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联系bob体育 > 寝室楼已经走的没几个人了,要不咱们出去住吧

寝室楼已经走的没几个人了,要不咱们出去住吧

时间:2020-04-16 17:14

上一篇:《不要随便@我

微博有鬼

怎么办?报警?动作太大肯定会被发现。不成,我得想个法子逃走,想到这里我就对王鹏说:“咱这么干挺着也不是事,要不咱们出去住吧。”

寒假开始后的第三天,寝室楼已经走的没几个人了,我和寝室的其他三个哥们因为没抢到火车票而滞留学校。这天傍晚,屋外阴云密布。我正一个人窝在寝室刷微博,忽然看见一条新微博写道:

王鹏果然同意,他见魏强堵在门口,就恶声恶气地喊他起来让道。结果魏强不但不让,反而低着头,极其阴森的嘿嘿笑,我的冷汗刷的就下来了。这么诡异的情况下,魏强这个德行,只有一种可能了——鬼上身!我立刻去翻四周可以防身的东西,结果翻出了一把水果刀,心里顿时安稳多了。王鹏还不怕死的去扯魏强,结果魏强嚎叫着就扑了上来,凶狠得仿佛平日里的懦弱都是装的。他扑倒王鹏,不停的厮打着,嘴里嘀嘀咕咕:“都是你的错!都是你!你凭什么看不起我!有钱了不起吗!我弄死你!”

据说,输入@显示的第四个人是鬼,你敢@它出来吗?

我惊得手抖,刀子顿时掉在地上弹远了。但是王鹏不愧是出了名的好勇斗狠,除了最开始的一愣,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没几下就把魏强压住了,跟着狠狠的几拳下去,魏强就被打趴下了,蜷在地上干呕。我出了一身的冷汗,果然恶鬼还要恶人磨,碰上王鹏这样的,梁萧就算再怨也没戏。

我嗤笑一声,最近这类无聊的微博特别多,我本来不打算理会,但闲着也是闲着,就试了一下,结果@出来的第四个名叫叔复何求,正是我们寝老二梁萧的网名。我顿时来了兴致,坏笑着在键盘上敲字:“@叔复何求哈哈,就知道你小子不正常,恶鬼还不快快现身!”点下评论的一瞬间,我忽然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

可是,恶鬼梁萧能这样就罢休吗?

正疑惑着,寝室门咣当一声开了,我吓得一抬头,就看见梁萧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我顿时有点火:“你小子开门不能轻点啊!”梁萧像是没听到我吼他一样,径直走了进来,我注意到他样子怪怪的,面色青白,双眼血红,满身秽物,像是吐过一样。这小子该不会又喝多了吧?正想着,梁萧已经走到我铺前站定,忽然转过头面向我,喉咙里发出呜呜的几声。

仿佛是应证着我的担心一般,音箱里忽然传出一阵极其刺耳的电子杂音,跟着一个阴冷的声音森森的说道:“你有1条新私信,打开它,不然死。”

“你说啥?”我没听清反问了一句。梁萧喉咙不停抖动,脸也在抽,好像说话很困难,他努力呜呜了几声后总算说了句我能听懂的:“你……叫我来?”

1条新私信

他一开口,我就闻到一股子腥臭,顿时连连摆手:“没叫你,得,您老离我远点。”

继魏强鬼上身之后,音箱里传来了恶鬼的命令。

梁萧的嘴角抽了抽,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看得我心里直发毛,跟着转身爬上了他的床铺,躺下就没动静了。鬼姐姐www.

我实在不想去碰电脑,本来就跟我没关系,梁萧要报复也不该找上我。问题是现在该怎么办?一边是恶鬼梁萧,一边是比恶鬼更可怕的王鹏,权衡利弊,我选择听梁萧的。毕竟害死他又不是我,鬼也是要讲道理的!这么想着,我就去摸鼠标,王鹏在我身后吼:“你干什么!谁让你动!”

“不会喝还往死喝。”我小声嘀咕一句,梁萧这小子特别爱显,仗着家里有钱,三不五时的就拉人聚餐,偏偏自己酒量一般,每次都醉成一滩烂泥,能自己找回寝室就不错了。

“可是它说不开会死!”我强辩着,一边飞快点开那条私信,跟着就愣住了,死死的瞪着电脑,越看越心惊肉跳。身边王鹏却有些不耐烦了:“你看什么呢!这黑乎乎什么也没有……”

低头看看电脑,那条微博已经刷没了,我无聊地翻了几条信息后,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太安静了!梁萧喝多了睡觉必打呼噜,声音响得像过山车,这回咋这么安静呢!我抬头刚想去看看梁萧怎么回事的时候,寝室门又一次被踹开了,这回进来的是我们寝老大和老四,他们俩气喘吁吁的,脸色很糟糕。

我霍然回头,满眼惊恐的瞪着他,指着电脑:“你看不见?!”

