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热点汇总 > 後来也成为武侠小说大师的金庸,其长子吴大揆于九龙设立分社

後来也成为武侠小说大师的金庸,其长子吴大揆于九龙设立分社

时间:2020-01-12 05:10

事后成好友欢乐饮宴频频

临近比武的时候,香港居民争先恐後涌向澳门,意欲一睹本次千载难逢的打擂盛况。特别是开赛前一天晚上,由香港开往澳门的“德星”号客轮,旅客多达一千三百馀名。全船上下,宣布“顶栊”;大舱和尾楼内,席地而坐者大不乏人。如此热闹景像,已打破港澳交通的历史纪录。次晨该船抵达澳门靠岸时,因潮水大退,船身曾一度倾斜,险像环生。结果只得用跳板搭上第三层船舱,乘客循此鱼贯而下,有惊无险。

比武被判「不胜、不和、不负」

图片 1

及后由当年澳门知名人士何贤(澳门特区行政长官何厚铧尊翁)出面调停及研究解决争议方法,何贤等人见香港石硖尾发生大火,很多人痛失家园,遂希望将这次比武化解武林恩怨,更转化为慈善活动,并将当日比赛门票收益全数拨充善举。经两方代表与中间人多次接触,因而促成一九五四年一月十七日轰动一时的新花园泳池吴陈擂台比武。

图片 2

梁羽生和查良镛当年分别在《大公报》和《新晚报》任职,自从吴陈比武之后,社会上谈论不休,《新晚报》看到市民对比武竟如此痴迷,身为《新晚报》负责人的罗孚计上心来:何不趁此机会在报上搞个武侠小说连载呢?梁羽生酝酿了一天,第三天《龙虎斗京华》便见报连载。查良镛一时兴起,随即又以笔名「金庸」执笔,将小时候在家乡听来的历史传说,铺排成繁花茂叶,写成洋洋洒洒、飘逸自如的《书剑恩仇录》。两人

港澳万人瞩目的两派拳师比武,今天下午四时就要在澳门擂台正式上演了。当读者们读到这篇东西的时候,也许正是澳门擂台上打得难分难解的时候呢!这次太极派拳师吴公仪和白鹤派拳师陈克夫,自“隔江骂战”演至“正式登台”。街头巷尾,议论纷纷。有的“买”陈克夫必胜,理由是陈克夫少年力壮而吴公仪则已英雄垂暮;有的则“买”吴公仪必胜,理由是太极拳讲的是“借力打力”,“四两拔千斤”,并非是以力服人的。吴公仪有几十年的工夫,已经炉火纯青,又哪怕你少年力壮?两派议论,各有理由。好在谁是谁非,自会有事实答覆。

何贤闻后拍案叫好:「一言为定,就照你的办法。」接灞阙s紧谒见澳督,汇报了陈克夫保证不打死人的办法,澳督接受,批准文件很快便签了下来,吴陈比武的战幔才正式拉开,澳督夫人还做了这次盛会的主礼嘉宾呢!

杨露禅有许多故事,散见於各种裨官野史当中。三、四十年代的武侠小说名家白羽,更以《偷拳》一书,对杨露禅的事迹作了十分生动细致的描述。

记者向眼前这位当年擂台英雄道明来意,请他讲述一下「吴陈比武」的缘起,陈师傅记忆清晰,反应敏捷。他说:「对,是一九五四年一月十七日,在新花园泳池,搞到好大件事噢!筹了很多钱,做善事。」记者还以为他会磨拳擦掌,重述当年之勇,不料他却是「做善事」切入题,可见他并没有将胜败放在心头,记者追问:「为甚么会有该次比武呢?」陈师传说:「皆因一时之气也!」

香港《新晚报》有一名副刊编辑叫陈文统,年近三十岁,是一位能文之士。他平日好读中国古代和近代武侠小说,每每谈起那些奇侠异士刀光剑影的故事来,总是绘声绘色、津津乐道。何况现在身逢有武林高手比试功夫呢。虽然“吴陈比武”事件是由港闻版负责报道的,与陈文统所编的副刊无关;但他也好像被卷入漩涡一样,与同事们谈得口沫横飞,兴奋不己。後来也成为武侠小说大师的金庸,就是这些同事中的一个。

