲与生活、与苦痛,三者一而已矣。”(注:王国维:《<红楼梦>评论》,《王国维学术经典集》王国维所讲的生活之 “欲”偿之不足是苦痛;如愿以偿是倦厌,也是一种苦痛;要追求“快乐”的努力,是苦痛 ;“快乐”以后又回复快乐,又是苦痛。这种苦痛,随着文化的发展,知识的增多,苦痛更 深。由此,他得出的结论只能是:世界是地狱,生活是无穷的苦痛。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 都是如此。要摆脱这种生活之欲带来的苦痛,唯一的办法就是求助于美和艺术。因为“美之 对象,非特别之物,而此物之种类之形式,又观之之我,非特别之我,而纯粹无欲之我也。 ”(注:王国维:《叔本华之哲学及其教育学说》,《王国维学术经典集》显然,王国维想通过对美的欣赏和陶醉以达到暂时的忘我和解脱,并进而认为最高的 解脱境界是自我毁灭。

王国维的文学批评“取外来之观念,与固有之材料,相互参证”,1突破了传统的研究方法,对此后的文学研究有着重要而又深远的启蒙作用。其小说研究,如《红楼梦评论》,更是开创了中国文学比较研究的先河。然而,一直以来,对王国维的小说研究进行整体、全面考察的很少,对他的小说理论进一步做系统化梳理的文章更付之阙如。这与王国维在中国小说研究历史上的实际地位很不相称。实际上,王国维小说研究视野是相当开阔的。虽然他涉及小说的许多论述并非专为小说而发,但其理论的出发点或亮点常常落在小说上。所以,王国维的小说理论是可以明确的,并略成系统。把它们从中西文论对撞、化合的初始中梳理出来,并考辨其得失,无疑对小说研究融汇中西、健康发展大有裨益。故此,笔者尝试先就王国维之小说创作理论述评如下。

第二,王国维认为,美在形式。他说:“一切之美,皆形式之美也。……就美术之种类言 之,则建筑雕刻音乐之美之存在于形式固不俟论,即图画诗歌之美兼存于材质之意义者,亦 以 此等材质适于唤起美情故,故亦得视为一种之形式焉。”(注:王国维:《古雅之在美学上之位置》,《王国维学术经典集》,第138也。)他认为,人们对于艺术品的审 美是离开其内容的,只是感受着无限的快乐,产生着无限的敬仰。因此,王国维认为美和美 感都是超功利的。他这样说道:“美之性质,一言以蔽之曰:可爱玩而不可利用者是已。虽 物之美者,有时亦足供吾人之利用,但人之视为美时,决不计及其可利用之点。”(注:王国维:《古雅之在美学上之位置》,《王国维学术经典集》,第137也。)王国 维认为“美术之务,在描写人生之苦痛与其解脱之道,而使吾侪冯生之徒,于此桎梏之世界 中,离此生活之欲之争斗,而得其暂时之平和,此一切美术之目的也。”(注:王国维:《<红楼梦>评论》,《王国维学术经典集》在王国维看 来,艺术的目的和任务,就在于使人暂时超出利害的范围,脱离生活之欲带来的苦痛。所以 ,他反对把艺术作为政治道德的手段,主张保持艺术的纯粹性和独立性。这一点,在王国维 的学术生涯中也是较为突出的。

内容提要:本文通过对王国维美学思想的基本内容、历史地位及其不足的阐述,说明在20世纪初期中 西文化碰撞交汇的时刻,中国的知识分子在继承传统和学习西学问题上的两难。他们既惊羡 西方的文化,又对中国的传统难以割舍,并由此导致象王国维这样的学者的悲剧。

作者简介:于建胜 青岛大学师范学院历史系,青岛,266071

上一篇:于同启蒙现代性分庭抗礼的审美现代性中,如果我说现代性反对现代性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