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热点汇总 > 剥皮寮街道不长,《艋舺》中的场景主要是剥皮寮老街

剥皮寮街道不长,《艋舺》中的场景主要是剥皮寮老街

时间:2020-05-01 09:27

“一府二鹿三艋舺”。台南、鹿港、艋舺,是清代台湾南、中、北三大繁华城镇。艋舺就是今天台北的万华区,万华区上有一条名字怪怪的街道叫剥皮寮。最近因为一部名为《艋舺》的台湾电影,剥皮寮声名日隆。

用时光打磨的旧日风华

剥皮寮来历众说纷纭,流传较广的是清代由福州运抵艋舺的木材,在此地剥去树皮,所以被称为“剥皮寮”。风风雨雨200多年,由于历史机缘巧合,剥皮寮仍然保存完好,如今已被改造成台北一条很有特色的观光老街。

2010年底,台湾本土片《艋舺》的电影场景进行了拆除,这引来众多游客前往参观。《艋舺》中的场景主要是剥皮寮老街,它重现了台北万华地区百年前的历史景观。

老街位于台北市西南,北侧的街屋与老松小学仅一墙之隔。这所小学曾盛极一时,在校小学生达1.1万多人;南侧的街屋紧临广州街。老街离台北香火鼎盛的龙山寺一步之遥,是清代艋舺水上货物运输要道,造就一时繁华。

剥皮寮,位于万华区广州街,康定路及昆明街所包围之街廓。早在清代,我国台湾南、中、北部有三大繁华城镇,即所谓“一府二鹿三艋舺”。“一府”指的是台南府,“二鹿”说的是罗大佑曾歌唱过的鹿港小镇,“三艋舺”便是万华区的老地名。如今,老艋舺的风貌伴着岁月的流逝大多不见了,只有这条有着怪怪名字的街道还依稀可见艋舺时代的韵味。

剥皮寮街道不长,仅三四百米,宽约3米,蜿蜒两侧的多是一二层高的砖木结构房屋,红砖映衬黑瓦和深褐的木门、木窗,闽南式骑廊,显得古意盎然。

随着《艋舺》暴红,剥皮寮老街内的电影场景,像是小面摊、钟表行、美发店,或是老街墙上的海报、招牌等,全都成为影迷们朝圣的观光景点之一,甚至还有粉丝包游览车北上,特地到剥皮寮瞧瞧。而根据台北文化局的统计,2010年,从2月初到10月底,单是电影中黑道大哥Geta家的参观人数,就达373474人,在这期间更有12个电影摄制组在剥皮寮借景拍摄,创下了近12亿元台币的商机。

街道中间有座私塾,附近的一间房子是戊戌变法后,章太炎在台的避居住所,老街因此也与这位国学大师牵上渊源。

剥皮寮不仅听起来异样,来历也众说纷纭。流传较广的说法是清朝时期由福州商船运进杉木,在此剥去树皮而得名。清嘉庆四年(1799年),初见此地名为“福皮寮”。清道光年间直至清末,老街被称为“福地寮街”。日本殖民统治时期则称为“北皮寮街”,由于北皮寮的闽南话发音与剥皮寮相近,二战后才出现俗称的“剥皮寮”。

在章太炎《自定年谱》中记载,光绪二十四年,戊戌变法失败,章太炎被清廷列入通缉名单,于是南渡台湾。来台北后,他在台湾《日日新报》做编辑,次年6月转赴东京。他在《自定年谱》中说:“台湾气候蒸湿,少士大夫,处之半岁,意兴都尽。”

剥皮寮街道不长,仅三四百米,宽约3米,蜿蜒两侧的多是一二层高的砖木结构房屋,红砖映衬黑瓦和深褐的木门、木窗。这里既有清代街屋、精致日式洋房,还有闽洋融合混搭的骑廊建筑。诸如茶馆、表店、私塾、米铺、浴室、理发店、照相馆、旅馆、医院、报馆等店铺一应俱全,有不少是老字号,像长寿号茶桌仔、秀英茶室、日祥旅社、宋协兴米号、怀安医院、太阳制本所等。1996年,台湾导演侯孝贤的故事片《恋恋风尘》就在剥皮寮“太阳制本所”取景,诗意镜头、写意风格,惊鸿一瞥地留住剥皮寮的风华。如今,时光的打磨使这些建筑斑驳颓然,一派古旧气息。置身于此,恍如隔世。

今日的剥皮寮已无人居住,原因是台北市政府耗资4亿多元新台币对老街进行多年整修,去年8月完工,作为游览、乡土教育和文艺活动的场所。

老街自然少不了故事。街道中间原有座私塾,一侧的墙壁上写着这样的话:“犹得敲侧八九丈,纵横数十步,榆柳三两行,梨桃百余树。拨蒙密兮见窗,行敲斜兮得路。”戊戌变法后,章太炎遭清廷通缉南渡台湾后,在这里避难居住,度过短暂的时光,并在此写过十几篇文章。而上述文字则是章太炎抄录自南北朝时期庾信的《小园赋》。老街因此与这位国学大师结缘。