国际白鹤派拳会已遍布南北半球,都已交由徒弟打理。不要看陈师傅年逾八旬,他仍然壮志不已,准备在澳门及外国的分馆办一些跌打中医的训练课程,一来可令各分馆多点收入,减轻馆方的财政负担;二来可以推广我国独特的跌打医术。他在外国所见,一些骨伤科的病患者,求诸于西医,服西药,往往没有胃口,大便不畅,这都是西药的副作用,而中医跌打多采用外敷,对患者身心比西方医术都较为优胜。

一九五四年初,香港武术界的太极与白鹤两大门派囿於门户之见而发生争执。他们先是在报章上唇枪舌战,互相攻讦;都认为自家功夫好,对方不在话下。弄到後来各不相让,怨愤难消,索性签下一张“各安天命”的生死状,由两派的掌门人比武打擂,一决雌雄。时间定於元月十七日下午四时;因香港法例禁打擂台,地点便约定在一水之隔的澳门。

吴公仪:吴家太极拳第三代传人,是吴鉴泉长子,在比武时已届五十二之龄,此战之后,吴家太极拳名噪一时,吴师傅坐镇香港,其长子吴大揆于九龙设立分社,次子吴大齐、侄吴大新分赴新加坡、吉隆坡、马尼拉等地设立分社。吴公仪则早于一九六八年以七十一岁之龄去世。

图片 3

何贤在比武前与陈克夫交谈。

年轻的陈克夫,原是广东台山六村人氏,说话带有浓重乡音。他身高约一米八三,体格魁梧雄壮。习武之前,陈克夫曾在广州培正分校攻读。後入广州体育专门学校学习体育,同时还练习西洋拳术。据云年幼之时,他也曾学过洪家的武术功夫。陈克夫学练白鹤拳,是自他与邝本夫相遇之後开始的。邝本夫是白鹤拳传人吴肇钟的得意门徒。若由陈克夫最初向邝本夫习拳而论,则陈克夫可说是吴肇钟的徒孙一辈了。可是此後,陈克夫成为吴肇钟的谊子。吴视之甚重,亲自向陈克夫传授其白鹤拳的真诀。如此一来,陈克夫便与邝本夫一道,再加上另一个师兄陆智夫,成为吴肇钟的嫡系高徒,即白鹤拳“三夫”是也。

開了武俠小說的風氣。

下午两点半钟,歌星的义唱筹款演出先行举行。一个多小时之后,人们翘首以盼的吴陈比武终於开场。出人意料的是,整个过程一点儿也不轰轰烈烈;既非打得难分难舍,也非屡见高潮迭起。事实上,这场擂台只进行了几分钟,便以太极派掌门人吴公仪一拳打得白鹤派掌门人陈克夫血流满面而告终。不过这短短的几分钟,却引发了金庸和梁羽生后来写出了一系列名动江湖的武侠小说。

对于比赛后个人得失的看法,陈克夫称由于比武被腰斩,输赢未定,所以未能体现得失的感受。但此后,他与吴公仪成为好朋友,在比武之后,除吴陈两派相互设宴款待对方外,他并笑称,在赛后三个月,疲于奔走港九新界及澳门,为的是出席各地上流社会人士、社团、乡亲、朋友设宴的款待。总的来说,比武对他应该是只有得,没有失。

梁羽生·陈文统

陈克夫亲述:48年前轰动武林的“吴陈之战”本月十九日是新花园泳池建池五十周年纪念,提到新花园泳池,不少港澳老居民对于四十八年前在这里举行的一场轰动东南亚的「吴陈…

此次擂台即将出场的对手,一是太极派掌门人吴公仪,五十三岁;一是白鹤派掌门人陈克夫,三十五岁。从报上所登照片看,吴公仪慈眉善目,沉稳平和;陈克夫年轻力壮,神采奕奕。他们各自所代表的武术门派,也都是是源远流长,声名显赫。

催生金庸及梁羽生

与本次比武直接相关的太极和白鹤两派人马,都下榻在澳门的“新新酒店”。故而出入其门者,多是些纠纠武夫。许多香港观众抵埠後都想住进此间酒店,希望能一睹拳师英姿。这使该酒店内连通道上都摆满了临时应急的帆布床。有後来者问侍者:“还有空房间吗?”答曰:“只剩下冲凉房啦!”

