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热点汇总 > 内容提要,内容提要

内容提要,内容提要

时间:2020-02-27 00:38

作者简介:杨春时,厦门大学中文系教授。

作者简介:易中天,厦门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原发信息:《学术月刊》2002年第01期

原发信息:《学术月刊》2002年第01期

内容提要:所谓新实践美学与旧实践美学没有本质的区别,它们都以实践哲学为基础,以实践作为美 学的基本范畴。由此在对待审美、美学的逻辑起点、劳动与审美以及美的本质等一系列重大 问题上,新实践美学的观点仅仅是在实践美学体系内作修补,它注定不能走出实践美学的困 境。

内容提要:旧实践美学终将作为一个被扬弃的环节退出历史舞台,并不意味着实践范畴的使用失当。 既然“美的本质就是人的本质”,那么,美学体系的逻辑起点就只能是劳动。劳动使人获得 了一种心理能力,即通过确证感的体验,在一个属人的对象上确证自己的属人本质。这就是 审美。在这个过程中体验到的确证感就是美感。为美感所确证的美,也就是能够确证人是人 的 东西。这就是“新实践美学”的基本观点之一——“审美本质确证说”。

关键词:实践美学/新实践美学/后实践美学

关键词:美学/实践美学/后实践美学/新实践美学/人的确证

易中天先生的《走向“后实践美学”,还是“新实践美学”》一文,不仅对实践美学和后 实践美学进行了两个方面的批判,更重要的是打出了“新实践美学”的旗号。相对于那些固 守实践美学或对实践美学态度暧昧的人而言,这种观点可能更值得注意,也更有商榷的价值 。易文不满意“旧实践美学”(即李泽厚代表的实践美学)的客观论和决定论,认为它“将作 为一个被扬弃的环节而退出历史舞台”,这无疑是正确的。但是,通过对实践美学的修正, 重新确立实践范畴的核心地位,即以“新实践美学”取代实践美学,并抵挡“后实践美学” 的崛起,这种企图却不可能实现。这是因为,所谓“新实践美学”与“旧实践美学”并没有 本质的区别,它们都以实践哲学为基础,以实践作为美学的基本范畴,而这一点正是致命之 处。不触动这个根本问题,在原有体系内的修修补补不能挽救实践美学。而“后实践美学” 正是在新的哲学基础上建立了自己的体系,因此,像实践美学一样,“新实践美学”也不可 能批倒“后实践美学”。尽管如此,易文在“新实践美学”的立场上毕竟提出了一些新的问 题,因此,仍有必要深入进行对话,以推进中国美学建设。

一、问题所在

一、问题所在:现实还是超越

杨春时先生对实践美学(准确地说应称之为“旧实践美学”)的批评,应该说是相当有力的 。较之以“反映论”为代表的“前实践美学”,旧实践美学虽然大大地前进了一步,却仍陷 于客观论和决定论的桎梏不能自拔,以至于有诸如“美是客观性与社会性的统一”之类于情 不合、于理不通的说法。依逻辑,一个东西,要么是主观性与客观性的统一,要么是个体性 与社会性的统一,哪有什么“客观性与社会性的统一”?社会性和客观性并非一个逻辑层面 上的东西,怎么能统一,又如何统一?究其所以,无非既不愿意放弃客观论和决定论的立场 ,又不愿意像彻底的客观派美学那样,干脆主张美是客观世界的自然属性。正是这种理论上 的不彻底,造成了旧实践美学在逻辑上的混乱和在论争中的尴尬。只要不转变这个立场,引 进再多的新范畴(无论是实践范畴还是其他什么范畴)都无济于事。即使没有后实践美学的批 判,旧实践美学也终将作为一个被扬弃的环节而退出历史舞台。这并不仅仅因为旧实践美学 在成为主流学派以后“无所建树,停止发展”,更因为它在理论上“先天不足”,具有无法 克服的自身矛盾。

后实践美学与实践美学的争论,涉及问题很多,但关键问题只有一个,即审美是一种现实 活动还是超越性的活动。实践美学认为,审美发源于实践,决定于实践,是实践的历史的积 淀,而实践是现实的活动,因此审美也具有现实性。把审美定位于现实,用李泽厚的话来说 就是“美是客观的社会属性”、“美是理性向感性的积淀、内容向形式的积淀”、“美是人 化自然的产物”(其他实践美学家表述为“美是人的本质力量的对象化”)、“美是真与善的统一”、“美是现实肯定实践的自由形式”等。而“后实践美学”却 认为,审美是超越性的活动,即超越现实的生存方式和超越理性的解释方式;审美具有超越 现实、超越实践、超越感性和理性的品格。正是这种超越性才使人获得了精神的解放和自由 。在对待审美具有现实性还是超越性这一根本问题上,“新实践美学”与“旧实践美学”站 在同一立场,并无区别。易文对我主张的审美属于“超理性领域”、“终极追求”等一概否 定,甚至认为这些概念与美学无关。它认为所谓超越精神,“只能来源于实践并指向实践” ,只能“诉诸实践,否则就没有意义”。事实并非如此。首先,超越性植根于人的存在,而非外在的规定。易文以历史发生学的实证研究来代替和否定哲学思辨,这正是其方 法论方面的失误。超越性作为生存的基本规定,只能经由生存体验和哲学反思而不证自 明,而不能被历史经验证实或证伪。同时,不能断言超越性来源于实践。从历史上讲,超越 性肯定与实践有关,但不能说仅仅是实践的产物,实践只是它发生的条件之一而非全部,不 能把超越性还原为实践。这不是什么神秘主义,而是人的本质的无限性和哲学思辨的非实证 性使然。至于说超越性“指向实践”则更没有道理。超越性作为一种精神性的、自由的、终 极性的形上追求,必然是超越实践的,怎么能是“指向实践”的呢?如果这样,岂不是说, 人的一切精神追求都是为了物质生产(“实践是物质生产”这一观点是实践美学的基本规定) ,人只要物质生活满意就没有形上的诉求、就没有苦恼了吗?这是一种物质还原论,是对生 存意义的贫化以及对人的自由、超越品格的抹杀。当然,人的终极追求并不是只有一种形式 ,审美体验、哲学思辨、宗教信仰都体现了形上诉求。易文把超理性独归于老庄、禅宗,排 斥和否认审美的超理性,完全是没有道理的。

