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联系bob体育 > 清儿指指慧慧说,送走了乾脆与慧慧

清儿指指慧慧说,送走了乾脆与慧慧

时间:2020-04-16 17:14

明明刚学会了走路那年,妈妈就带她到糖厂的冰店 是不是这里啊?慧慧已经有点发抖,清儿望望她露出了笑点点头。 别插嘴啦!乾脆不悦总是立即表现出来,慧慧吐吐舌头。 明明最爱吃草莓冰,红红的果酱淋在上头,甜甜酸酸冰冰凉凉的,他总是伸长著舌头,一口一口地舔到嘴里。後来明明的妈妈没有空,只能一周带他来一次,明明很不开心,因此常常吵著要到这里来,妈妈说:明明,那妈妈买草莓冰回来给你吃好不好? 不要,我要到冰店去,吃完後我还可以到公园去玩,还可以去溪上的桥去跳一格一格的木板,真好玩! 妈妈没有办法,但明明是他们惟一的儿子,从小已经溺爱成性。 那没办法了,你还这麽小,如果你再大一点,就可以自己去了,不用妈妈带了。 明明望著妈妈,对于自己去这几个字似乎很有兴趣,但妈妈并没有查觉。 这一天是星期六,爸爸照例带明明到冰店去吃冰,但明明今日却与往常不同 一路上四处张望著,妈妈感到很是奇怪,说:明明,你在找什麽东西? 没有啊?明明的话很是心虚,但妈妈也没有在意。 又过了一周,星期五早上祖母托人到工厂通知,说明明不见了,同时家里也少了十块钱,应该是明明拿走的。 妈妈很是惊慌,请了假回到家,但四处都找遍了,依然找不到明明的踪迹,傍晚时,隔街的老伯告诉妈妈,溪里掉下一个小孩,因为桥上正好有一块木板裂了,小孩跳上去,整个人就往下掉,根本没有机会救他。 妈妈已经发狂了,急急的冲向溪旁,但是湍湍的水要向那里去寻明明的踪迹。爸爸也来了,他的脸上有著愤怒与哀伤,明明的妈妈知道当初他就反对自己出外工作,但这时惟一的希望就是那个小孩不是明明。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明明还是没有消息,一直到第四天警察局打了电话过来说,已经找到了。 妈妈已经是痛哭欲绝,同时爸爸的眼中也有著怨责,但是如今所见到却是一个全身浮肿的尸体,追悔、怨恨都已经没用了。 当明明的骨灰被葬进坟中时,爸爸妈妈的缘份似乎也已经结束了,惟一留下就只有妈妈肚里那个三个月的小孩。 但明明还是喜欢来这里吃冰,他最喜欢在星期六下午来这里吃冰,因为明明掉下溪时撞伤了头,因此头上的血还是不停的流著,掉落到盘子上,然後他再把它一口一口的舔到嘴里,露出满足的笑容,就好像现在。 清儿指指慧慧说:他就坐在你的後面,一口一口的吃著,像这样 清儿低下头,舔舔盘中的草莓冰,满足而诡异地笑著。 慧慧的背脊似乎是已经麻痹了,牙齿不住地打颤著,乾脆向後望望神色很不自在,小云则拉著乾脆全身也是不住地发起抖来,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空荡荡的冰店里感觉更是惊恐。 他现在走过来了,向我要这盘冰了,他就站在他指指小云,小云放声大叫,冲出了门,乾脆拉起几已昏倒的慧慧,说:喂!你也别这样吓人了,很晚了,走吧! 乾脆安慰慧慧说:这不过是故事,别怕别怕! 慧慧哭了出来,清儿端起草莓冰,放在隔桌,轻轻地说了一句,乾脆心想她定是故弄玄虚因此也不在意。 走出门清儿的眼眶中似乎也含著泪,乾脆有著疑惑,但清儿随即用手拭去,脸上依旧是那副似笑非笑的神色,但从眼神中依旧可以看出她内心的激动。 小云虽是害怕终究不敢自己回家,乾脆说:清儿你住在那啊? 我啊!就住在附近! 那我们走了哦! 清儿点点头,骑上几是全黑的单车,黑衣黑裙、黑鞋黑袜,身影隐没在黑暗中,看著她的背影三人突然觉得一股凄凉感直涌而来。 ps:写这个故事,其实已经蕴酿很久了,但下一段可能要晚点再post了,我不知这个故事要写多长,但终究是完成了一个心愿,也纪念清儿姐,我没有听过她说的故事,但一直以来我还是觉得她是最会说鬼故事的人。