其次是观众,大概都是想看到自己支持一方的对手血流披面躺于台上,追求那一刻的快感,对「无事发生」的判决,总会觉得这场比武欺场,不喊「回水」才怪,但与「慈善」挂上勾后,入场券的收入是用来做善事,人们并无怨言,都开开心心地离场。

吴公仪和陈克夫的生平事迹及武学渊源,港澳两地的报章差不多每天都有报导。读者乐此不疲,争相传阅,令这段时间的报纸销量大涨。

原来,陈克夫攻势凌励,步步进迫,吴公仪多次被迫到绳边,此时两人都见动了真火,而且不时起脚,吴公仪一个进步搬拦槌,击中陈克夫的鼻梁,血流如注,吴公仪自己咀角亦现血丝。主裁判何贤见两人都起脚,实际上已犯规,随即宣布终止拳赛,并表示擂台比武已达到慈善的目的,巧妙地宣判双方「不胜、不和、不负」,为这次武林盛事划上了句号。

吴全佑後来把自己的一身功夫传给儿子吴鉴泉,吴鉴泉又传给他的儿子吴公仪。而这位吴公仪,就是此次比武中太极派的主角了。

首先是两位主角,本来希望得出一个胜负的结果,由于何贤不忍看到有人躺下,经过数分钟的较量,竟然连和也不是,但当见到为慈善筹得可观的数字,实际上给两位师傅很好的下台阶,两师傅都欣然接受。记者问陈克夫,若果比武继续下去,谁人会占优势?陈说:「时间太短,很难看出高下,但能为慈善出力,亦一乐也!」受到慈善比武的感染,此后的数十年,他经常在外国为华人社会出力,被冠以「慈善拳王」美誉。

数年之後,杨露禅登门拜师的经过早被陈家沟的人们所淡忘。有一天,正是隆冬时节,陈长兴按惯例早起操练太极行功。出得门来,但见四野皑皑,积雪没胫;惟有自家门前已被打扫得乾乾净净。陈长兴心生诧异,便想弄个水落石出。次日绝早,陈长兴赶出门来,却见一名衣衫褴褛的瘦汉正顶风冒雪,清扫门庭。陈长兴连忙喝问,那人却咿咿呀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原来是个哑巴。通过连比带划的手势,陈长兴方约摸弄清,这名哑巴是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晚间睡在陈家门檐之下,自思无以为报,便持帚扫雪,略表谢意。陈长兴见此人诚实可靠,遂收作家佣。

陈克夫师傅兴致勃勃地忆述当时盛况:「这场比武令本来静寂的澳门街也热闹起来,道路上车水马龙,来往港澳两地的渡轮要加班,各酒店爆满,街上人头涌涌,报刊出版号外。比赛当日,就连人力车车伕也生意滔滔,一日的收入可达四十多元,已相当于一个月的收入。」场面之墟#可见一斑。

打擂这一天是个星期日。当天的《新晚报》有一篇特稿,以“两拳师濠江显身手”为题写道:

当日比武分五回合进行,每回合五分钟,休息三分钟,比赛采自由搏击法,不戴拳套,招式不限,只是不许挖眼、撩阴和起脚。由何贤担任主裁判。

图片 4

陈克夫亲述:48年前轰动武林的“吴陈之战”

图片 5

地下赌博最先看好吴公仪

杨露禅後来将技艺传给两个儿子杨班侯和杨健侯。杨班侯曾被聘为肃王府的武技教师。慕名来学的武士竟达三千人。杨班侯因恐那些武士学成後,成为清廷鹰犬,不愿真心传授。遂一方面把太极拳的圈子放大,使之只能强身,而不能应敌。一方面在和徒弟过手之时,把他们打得头崩额裂。这样一月之後,三千武士就少了一半,最後只得三人不畏艰难,还敢跟他学技。其中最坚毅的就是吴全佑。

当年白鹤派的陈克夫正值三十七岁盛年,而吴家太极的吴公仪则已年过半百。在「牌面」上,陈克夫气力占优,拳脚快捷;吴公仪胜在老练,其太极擅于以柔制刚,功夫深不可测。擂台之下,各有拥趸。