然而,后实践美学虽然对旧实践美学攻势凌厉频频得手,其自身理论建设的基础却也相当 脆弱,无法真正取代旧实践美学。杨春时先生批评实践美学关于审美起源的说法——原始人 在自己劳动创造的产品中看到自己的本质力量,因而产生喜悦的心情“只是一种臆测”(注:本文所引杨春时先生观点,均见《走向“后实践美学”》一文,《学术月刊》1994年第5 期。), 但他提出“审美发源于非理性领域”,难道就不是臆测?至于审美“突破理性控制,进入到超理性领域”,就更是问题多多。什么叫“超理性领域”?杨春时先生说是“终极 追求”。我不知道他说的“终极追求”又是什么。我只知道,如果它真是超理性的,是类似 于道、禅、般若、真如一类的东西,那它就不能为理性所把握,只能诉诸体验甚至超感体验 ,也用不着什么美学。如果说对超感经验或超感体验之类的描述也是美学的话,那也不是什 么“后实践美学”的事,因为老庄、禅宗等等早就说得很多而且很透彻了。

奇怪的是,易文同意我“生存意义问题不是现实努力所能解决的”论断,而这个论断正是 针对实践美学主张的实践可以解决生存意义问题的。更奇怪的是,易文又断言“实践和审美 都解决不了”生存意义问题,这样一来,实践美学和新实践美学主张的所谓实践、审美的自 由本性就成为一句虚言。按照易文的逻辑,实践和审美都以现实为归宿,没有什么终极追求 ,也无法解决生存意义问题,人只能通过实践“使自己越来越成其为人”,这就是它所谓的 “ 人的宿命”。如果这样,还要审美干什么,有实践不就成了吗?而且,这种只有现实没有梦 想的人生不是太残酷了吗?它所谓的“人”只是一种有限性实践动物,是缺乏超越之维的现 实的人,人的无限性被抹杀了。而事实是,在实践和现实之上,有人的超越性追求,也有审 美对生存意义的体悟,这是生存体验和审美经验昭示给我们的。我们不会满足于现实,有 生存本身的苦恼,要追问生存意义问题,这正是对“人的宿命”的抗争。因此,人不仅是现 实的生物,更是形上的生物。这种超越性需求是审美的前提。在审美中,特别是在优秀的艺 术中所领悟到的,不正是生存意义吗?这种领悟是不能“指向实践”和归结于现实的,相反 ,它正是实践和现实所不能解答的。

就算超理性是所谓“终极追求”,审美是“超越现实的自由生存方式和超越理性的解释方 式”吧,那么,人的这种超越精神、自由追求和解释方式又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 的吗?是上帝赋予的吗?是人一生下来就有的吗?要不然就是杨春时先生自己想出来的。事实 上,超越也好,自由也好,种种生存方式也好,都不是人的天赋、本能或自然属性。它们只 能来源于实践并指向实践。尤其是杨春时先生最为看重的“自由生存方式”,就更是指向实 践的。的确,艺术和审美能够创造一个超现实的美好境界,它可以在现实领域中并不存在。 问题是,人为什么要创造这样一个现实领域中并不存在的美好境界呢?难道只是为了满足自 己的想像力和好奇心吗?也许,杨春时先生会说,是为了“终极追求”。那么,人又为什么 要有“终极追求”呢?难道不正是为了让现实的人生活得更幸福吗?这就要诉诸实践,否则就 没有意义。人不能没有想象,但也不能只生活在想象中。同样,人不能只有实践,但也不能 没有实践。当然,实践并不万能,也并不理想。它并不像旧实践美学设想的那样,可以造就 一个尽善尽美的人间天堂,一劳永逸地解决人类生存的所有问题。杨春时先生说得对:“生 存的意义问题不是现实努力所能解决的”,但它又是不能不诉诸现实努力的。努力尚且不能 最终解决,不努力那可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实践解决不了的问题,艺术和审美同样解决不了。以为艺术和审美就能解决 人类生存的意义问题,这只是杨春时先生和某些现代哲学的一厢情愿。杨春时先生在批判旧 实践美学把现实审美化的同时,显然也把审美理想化了,正如他在批判旧实践美学理性主义 倾向的同时也陷入了神秘主义一样。

何况我们别无出路别无选择。自从人通过劳动使自己成为人,从而告别了动物的存活方式(

顺便说一句,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然生存方式”)以后,他就踏上了一条永无止境的不归之路,那就是:他必须通过不断的实践斗争,使自己越来越成其为人。

也许,这才是人的“宿命”,而实践也就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旧实践美学的确没能很好 地解决许多问题,但这并不等于说实践就不能成为美学的逻辑起点和基本范畴。我们不能因 为旧实践美学的失误,就把孩子和脏水一起泼了。我们确实需要有一种新的美学来取代旧实 践美学,但不是用“后实践美学”,而是用“新实践美学”。

上一篇:内容提要,内容提要 下一篇:小说从法兰西共和国今世农学与事件、时间的涉嫌入手,利奥塔对近代的名贵概念实行了后现代的注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