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热点汇总 > 小说从法兰西共和国今世农学与事件、时间的涉嫌入手,利奥塔对近代的名贵概念实行了后现代的注释

小说从法兰西共和国今世农学与事件、时间的涉嫌入手,利奥塔对近代的名贵概念实行了后现代的注释

时间:2020-02-27 00:38

Event and Art:Lyotard's Politics of Phrase and the Postmodern Sublime

J.F.Lyotard and his postmodern thought ZHANG Fa

作者简介:周慧,博士,中山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系副教授,主要从事文学理论,英语文学和当代法国哲学研究,电子邮箱:zhouh7@mail.sysu.edu.cn

内容提要:利奥塔以特殊的言说方式阐明了与现代不同的后现代状态;通过与非西方思想的比较 ,呈示了后现代与非西方思想的共同处;通过对崇高概念的后现代解释,描述了后现代 的美学特征。

内容提要:文章从法国当代哲学与事件、时间的关系入手,旨在阐述以“异识”为目标的语位政治学的主要内容,诠释“后现代”一词在利奥塔思想中的含义,比较利奧塔的判断力与康德的反思判断的异同,分析后现代艺术最终走向崇高美学的原因,并由此导出“事件”对于后现代理论的特殊意义。文章最后反思了后现代理论在主体的能动与被动之间的游移不定,以及精英为持守与现实的间距而付出的思想代价。

J.F.Lyotard expresses a postmodern condition which is different from the m odern condition,and presents some common points between postmodern thoughts and nonwestern thoughts and finally uses a modern concept“sublime”to refle ct the postmodern aesthetic characteristics.

Starting from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modern French philosophy and event and time,this article attempts to expound the main idea of the politics of phrase oriented to différend,to compare the differences and similarities between Kant’s reflective judgment and the judgment of Lyotard,to analyze the reasons why postmodern art finally leads to the sublime,and thus to point out the special significance of event to postmodern theories.In the end,this article reflects on the oscillation of postmodern theories between the activeness and passiveness of the subject,and the price that elites have to pay for detaching themselves from reality.

关 键 词:利奥塔/后现代/非西方思想/崇高/Lyotard/postmodern/nonwestern thought/sublim e

关键词BOB电竞官网,:事件/异识/语位/后现代/崇高 event/différend/phrase/postmodern/sublime

利奥塔(Jean-Francois Lyotard,1924~1998)在而立之年开始发表著作,在其后的25 年中写的《现象学》、《话语形象》、《从马克思和弗洛伊德开始漂流》 、《利比多经济学》虽然影响不大,但却可以看出他所涉猎过的学术领域 :现象学、结构主义、马克思主义和精神分析。从这一背景,可以知道其后现代的品牌 不是来自后结构主义。虽然后来后现代“兼并”了后结构,并让后结构大师当了自己的 “董事”。1979年利奥塔因发表《后现代状态:关于知识的报告》而一举成名。在这部 使他成为后现代话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的历史性的著作中,他以一种划分现代性与后现 代的宏大叙事的方式指出:现代性的宏大叙事已经过时了。利奥塔一生中出版了约40本 著作和论文集,从本书的视域看,有三大方面最为重要:一是从西方历史演变角度进行 的关于后现代的论述,二是从世界史的角度谈后现代的全球意义,三是后现代必然引起 的美学变化。利奥塔对近代的崇高概念进行了后现代的诠释,可用来描述后现代的审美 状态。

标题注释:本文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青年基金项目“文本与政治:以德里达和福柯为个案来解读法国理论美国化的历程”[项目编号:14YJC752037]阶段性成果。

一、后现代状态

原发信息:《文艺理论研究》第20166期

利奥塔《后现代状态》中的言说方式,主要由三点支撑:1.合法化问题;2.指示性陈 述,规定性陈述和语言游戏;3.发话者、指涉物和受话人结构。从这三点既可以使我们 了解利奥塔的理论归属,也可以了解其理论特点,还可以体悟后现代的一般特点。从历 史的视点看,合法化,可以对应于现代以来的合理性,合理性是以带有形而上的普遍性 的理性为预设的,现代性的宏大叙事正是建立在合理性,即合于普遍的人类之“理”之 上的,合法化则是针对具体事物,正如“理”是抽象原理一样,“法”是具体规定,合 法是要具体事物如何证明自己的合法。其基础是把一切,包括“理”、“宏大叙事”等 等,都看成具体事物。因此,宏大叙事也要证明自己的合法性。合法化表示的不是合法 的静态的“性”,而是使之合法的动态的“化”,强调的是一个具体的指涉。由此,在 对合法化的利奥塔式理解上,我们可以说,从合理性到合法性这一基本概念的转化,正 是从现代到后现代的转化。指示性陈述和规定性陈述表征了对现代话语的一种语言学转 向,指示性陈述指的是关于事实、真理和知识的陈述,规定性陈述是关系到正义的陈述 。现代哲学乃至古希腊哲学以来带有本体性的真与善的问题,现在变成了一个具体的语 言学的陈述问题,一个语言运用的问题,变成了一个后期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问 题。如果说,从前期维特根斯坦的语言与现实对应论到后期维特根斯坦的“语言游戏” 理论的转变,正是从现代思维向后现代思维的转变,那么,利奥塔在语言学转向的背景 中,与后期维特根斯坦同流,其理论走向不是讲究基础理论的语法学,而是提倡实际运 用的语用学。这又与把事物具体化的后现代总倾向相一致。发话者、指涉物和受话人正 是一个语用学的三维,话语的意义正是在这语用三维中呈现出来。而后现代对合法性的 考察,也以这种语用学三维为基础。一种话语,只有当发话者和受话者对其话语的指涉 认识一致,对话语内容和话语方式的规定有了共识,才显示出有效性和合法性。语用学 三维,正是把理论话语引向具体性的表征。总结三点,可以说,后现代的合法性问题主 要关系到语用学三维:发话者、指涉物和受话人,而发话者和受话人所发和所受之话, 主要表现为指示性陈述和规定性陈述。语用学三维和两类陈述都是为了呈示一种后现代 的语言游戏。从下面三点,可以看到利奥塔的理论的历史跨度:从合理性到合法性是从 古典话语来讲后现代转向,两类陈述是从现代话语来讲后现代转向,语用学三 维与语言游戏是从后现代话语来讲后现代转向。这三者共同呈现了后现代的“平面”: 走向无本体的具体。