老大王鹏喘了口粗气说:“出事了。”

王鹏顿时察觉出了什么:“你小子什么意思,难道这上面有东西?”他一把推开我,凑近了仔细去看,却好像还是一无所获,跟着他扯来地上瑟瑟发抖的魏强,让他看,魏强也只是摇头。

我心里猛地一跳,又听他道:“梁萧死了。”

“这上面……明明有字,为什么你们都看不见?!”我也快被一连串的诡异事件搞崩了,忽然灵光一闪:“私信!它是发给我私信,只有我能看到!”

“怎么可能?!”

“它到底写了什么?!”

“谁骗你!他酒精中毒,呕吐物堵了气管,没送到医院就断气了。”王鹏气急败坏地说着,一边老四魏强哆哆嗦嗦地点头:“我们就在旁边,看着他咽气的。”

我狠狠的咽了下唾液,犹豫着要不要将我看到的内容讲出来。这内容肯定会刺激王鹏,太危险了。鬼姐姐www.

我顿时觉得手脚发凉,冷汗刷得浸透了衬衫——要是这样,那刚才跟我说话的是谁?眼睛不由自主瞄向对面上铺,阴雨天显得寝室特别昏暗,只能看见梁萧的铺上被子隆起一个没有起伏的包。我狠狠地咽了下唾液,把刚才的事跟王鹏他们说了,他们都不信,但谁也不敢去掀那个被子,尤其是老四吓得腿都软了。最后王鹏忍不住了,壮着胆子迅速地一掀,结果被子下面什么也没有。

可王鹏不给我犹豫的时间,他揪着我的领子,凶狠地瞪着我:“你说不说!你说不说!”我被勒得快窒息了,只得吼道:“这上面说……说你已经死了!”

王鹏把我好一顿贬损,还擅自拿了我宝贝的好烟,跟魏强两个分了,说是精神安抚费。

王鹏顿时愣住:“我死了?胡扯也有个限度!老子好好地站在这里!死的是他梁萧!”

我一边心疼我的烟,一边长出口气。同时也越发疑惑了,难道我刚才真是幻觉了?低头看了看电脑,就在这说话间的功夫,我收到了1条评论。

“不,他说你早就死了,现在只是披着人皮的鬼,所以才能下得去手……”

1条新评论

“下得去手什么?”王鹏危险地眯起眼睛,正要说什么,忽然闷哼了一声,难以置信地回过头,看着他身后幽灵般站着的魏强,以及他手上那沾满鲜血的水果刀:“你……”

寝室里死人了,还发生那么诡异的事情,我本来没心思再玩电脑,可看着那条评论,手竟不受控制的点了上去。页面瞬间黑了,我以为黑屏了,正要重启,却发现漆黑的屏幕上渗出了鲜血一样的痕迹,扭曲着组成了一行文字——

“下得去手杀梁萧……呵,呵呵我就知道,是你蛊惑我的……我没想杀他,我怎么可能杀人呢,都是因为你,你是鬼!因为一个推荐名额就杀人什么果然太奇怪了,人怎么可能轻易就杀了别人呢,只有鬼才会这么肆无忌惮,是你诱惑我的……我是无辜的……”魏强神经质地嚎叫着,手上的刀不停地乱挥,王鹏为自保拼命躲避,撞翻了桌椅夺门而逃,魏强根本就是疯了,挥刀就追了上去,我心惊胆战地跟到门口,正看到走廊尽头,王鹏扯着魏强绊倒在地,魏强手上的刀子在这一绊之下,笔直的捅进了王鹏的心脏!

叔复何求:你叫我来,我就来了,你怎么又赶我走?

杀人了!真的杀人了!!

我惊得差点没翻过去,王鹏他们凑上来一看也吓得面无人色。

我惊得脑海一片空白,看着魏强满身是血,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他看着脚边的尸体竟然还在笑:“我杀了鬼……我是无辜的,我……”他的声音戛然而止,我看见他惊恐地瞪大眼睛,看着我,然后不停地后退,后退,最后竟然狂叫着冲了出去,直接从尽头的窗户翻了下去!