抗日战争爆发之後不久,陈克夫由内地来到香港,曾在青山“国民大学”做过体育教练。因当时他年纪很轻,大家都叫他“师傅仔”,其真名反而被人遗忘。过了十馀年,至此次参加比武打擂台之时,陈克夫摇身一变,已是澳门泰山健身院的院长。其父是澳洲华侨,与其子女和兄弟均在澳洲居住。陈克夫的母亲雷凤屏,是一位短跑健将。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吴陈两师傅,本来是想在擂台上一较高下,经过几下切磋后,两人的恩怨,却溶解在何贤的「不胜、不和、不负」之中。武林中人有所谓「不打不相识」,两人竟然因这次比武成为好朋友,早年常有往来,吴公仪谢世后,陈克夫亦移居海外,在美国设馆授徒时,身在加国的吴公仪儿子曾亲自飞美道贺。

吴公仪

何贤是擂台以外的高手

比武的擂台,是搭在澳门新花园夜总会的泳池广场;观众席位多达上万个。《新晚报》记者发回报社的报导云:“大会的节目大致已排定。除了红伶歌唱外,最为人注意的‘戏肉’就是吴陈比武。预料比武将於四时左右开始。现在市面上到处都有人谈论这件事,意见很多。买注的见仁见智,大家都好像很有把握。但到底胜负谁属,现在还是难说。有些人说:吴公仪功夫老练,身手自是不凡;可是陈克夫年轻力壮,实力也不弱。这个说法,可以说代表了多数人的意见。昨天吴公仪在‘药山禅院’休息;陈克夫据说连日清早都到松山跑步练气功,准备比武时‘戎装’出场。总之,双方都在准备,而吴公仪方面表现得颇有好整以暇的样子。”

由于吴公仪的名气较大,初时人们都看好吴公仪,在比赛之前的一、两个月,买吴公仪赢的是四比一,比赛三星期前又出现变动,是三比一,比赛前一周是二比一,至比赛前一日,两人的支持比数已非常接近。

《新晚报》也不例外。该报总编辑罗孚遴选精干人马,马不停蹄地采写新闻;同时派出记者驻扎澳门,现场观察和报导相关动态。负责港闻版的编辑更是全力以赴,辟出大量篇幅刊登该类文章和有关特稿。

简单养生之道可长寿

相传河南陈家沟的太极拳天下闻名。杨露禅少年好武,一腔热血跑到陈家沟,意欲拜在该派舵主陈长兴门下学艺。不料太极拳门阀极严,除陈家子弟外,决不轻易传诸外人。杨露蝉吃了一回闭门羹,连陈长兴本人的面也未见着,只得怏怏而归。

任何比赛都有胜负,不胜不负就是和,可是,何贤却判这场比武是「不胜、不和、不负」,擂台是打了,但竟然无事发生,当年曾引起激烈的争论。不过四十八年后的今天再回头看,「不胜、不和、不负」虽然够妙,更妙的是将一切都转化进慈善之中,才真正做到面面俱圆。

吴公仪是太极派名手吴金佑之孙。而这位吴金佑,却是得过杨派太极始祖杨露禅之“真传”的。该派拳术传承的过程,颇富传奇色彩。

陈克夫灵机一触:「这样吧,我若不是吴公仪的对手,见势色不对,我会自己跌在台,吴公仪也不会再追击我,我便可以性命得保。」

根据《新晚报》派驻澳门记者的现场采访报导,本次赛事原已定名为“吴公仪与陈克夫国术表演暨红伶义唱筹款大会”。大会副主任委员何贤在接受该名记者的专访时称:他之所以出来主持此次活动,是因为这是善举。而且外国也有拳赛,国术是中国人的技击之术,也应该有个机会表演一下。外面许多人担心这次比武会草草了事,又担心闹出人命。据何贤表示,吴陈双方都富体育精神,相信一定会依照比赛来决胜负。

慈善比武大会万事俱备,只欠当时澳督史伯泰的批准签文。门票已售罄,全世界都知道澳门将举办擂台比武,澳督若果不签下来,怎么收科呢?经了解后,原来澳门政府办公室里,各国的电文、信件如雪片飞来,同一口径反对今次比武,理由是在文明的社会,不应该有「合法杀人」这回事,澳督受到国际上的舆论压力,迟迟都未签批文件。

原题:五十年代香港吴陈比武:金庸和梁羽生名动“江湖”的开始!