一、事件、时间与当代法国哲学

利奥塔提出后现代状态,意味着他首先要从后现代的视点去看出一个“现代”,然后 才能展开自己从现代到后现代的言说。其次他是从知识的角度去“观看”现代的。这就 构成了相对于后现代的“现代”言说的特殊性。现代的特征就是拥有一个元话语来统合 整个社会。元话语就是能统率一切话语的话语,这就是哲学;用古典的表达式,哲学是 一切科学的科学。照利奥塔看来,哲学是一种叙事,当然哲学式的叙事不是像文艺那样 有关具体之物的叙事,而是一种有关人类本质和宇宙本质的宏大叙事。这种宏大叙事可 称为元叙事。因此,哲学—元话语—元叙事是三而一的东西。宏大叙事是利奥塔对“现 代”乃至古希腊以来的西方社会的总陈述。它就是阿多诺批评的“总体性”和德里达批 评的“逻各斯中心”的另一种说法。但总体性、逻各斯中心等等有一种知识、逻辑和结 构的面貌,是以抽象为核心的,而宏大叙事则突出了总体性的“故事”和“虚构”特征 。它变成了一个广为引用的概念。我们可以说,黑格尔哲学是一种宏大叙事,马克思的 经济学是一种宏大叙事,巴尔扎克的小说是一种宏大叙事……宏大叙事与非宏大叙事成 为区分现代与后现代的一种标志。

传统哲学重普遍理性、轻感觉经验,而当代法国哲学无疑是对这一传统的反叛。从柏拉图开始,哲学就将永恒不变的理念、共相看作是真实的存在,将变化莫测的感觉经验看作是虚幻的摹本;因此,只有前者才具备真理的价值,才是哲学立意要考察的对象;至于后者,哲学也并不否认它们的存在,只不过习惯于将那种可以体悟却不可以为意识所把握的经验归入美学的范畴。瞬间即逝、不可表象、可以意会却难以言传的感觉经验,对于诗人而言或许具有审美的价值,但是对于我们认知世界却毫无意义。

由于事件的偶然、无序和不确定性,在哲学史上它始终是被遗忘的要素;哲学家的任务是寻找普遍必然的共相,他要关注的自然不是变化无常的事件,而是可以穿越时空的考验而具备永恒价值的真理。“真理是什么”往往支配着“什么将发生”的问题,前者为后者提供了如何行动的依据,并获得了指导实践的优先性。当代法国哲学恰恰是这一思维范式的逆转,思想家将不确定的事件提高到哲学的高度,反对为行动寻找先于日常处境的先验原则。从结构主义到后结构主义的过渡,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看作思想家们的研究兴趣从“结构”到“事件”、从“空间”到“时间”的位移。索绪尔将语言活动区分为语言和言语:前者是指说话者必须遵守的规则系统,后者是指个人具体的言说实践。从历史来看,言语的事实是在前的,但从逻辑上来看,语言却是言语的先在条件,即一切言说之所以可能的必要条件。因此,对结构主义而言,只有产生意义的共时现象才有价值,历时事件可以忽略不计。即便是重大事件,倘若没有被系统所接纳、吸收和同化,也没有存在意义。很显然,后现代从“结构”转向“事件”,正是由于他们深知,唯有恢复“事件”的活力,才可能获得对抗可计算的时间的一个支点,才能抵制和批判由概念系统、交换模式及再现机制建构起来的确定性霸权(Lyotard,Le différend 15)。

在西方思想史上,对确定性的追求首先是通过将时间客体化和概念化来达到的。对于关心本质和共相的形而上学而言,最糟糕的就是时间“既在又不在的”的不确定性。因此,认知话语倘若以追求规则、概念和结构为己任,关键是要把时间理解为某种测量活动。只有将时间分解为同质、同量的均匀的点,将“现在”表述为一个可以测度的期间化的概念,理性才可以过滤掉不确定的因素,追求不变的本质,并最终达致普遍真理。理性的本性就在于追寻同一性:“Logos是‘变’中之‘驻’,‘时’中之‘空’,执着于此种‘必然性’,则可以以‘不变’应‘万变’,使自身处于那‘不变’的‘永恒’的‘现时’之地”。在此过程中,不可重复的此刻,以及在此刻发生的“事件”,要么被系统忽略掉,要么被放入既定的关系中,转变为可以理解和认知的实体。

当代法国思想着力凸显“事件”的独特性,正是为了将不可表象的感觉经验重新纳入哲学的框架并思考它的伦理、政治和审美意义。通过将不为“我思”所掌控的“事件”提高到本体论的高度,后现代思想家们试图重新思考差异、偶然、感觉对于人类生活的特殊意义,为哲学反抗科学技术理性的霸权、跳出确定性思维的牢笼寻找出路。利奥塔的“语位”的政治学正是在这一语境下对人文传统和思辨哲学发起的猛烈冲击。

上一篇:内容提要,内容提要 下一篇:在实践美学中,苏联马克思主义美学、西方马克思主义美学、中国马克思主义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