“这、这怎么可能!”

凄厉的惨叫在半空中回荡,随着一声闷响,一切重回寂静。

“是他!他回来了!”魏强神经质的大叫起来:“他回来报……”还没等他说完,王鹏就给了他一拳,顿时把魏强打得捂肚子直哼哼,王鹏恶狠狠地喝到:“你闭嘴!”他强作镇定:“慌什么慌,一定是有人上了老二的号,故意吓唬人呢。”

我傻站着,一时竟不知如何反应——竟然成功了!!

“可是这屏幕……”我刚想说这屏幕不正常,王鹏一个凶恶的眼神瞪了过来,双眼血红,那样子看上去竟像是厉鬼般可怕。我心里一抖,到嘴边的质疑就咽了回去,寝室一时死寂,只有机箱风扇呼呼转动的声音,三个人都瞪着诡异的电脑屏。

“有人跳楼了!”不知道是谁在楼下喊了一声:“快,快打电话报警!”

“那现在该怎么办?”我咽了下吐沫:“关电脑?”

1条新通知

王鹏刚要回答,忽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梁萧的操着一口破锣音在那里嘶吼着《江南style》,平日里能让人笑抽的铃声此刻却如同厉鬼催命的魔咒——因为我们寝统一把寝室几个哥们的手机来电音设成了各自录的歌,也就是说现在王鹏的手机铃传出梁萧的声音,那么来电的人……就是死了的梁萧!

警车呼啸而至,还没走的学生零散的围着王鹏和魏强的尸体,指指点点,我假装惊恐的缩在一边,老老实实的回答警察的提问,同时小心掩饰心底的那丝得意——没问题,我是无辜的,梁萧是王鹏和魏强杀的,王鹏是魏强捅死的,而魏强是自己跳下去的,一切死亡都与我无关,也不会怀疑到我头上。而除掉了他们,那个诱发一切的宝贵推荐名额,就会成为我的囊中之物,没有比这更好的事情了!

王鹏脸色铁青,我还比较清醒:“老、老二的手机呢,是不是拿走的人在打?”

那几个蠢货,不过是稍微装神弄鬼了一下,就被我弄死了。我不禁有些得意,鬼?哈,哪里来的鬼!我早知道梁萧贿赂了系主任,把本来属于我的推荐名额给暗箱了。我不甘心,凭什么有钱就可以拿走属于我的东西!于是我策划了这一切——

魏强声音虚弱地插嘴:“怎么可能,他手机明明在我这里啊,我、我又没打电话……”说着竟要哭了,这人胆子忒小,白起了个汉子的名。我扭头去看,果然见他从兜里拿出了梁萧的爱疯,王鹏的手机铃还在响,可梁萧的手机屏却是黑的。那么到底是谁在打电话?又是用了什么在打呢?手机锲而不舍的响着,我看得出王鹏非常犹豫,接还是不接?不接,它就这么响个没完没了。接了,万一电话那边……不是人呢?

先把写有【如何伪装成饮酒过量窒息死亡】的帖子挂在魏强常出没的论坛,魏强这人虽然胆小,心思却阴毒。梁萧经常欺负他,骂他娘娘腔,我知道他早就对梁萧心存怨恨,他最近经常逛这类乱七八糟的论坛,难保不是想对梁萧下手,只是没那个胆。我挂出的那个帖子,简直就是专门为酒鬼梁萧设计的,我不信他不注意。随后我悄悄向王鹏透露消息,假说梁萧暗箱了他的推荐名额,王鹏个性凶暴,最受不得激,尤其梁萧这种两面三刀,背后下手的下三滥手段,他肯定要找梁萧算账,魏强是他的跟班,十之八九会为了泄私愤而把帖子的内容告诉王鹏。至于王鹏,他是敢下手的人。

王鹏咬咬牙,正打算接起来,铃声却戛然而止!我们都愣了,忽然窗外一道紫电闪过,寝室灯啪的一声灭了!