对于有传当时比武规则是双方不准起脚可为事实?陈师傅道出原委:「由于当时何贤恐两雄相斗如手脚并用,可能会搞出人命,故大会规定双方在比武时不准用脚。

消息传出,恰似平地里一声响雷,致令港澳两地的居民奔走相告,群情鼎沸。对过腻了那种日复一日单调平淡生活的人们来说,这实在是一桩颇富刺激性的事情。

陈克夫:武林中称「白鹤三夫」(另两夫为邝本夫、陆智夫)之一,比武时年仅三十七岁,正值壮年,犹如一只小老虎,胆敢与一代宗师比试。比武之后他致力弘扬中国国术,并将之推广至世界各地,澳洲、美国、加拿大、菲律宾、新加坡、大马、意大利,甚至以色列,也开设分馆,可谓桃李满门。近年较低调,经常穿梭港澳及各国,现年八十五岁。

杨班侯後来因事还乡,转请老父到肃王府去替他传授。杨露禅一看吴全佑的拳法,知道儿子的用意,大不以为然。因为他自己是千辛万苦学来的本领,所以最爱别人苦学。而且以为太极不当为一家之秘,好像以前陈家沟的不传外姓一样。杨露禅於是不避隐讳,传了吴全佑真正的本门工夫。

本报记者

澳门的大小旅店,则差不多全部挂起“免战牌”。《新晚报》的特派记者在营地大街碰见两个“香港客”。他们因找不到住宿之地,只好踽踽漫步聊过长夜。其中一人喟然叹曰:“时至今日,方知无家可归之苦了。”更有许多人无处可宿,索性到“高庆坊”、“快活楼”等通宵赌场一试身手。不过他们并不下大注,只是撒些小钱“泵泵擦”,藉以消磨长夜。

两人愈打愈劲起脚犯了规

当地新闻传媒更是不失时机地抓住此一热门话题,连篇累牍地给予详尽的报导。

陈克夫忆述当时踏上比武台,说:「双方在第一回合先是互探虚实,互有攻守,但都没有激烈的攻势。但当第二回合钟声响起后,大家开始抢攻。」

杨露禅

这段轰动一时的吴陈比武,遂成武林佳话谈论至今。

杨露禅勤学苦练,奋发图强。其後他将太极拳术发扬光大,成为一代武林名家。据文献记载,杨露禅学成之後,曾受陈长兴之嘱,到京师闯字号。当时云集京城的各派武师和肃王府的高手,先後有数十人与杨露禅比武。杨露禅恐其手力过重,失手伤了人命,每於赛前令人在场地四周支起大网,以防不测。他身材瘦小,其貌不扬;但武艺高强,身手不凡。那些剽悍魁梧的对手,往往较量不过几个回合,便被杨露禅单手举起,抛至数丈远的保护网上。仅有形意拳的董海公,与他打了个平手。

陈克夫献计保证不打死人

岁月悠悠,时间一晃又是数年。某一天夜晚,陈长兴带领陈家子弟在大院内操练拳术,忽然发现墙头有人窥看。众人大怒,奔起擒捉;此人正是那名哑巴家佣。但他先前那副瑟缩委琐的模样早已一扫而光,身势动作卓尔不凡,颇有陈氏太极的招势。他不再装哑,而拜在陈长兴面前一表心迹。原来他就是杨露禅,因爱慕陈氏太极,不惜屈身为佣,冒死偷拳。陈长兴听後大为感动,遂正式收他为徒,悉心点教。

一句「未逢敌手」擦出火花

签「生死状」几令比武告吹

何贤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找来陈克夫商议。陈克夫说:「当时何贤真的很焦急,因为比武可能要腰斩。」

