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热点汇总 > 中国社会科大学考古学论坛每年每度开春开办,中国社会科高校考古学论坛·2018年中华考古新意识

中国社会科大学考古学论坛每年每度开春开办,中国社会科高校考古学论坛·2018年中华考古新意识

时间:2020-03-25 22:12

图片 1

本报讯 记者郭晓蓉报道 1月10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考古杂志社承办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2018年中国考古新发现”在北京举行。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出席论坛,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中国国家博物馆等考古文博单位、高等院校的专家学者、高校学生以及媒体代表参加了论坛。

会场 本网记者 齐泽垚/摄

论坛揭晓了2018年中国考古新发现的6个入选项目,分别为广东英德市青塘遗址、湖北沙洋县城河新石器时代遗址、陕西延安市芦山峁新石器时代遗址、陕西澄城县刘家洼东周遗址、四川渠县城坝遗址、河北张家口市太子城金代城址;发布了1项国外考古新发现,即洪都拉斯玛雅文明科潘遗址8N-11号贵族居址。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每年年初举办,论坛上发布的重大考古新发现集中展示了上一年度中国考古发掘、学术研究的最新进展,一直为学界与公众关注度的焦点。论坛特设的主题学术汇报、顶级专家点评、前沿学者对话等学术深度互动模式,总能碰撞学术花火、交锋思想观点、拓展崭新思路,古老与学术并存,神秘与亲切同在,考古新发现总能给与会者带来最大化收获。

广东英德市青塘遗址是华南新旧石器时代过渡阶段的典型洞穴遗址,展现了华南晚更新世晚期至全新世早期的聚落形态特征,反映出晚更新世晚期以来现代人行为复杂化发展的新阶段及社会复杂程度,系统再现了中国南方从狩猎采集社会向早期农业社会过渡的历史进程。

1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学论坛在北京如期而至,广东英德市青塘遗址、湖北沙洋县城河新石器时代遗址、陕西延安市芦山峁新石器时代遗址、陕西澄城县刘家洼东周遗址、四川渠县城坝遗址、河北张家口市太子城金代城址榜上有名。

经过数次发掘,考古队员在湖北沙洋县城河新石器时代遗址城河城址发现了城垣、人工水系、大型建筑、祭祀遗存等重要遗迹,从内部聚落形态的角度揭示了屈家岭社会的发展。北城垣外侧发现的王家塝墓地,是迄今为止发现的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屈家岭文化墓地,改变了屈家岭文化只见城址不见大型墓葬的现状。

填补中华文明史诸多空白

在陕西延安市芦山峁新石器时代遗址核心区——“大山梁”的顶部,经钻探确认了至少四座大型夯土台基,每座台基之上坐落着规划有序的围墙院落和建筑群,相当于四座相对独立而联系密切的小型夯土台城。

中华民族在其漫长的发展历程中,创造了辉煌灿烂的中华文明。通过考古学人的努力,中华民族文化谱系更加清晰。考古新发现将越来越多的优秀文化基因不断沉淀在中华儿女的血脉之中,成为我们文化自信的重要精神源泉和动力。

陕西澄城县刘家洼东周遗址,在遗址东区面积10余万平方米城址内,考古队员采集到陶鬲、盆、罐等春秋时期陶器残片。在墓葬区发现墓葬150余座,大墓和部分中型墓虽遭严重盗掘,但仍发掘清理出大量青铜器以及金器、玉器、铁器等珍贵遗物。通过对出土遗迹、遗物综合分析,推断这里是芮国后期的都城遗址及墓地。

图片 2

四川渠县城坝遗址是川东地区目前尚存的历史最早、历时最长、规模最大的古城遗址。系统的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工作,清理出墓葬、水井、城墙等各类遗迹438处,出土大量战国晚期至魏晋时期遗物。基本厘清了城坝遗址各个区域的功能分区,并初步构建了遗址自战国晚期至魏晋时期年代序列。

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员种建荣汇报陕西澄城县刘家洼东周遗址情况 本网记者 齐泽垚/摄

河北张家口市太子城金代城址为一座平面呈长方形的城址,现东、西、南三面城墙存有地基,墙外有护城河。出土遗物以各类泥质灰陶砖瓦、鸱吻、脊兽等建筑构件为主。该遗址是第一处经考古发掘的金代行宫遗址,是近年来发掘面积最大的金代高等级城址。

陕西澄城县刘家洼东周遗址大墓和部分中型墓虽遭严重盗掘,但仍发掘清理出大量青铜器以及金器、玉器、铁器、陶器和漆木器等珍贵遗物。通过对出土遗物的形制、纹饰等分析,推断遗址的时代属春秋早期。通过对遗址内的夯土建筑、城墙、壕沟等遗迹,铸铜、制陶等手工业遗存,以及墓葬形制、丧葬习俗等文化特征,青铜礼器的七鼎六簋、五鼎四簋等组合形式,“芮公”、“芮太子”等青铜器铭文的综合分析,推断这里当为芮国后期的都城遗址及墓地。芮国,这个历史上与周同姓的诸侯的最后政治中心,经刘家洼的发掘得以确认,填补了芮国后期历史的空白,也提供了周王室大臣采邑向东周诸侯国发展演变的典型个案。

作者简介

图片 3

姓名:郭晓蓉 工作单位:

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副研究馆员黄信汇报河北张家口市太子城金代城址情况 本网记者 齐泽垚/摄

河北张家口市太子城金代城址是第一处经考古发掘确认的金代行宫遗址,是近年来发掘面积最大的金代高等级城址。城址双重城垣、南北轴线、前朝后寝的布局方式对金代捺钵制度、行宫的选址与营造研究具有重要意义,编号“七尺五”、“四尺五”、“三尺”的鸱吻分别对应城内不同等级建筑,与《营造法式》记载基本吻合,为金代官式建筑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尚食局”款定瓷、仿汝窑青瓷、雁北地区化妆白瓷组合,对金代宫廷用瓷制度、供御体系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

上一篇:考古人士在遗址区西部开掘了一段余留的仰韶末尾时代聚落环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