我要做的,仅仅是在旁煽风点火,然后在王鹏得手后,策划一出恶鬼复仇的好戏罢了。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鬼,都是我装的!诡异的电脑屏幕只是我找人编的电脑程序,王鹏手机里的来电铃声是我悄悄换掉的,打电话的根本不是梁萧的手机,而是我的。所谓的停电还能运行的电脑,其实连着台式机专用的蓄电池。就连停电,也是我看准时机,暗中插了大功率的电器弄爆了我们寝的电闸,停电的只有我们寝室而已。而最开始他们擅自拿走的香烟里掺了大量lsd,身为化学院的研究生做这点东西根本不在话下。杀人的刀子是我故意扔到魏强面前的,剩下的都不过是嘴皮子功夫。策划这一切实在太简单了,而且就算这次不成功也不会怀疑到我头上。最让我惊喜的是魏强竟然自己跳了楼,倒给我省事了。

“停、停电?!”

我看着王鹏他们的尸体被装进尸袋运走,心里默默念道:别怪兄弟我狠心,要不是你们自己心里揣了歹意,我也不可能得手,咱们都不是什么好人就是了。

窗外狂风大作,乌云黑的能滴出墨来,闪电一道接一道,雷声紧随而至,就在这一闪一灭的间隙,我骇然发现,我的电脑屏幕,竟然还亮着!而且,血红的文字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屏幕的右上角出现了提示——1位新粉丝。

1条新@提到我

1位新粉丝

事情顺利结束,我趁着警察不注意,溜回寝室销毁证据,忽然发现微博的界面依然开着,而且弹出了提示——一条新@提到我。

寝室灯骤灭,我的电脑却还亮着。我心存侥幸的去检查电源插排,祈祷着仅仅是灯管烧了而已,可是所有的插排红灯都灭了,那代表着,我们寝室确实没有电!!没有电,可电脑还在运行……

我漫不经心的打开,只见上面写道——

为什么……没人敢问,压抑的气氛在寝室内蔓延开来。

据说,输入@显示的第四个人是会死,你敢@他出来吗?

我现在才发现,虽然屏幕是黑色的画面,却并不是纯黑,整个屏幕透着一股诡异的红光,而那条微博提示就挂在右上角,孤零零的,特别刺眼。

梁萧:@韩跃龙轮到你了。

没人敢动。那提示闪了一下,竟然慢慢融化掉了,音响里传来嗤嗤的杂音,就好像什么强酸在灼烧肉块。提示消失,一张图片刷的弹了出来。魏强只看了一眼就惨叫着连滚带爬的退到了门边。

我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刚才魏强撞翻了桌子,电脑应该是摔在了地上才对……我霍然低头,电源箱、插头、零件散落了一地。

那竟然是一张遗像。就是殡仪馆摆在骨灰盒正上方,黑白的,死气沉沉的遗像!

这电脑根本就是个空壳!!

而遗像上的人,正是梁萧!

身边一片诡异的死寂,什么声音也听不到,阴冷的触感趴上了我的后背,我僵硬地抬起头,电脑屏幕已经变成了一片漆黑,那上面清晰地映出我的倒影,以及身后,那三个阴森森的、熟悉的人影。

此刻,他正面无表情的透过屏幕盯着我们,眼角眉梢上全是怨毒。

满身污秽的梁萧,心口插刀的王鹏,血肉模糊的魏强,他们就站在我背后,脸上是怨毒到刻骨的笑。

我跟王鹏面面相觑,这什么意思,为什么新粉丝会弹出梁萧的遗像?

来吧,就差你了。

“难道说,新粉丝就是死了的梁萧?”我胆寒地瞄了一眼遗像:“不会是……鬼吧?”

查看更多:《校园鬼故事大全

“扯蛋,哪来的鬼!”王鹏虽然说得硬气,却下意识的转头不去看。魏强已经彻底废掉了,缩在门边呜呜咽咽的嘀咕着:“别找我……不是我……”王强凶狠地吼他让他闭嘴,整个脸都狰狞了。

我就算再怎么迟钝也察觉出这里面绝对有问题,王鹏和魏强的态度太反常了。难道梁萧的死跟他们有关?很有可能,我听说梁萧贿赂了系主任,把王鹏的推荐名额给暗箱了。为这事,王鹏早扬言要收拾梁萧,两个人这几天根本是剑拔弩张,这个节骨眼上梁萧怎么可能请王鹏喝酒?我小心地偷瞄着王鹏,他的样子确实很可怕,额上青筋都是凸出来的。我忽然觉得很恐惧,不是对阴魂不散的梁萧,而是对王鹏,活人比鬼可怕的多,如果被他发现我知道他杀了人……我简直不敢去想。楼里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魏强一看就是共犯,他们两个要合谋弄死我简直轻而易举。

下篇:《不要随便@我2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张德富说,好吧 那就休息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