记者在剥皮寮采访时遇到几位故地重游的老住户,与他们攀谈,感受到老人们对这条街道的深情和留恋。

台北地方史研究者说,剥皮寮老街得以保存可以说是阴差阳错。剥皮寮紧挨着在当地十分有名的老松小学,早在1945年,政府就将剥皮寮列为校舍预定地。1988年,台北市政当局进行剥皮寮土地征收,直到1999年6月16日,剥皮寮才进行清空,住户迁离。因为当局行动迟缓,让台北文史工作者有机会呼吁政府保存剥皮寮老街,最终推动了剥皮寮古街历史风貌维护计划的实施。2003年8月,台北市教育当局成立剥皮寮古迹保护再利用经营团队——台北市乡土教育中心,并从2004年开始,斥资3.4亿元新台币,将这里整旧如旧,建设成历史文化街区。2009年8月,剥皮寮老街整修工程竣工。

“茶馆、表店、私塾、米铺、浴室、理发店、日式旅馆……这里什么都有。”谈起往日的繁华,91岁的剥皮寮老住户陈金春滔滔不绝,记忆之闸打开,一幅幅当年景象逐一浮现。

从古老到现代的文化创意

老人到剥皮寮参加老照片展。展览中有一张70年前的照片:陈金春的朋友将远赴上海,4位好友因此相约在剥皮寮合影留念。照片因年代久远而背景模糊,但照片上4位年轻人仍看得出英姿勃发。

在这条既保留原汁原味又赋予很多新意的老街上,“台北市乡土教育中心”无疑成为最耀眼的一抹亮色。中心内利用改造后的老房舍,设有教育空间、展示空间、公共服务空间、行政空间和收藏空间。仅教育空间里,就有形式多样的寓教于乐的陈列及游戏设施,如老民宅、老课堂、老教具、老课本、人力车、老收音机等,供儿童们在玩乐中了解老街的过去。笔者来时就看到不少来来去去的小学生乃至托儿所孩童,在老师或家长的引领下津津有味地参观。

“我常到这家长寿号茶桌仔喝茶……”老人指着一栋老建筑,喃喃自语。长寿号周遭是整修过的秀英茶室、凤翔卫生间、日祥旅社、宋协兴米号、太阳制本所……

老街上一些老旅社、老照相馆、老西药店、老餐馆、老杂货店还是过往的铺面,当年门上的牌匾、墙上的广告虽已褪色却依稀可见。尽管大多已不经营,只是复原陈列,留给人们的依然是身临其境的感觉。一些时尚男女更是将这里作为拍摄婚纱和艺术照的外景地,把老迈的街区装点得新意盎然。

“这房子是阿公自己盖的,家族在这里生活很久,整个童年记忆及少女时代的回忆都在这里。”与陈金春同来的长寿号后人陈碧云女士说,“只要长寿号这个空间还在,没有拆掉,就是我们永远的记忆所在。”

这里的经营团队利用这些展示空间经常举办各类展览展示活动。老街开街时举办了“古街文化节”,集中展现了那些隐没在蜿蜒巷弄的传统人文及景观变迁,透过艺术文化展演、主题讲座、艺术导览培训等教育活动,活跃了老街。2010年9月,剥皮寮老街修复开放一周年,经营团队又推出艋舺兴百工起“福虎生丰 开工大吉”特展,展示台湾老品牌区、产业区与工艺区,将百年传统的铸字工艺、金银楼、传统饼铺、纸糊店、香铺等传统文化一一再现。“翻开老相簿——剥皮寮影像记忆展”则更勾起了老街上老住户的难忘记忆。此外,这里举行的“混搭——台北当代艺术展”等,也都受到业内外人士的广泛关注。借助电影《艋舺》,剥皮寮更成为老台北、老艋舺的历史缩影和文化地标,以及当下台北时尚文化创意园区。

台北地方史研究者说,剥皮寮老街得以保存可以说是阴差阳错。剥皮寮紧挨着老松小学,政府早就将剥皮寮列为校舍预定地。“剥皮寮的保存要归功于政府行政的行动缓慢。倘若当年政府行动效率快速,上世纪70年代就征地进行拆除,改建为老松小学校舍,老街早就烟消云散了。”

今天的台湾,越来越多的老建筑、老街区被当做传家宝收藏、保护和利用起来,从而成为台湾的一种文化现象和时代风潮。剥皮寮的保护、开发和利用就是一个成功的例证。在台湾,这样的历史文化街区和文化创意园区还有很多,像台湾南部的高雄港将码头上废弃的仓库、厂房改作展览馆和画廊;在鹿港、宜兰,也都有些类似的好去处,让你去追忆和凭吊台湾的旧日时光。(牛国栋)

如今,老松小学的学生不到千人,对比当年学子云集及剥皮寮老街的变迁、重生,不禁令人有沧海桑田的感叹。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保晚节难,老年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