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联系bob体育 > 真的概念在哲学、逻辑学研究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塔尔斯基以现代逻辑为手段

真的概念在哲学、逻辑学研究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塔尔斯基以现代逻辑为手段

时间:2020-02-27 00:17

内容提要:真的概念在哲学、逻辑学研究中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现代逻辑对真的研究是围绕语言和形式化问题展开的,形成了多种关于真的理论。逻辑真理和事实真理的区分由来已久,现代西方逻辑哲学家重申了两类真理的主张,并对逻辑真和事实真的区别和联系进行了多方面的讨论。他们的理论渊源及观点的异同何在?本文拟对上述观点作一考察和评述。

Tarski's Theory of Truth and its Contribution to Semantics BI Fu-sheng,LIU Ai-he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Shanxi University,Taiyuan 030006,China)

关键词:逻辑真/事实真/分析命题/综合命题

内容提要:塔尔斯基以现代逻辑为手段,用逻辑分析和语义分析的方法对唯物主义真理符合论中甚为模糊的内容做出语义学的重新阐述,给“真的”一词下了一个实质上适当、形式上正确的定义,也提出了著名的语言层次论,创建了现代意义上的系统的语义学,从而向世人展示了语义学的非凡魅力,在世界哲学界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真的概念,在哲学和逻辑学研究中有着十分基本和特别重要的地位。在我国的哲学研究中,从认识论和本体论的角度研究真的著述较多,而从逻辑的角度探讨真的文章却不多见,有的即使是从逻辑的角度去分析讨论,却总摆脱不了对“真”在经典哲学意义上的敬畏。实际上,“逻辑,像任何科学一样, 把追求真理作为自己的使命。 ”(注: W.V.Quine:Methods of logic,New York Holt,1950,P.xl.)从亚里士多德开始,许多哲学家和逻辑学家对真的问题进行了研究。与哲学不同,逻辑学不研究“关于涉及存在本质的真,关于作为价值的真,或者关于神秘主义的真。”(注:[波]维·马奇舍夫斯基主编:《现代逻辑词典》,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2年版,第482页。 )对真理的来源、发现以及真理的标准也不作为研究对象。现代逻辑对真的研究是围绕语言和形式化问题展开的,形成了多种关于真的理论(theories of truth),并对逻辑真(logical truth)和事实真(factual truth)的区别和联系进行了多方面的讨论。 本文拟对上述观点作一考察和评述。

Tarski gave the semantic elaboration to the indistinct ofthe materialistic correspondence theory of truth by means ofmodern logic,logical analysis and semantic analysis,and gavethe term"truth"a materially adequate and formally correctdefinition.He put forward the famous hierarchy theory oflanguages,created systematic semantics in modern sense,shewthe extraordinary glamour of semantics to the world,and madewidespread and profound influence on the soope of philosophy.

关键词:真理/对象语言/元语言/语言层次论/语义学/truth/object language/metalanguage/hierarchy theoryof languages/semantics

“什么是真?”关于真的定义,历来被视为逻辑哲学的难题。在20世纪初现代西方哲学发生了“语言的转向(Linguistic turn )之后,哲学家对真的研究和争鸣基本是围绕语言和逻辑问题进行的。按照苏珊·哈克( SuSan. Hacck )在《逻辑哲学》(注: Susan

逻辑哲学的基本问题是逻辑与客观现实的关系问题,即逻辑真理是否反映客观现实?逻辑学的始祖亚里士多德提出了著名的真理符合论,认为逻辑规律是客观现实的反映。塔尔斯基把它概括为一句话:“语句之真在于它与现实相一致。”[1]莱布尼茨首先对亚里土多德的真理符合论提出了挑战,提出了二元真理论,他认为,有两种真理,一种是推理的真理,一种是事实的真理。正是在真理符合论和真理二元论长期争议的背景下,塔尔斯基另辟蹊径,第一次提出了语义真理论,并由此创建了逻辑语义学,在世界哲学界产生了极其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Hacck; Philosophy of logics,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78.)中的概括, 真的理论可分为连贯论( coherence theory )、 对应论 (correspondence theory)、实用主义理论(pragmatist theory)、真的语义理论(semantic theory of truth ) 和真的冗余理论

1931年3月,塔尔斯基用波兰文撰写了《形式化语言中的真理概念》一文。该文主题十分明确,一开始就开宗明义地说:“本文几乎全部是献给一个问题——真理的定义的。它的任务是,针对一种给定的语言,建立一个实质上适当的、形式上正确的关于‘真句子’这个词的定义。”[2]