陈克夫充满敬佩地说:「何贤先生为善最乐,比赛未开始,他已先拿三万元赈灾。」吴陈二人亦在律师的见证下签下「生死状」,意味迦脚无眼,各安天命,若有差池,互不追究。

后记

陈克夫接受本报记者访问。

「入场观众逾万人,善款收益十多万(翻查当年报刊,善款总数达二十七万元),这个数目在今天看来似并不多,但在当年却是一个相当巨大的数目。不可不知,当年一层楼宇只售千多至二千元啊!」陈师傅为能参与这次慈善盛事而自豪。

本月十九日是新花园泳池建池五十周年纪念,提到新花园泳池,不少港澳老居民对于四十八年前在这里举行的一场轰动东南亚的「吴陈比武」,仍然津津乐道。数十年来,港澳的擂台赛无数,唯独这场仅仅击荡了数分钟的「吴陈比武」,却回响了近半个世纪,至今依然余音裊裊,可见这场比武有锘o穷的魅力。今天,我们还在怀念昔日擂台上的两位主角──吴家太极掌门人吴公仪和白鹤派猛将陈克夫……

为了带领读者重温当年盛事,本报记者约访了陈克夫师傅。甫抵澳门夜呣街其跌打中医馆,陈师傅已热情相迎,他虽年逾八旬,但仍精神奕奕,面色红润,中气十足。

左起:何贤、陈克夫、吴公仪。

何贤放心不下:「两位师傅任何一位出事我都不想,你再想想办法,如何才能保证两人都不出事。」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吴陈之战亦为香港小说界带出了两颗新星:金庸和梁羽生。

陈克夫师傅忆述,擂台比武经报刊公开发表后,不少港澳名流、武馆、体育会,甚至市井之徒,都开出博彩盘口,但当时并无像现时由博彩公司收受,属于地下赌博,以及朋友之间互相对赌。

陈克夫向何贤提议说:「既然澳督怕打死人,那么,我可以保证不打死对手吴公仪,可是我却不能保证不给吴公仪打死呀!」

火药味很浓的比武最后和气收场。

但两人其后在武台上愈打愈劲,尤其是双方互有中招后,便忘了规矩,而动起脚来。何贤见状连忙终止比赛。」

记者见陈师傅精神奕奕,莫非有养生秘诀?他谓:「主要多食蔬菜生果,多饮水,食物不过甜或过咸,每日饮适量奶类,做适当运动,年轻人可以做些体力较大的运动,但上了年纪的朋友切莫做剧烈运动,以免伤及筋骨。」看来陈师傅的养生之道,并没有特别的秘诀,所谓「大道至简」,不用追求甚么健康食品,不用花费大量金钱,简简单单就已可以健康长寿。

老当益壮的陈克夫师傅,在美国、加拿大、澳洲,以至菲律宾、香港等地都有设馆授徒,但在澳门只开设一所跌打中医馆,与其女爱徒甘丽君悬壶济世。

吴公仪当年是响当当的人物,曾受黄浦军校校长蒋中正聘请,出任军校学生部及高级班太极拳教官,又当中山大学体育系讲师,许多名流都跟其习太极拳。及后挟其名气来到香港,出入公众场合时,前呼后拥,气派十足,吴公仪说了一句「我自北方走到南方,未逢敌手」。就是这句话,触动了陈克夫的神经,陈师傅认为:「你由北至南未逢敌手,我由南至北也未逢手」,自此之后争论不休,继而在报章上笔战,双方各执一词,争持不下,一直持续了半年,渐渐形成香港文化界偏向支持吴公仪,而澳门文化界则偏向支持陈克夫,实际上港澳文化界正起逋撇ㄖ鸀懙淖饔茫形成了两人必须来一次比武,事件才能终结。

比武的消息传出后,不但哄动港澳,整个东南亚的华人社会都非常关注。新花园泳池搭建一个擂台,可以容纳一万多观众,门票迅速被抢购一空。陈师傅细心地回忆澹骸府敃r的慈善比武门券售价分十元、二十元、一百元及二百元,由于供不应求,黄牛党乘机炒卖图利。十元票价的门券,被炒至一百元;二十元的则炒至二百元。」

发扬中国跌打医术

上一篇:发劲时要内外合一,而且周身各个部位都能发劲 下一篇:BOB电竞官网湖北洪拳,惠州李家拳主要拳术套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