(redundancy theory of truth)。逻辑哲学家普遍认为,真的载体 (truth- bearers)是命题、语句或陈述。连贯论认为真存在于命题集合之间的连贯关系中。对应论则不在命题之间寻找真,而认为真存在于命题与世界的关系中,即命题的真对应于事实。连贯论和对应论都带有各自的形而上学观:连贯论与理念论紧密相关,它根据各命题间的连贯性来检验真理,而连贯性的要求就是命题间一致和贯通;对应论则与实在论密切相连,它通过考察如何去描述实在的本性,来寻求辨别实在的本性。实用主义的真的理论则结合了连贯论和对应论的基本观点,认为命题的真来自于命题与实在的对应,但同时强调真的证实要通过命题的存在由经验检验及命题与其它命题间的连贯性来实现。实用主义者认为真是“好的”或“有用的”,科学方法是获取真的有效途径,因为科学方法既要求命题的连贯一致,又要把最后的着眼点落脚在外界现实上。

为了保证定义的科学性和可信性,塔尔斯基提出了合适的定义必须满足的两个条件:一是实质适当性,二是形式正确性,并对这两个条件的涵义作了明确的规定。简言之,实质适当性是指能成功地把握被下定义词项的日常或直观意义,即能抓住古典符合论真理定义所蕴藏的内涵。形式正确性是指能把清晰明确的定义词项无歧义地运用于被定义词项的外延。

真的语义理论最有影响的代表人物当数塔尔斯基。塔尔斯基的贡献在于他的语义理论中的两个部分:真的恰当性条件

塔尔斯基真理论的目标是对真句子作一实质上适当、形式上正确的定义。为了把对真理的定义局限于句子,他曾作过如下解释:谓词“真的”有时用于某种心理现象,比如判断和信念;有时用于某种物理客体,即语言表达式,具体地说就是句子;有时用于某种被称为“命题”的观念实体。由于若干原因,把“真的”这个词项用于句子是最方便妥当的。这里所说的“句子”是指的直接陈述句,含义十分清楚。

( adequacycondition)和真的定义。 塔尔斯基的实质恰当性条件是建立在任何真的理论之上,即任何一个关于真的充分定义必须包含 “约定T ”

(convention T)的所有实例:

S is true iff P

这里“P”表示任意的句子,X表示该句子的名称。例如:

语句“雪是白的”是真的,当且仅当雪是白的。

但塔尔斯基认为这个约定T不是真的定义, 只可以看作真的部分定义(a partial definition of truth), 真的普遍定义应当包括所有的实例,是所有实例的逻辑合取。塔尔斯基用“可满足”关系来定义真,对元语言(metalanguage)和对象语言(object language )作了区分,由此得出了他称为实质上恰当、形式上正确的真的定义:“一个语句是真的,当且仅当它为一切对象所满足”。

真的冗余理论则完全否定了真谓词(truth-predicate), 认为真是多余的。因为谓述一个命题的真并没有说出比断定该命题自身更多的东西。艾耶尔就持这种观点。他认为:“说一个命题是真的,正是肯定这一命题;而说这个命题是假的,则正是肯定它的矛盾命题。这一点就指出‘真的’和‘假的’这两个词并不指谓着什么东西,这些词在句子中的功能只是作为肯定和否定的记号。 ”(注: W. V.Quine:Methods of logic,New York Holt,1950,P.xl.)因而,如果把“什么是真理”这个问题归结为“什么是句子‘P 是真的’的分析?”这个问题,那么,真理问题就不是什么难题了。那种视“真理”为代表“实在的性质”或“实在的关系”的理论便也完全没有意义了。

从以上概述可以看出,真的连贯论、对应论、实用主义理论和语义理论都把真理解为语言和语言之外的实在之间的关系,认同真把语言和世界联系起来的观点。这种真理观对人类探求外部世界、建构人类知识体系具有积极的意义。而真的冗余论则从相反的角度提出了问题,它否定真是一种实在属性,“它使我们不再寻找充满着对象的真的形而上学,不再去探求真命题的实在属性。”(注:[英]斯蒂芬·里德著:《对逻辑的思考·逻辑哲学导论》,李小五译,张家龙校,辽宁教育出版社,牛津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36页。)从这个意义上说,冗余理论是一种重要而且有益的观点,但就它坚持真的谓词实在是多余的看法而言,它是错误的。我们说真不是一种实在属性,如同说存在不是一种属性(注:参见王路《如何理解“存在”》,《哲学研究》,1997年第 7期。)一样,是指对于真是没有任何实质而言的(谓述一个命题的真等于断定这个命题。)“但这并不是要说真概念没有用,也不是说与它相关的东西没有它也成”(注:[英]斯蒂芬·里德著:《对逻辑的思考·逻辑哲学导论》,李小五译,张家龙校,辽宁教育出版社,牛津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34页。)。因而,多数哲学家倾向于认同真是一相关概念,它联系了语言和外在世界。

上一篇:哥德尔的完全定理恰恰证明的是罗素等人创立的一阶逻辑是完全的,系统给出了扬弃悖论的逻辑方法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