火车站到了,在车票上截了角,走上月台,清晨的空气里隐隐有些潮湿的味道。

「要下雨了!」小云望向天空轻轻地说著。

「什麽?」慧慧不经意地问著,小云却莫不作声。

「呜.....」火车进站了,乾脆跨上火车,慧慧跟在身後,小云向又看了几眼,终於走进车厢。

火车开了,雨开始落了下来,六年前同样是这样的雨,她们在这里含泪挥别,送走了乾脆与慧慧,三年来的点点滴滴在这一日终於暂时地画上句点,又过了一周小云又在这里和清儿话别,从此之後她们都就没有再见过清儿。

偶而休假,慧慧与乾脆也难得回家,小云高二那年因在外过得不习惯,家里建议通车,小云虽然不大愿意,但拗不住家人的苦劝还是答应了,通学後的第一周,小云在这儿看见了相似清儿的背影,从那天後她们都没有再听过清儿的消息,学校的生活三人一直很忙,乾脆、慧慧都写过信给小云,要她去找找清儿,

因为信都退了回来。

又过了一周小云登门拜访,才知道清儿已经失踪了,清儿的父亲坐在客厅仍是一言不发,清儿的母亲摇著头似乎早已经绝望了,伯母又多留了一回,小云点点头,小云望著伯父,从他的眼神里小云知道他同样舍不得清儿,只不过跨不过自己内心的障碍,清儿留下了一封信,信上写著短短的数字:「缘已经尽了,我也该走了,爸妈谢谢你们!还是说声抱歉!」

「你那时怎不跟上前去看看?」慧慧说。

「其实我那时也不是很确定,只是感觉很像,我甚至觉得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相信她也看到了我,只不过她或许已经执意要离开了!」

「我想她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乾脆的声音有些低沈。

「谁知道...」慧慧的眼眶又红了。

「唉!人生的聚散本来就是非常的短暂,只不过只有真正付出後才知道珍惜!」小云说。

清晨的平快车里,除了她们三人还有一些通学的学生,车厢里吵嘈的声音越来越大,一位小男生正坐在小云的身边,因对著三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小云脑中仍是轰轰作响,但仍是微微一笑向里头靠了点,小男生点点头表示谢谢,上车不久小男生似乎累了,不一会就发出细微的鼾声,小云却想起了乾脆,朝她一笑,但乾脆望向窗外,并没有查觉到这个小男生的举动。

「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身後的一架手提的收录音机正传来这样的歌声,乾脆似有所感,叹了一口气,这时身後的一个女学生却抱怨著:

「这好像是徐志摩的诗嘛!文诌诌的,转台转台!」过了一会,收音机传来一首西洋音乐:

「你应该知道我们爱的意味著什麽吧

这样的爱将持续到永远

我需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

就从这晚开始一直到时光停止的那一刻

你就是我生命中唯一的意义

你就像我的灵感

你让我的生命有了感觉

我的确需要你陪在我的身边」

身後的四个女学生轻轻地哼著,小云望过去,她们的脸上有著欢愉与青春,或许她们的年龄比较适合这样的歌吧,充满著梦幻的爱!

到了员林,人又多了起来,音乐伴著吵嘈声,感觉相当刺耳,看看时间已是七点十几分了,应该快到了,小云这样想著,果然火车开始减速,终於慢慢停了下来。三人站起身准备下车,身旁的小男孩仍做好梦,小云心想或许尚未到吧,因此也不好吵醒他,小心跨过他的身前,走下车厢。

「奇怪讣闻留的地址怎麽会是在彰化?」

「是啊,会不会她已经嫁人了!」

「只是为什麽又不让我们知道?」

小云摇摇头,对这一切也不知如何回答,这时小云的身体冷不防被撞了一下,小云转过头有些吃惊不住地呆望著。

「怎麽了?」

「没...没什麽..,可能一时眼花看错了!」

「走吧!」

清儿的家距火车站尚有一段距离,三人拦了一辆计程车,慧慧拉开门又立即关上,神色有些惊慌,司机瞪了她一眼,有些不悦她说:

「怎麽啦?」

「对不起!我以为...」慧慧脸色苍白,乾脆看了她一眼脸露疑惑,三人重又上了车。

「好了就是这儿!前头好像在办丧事,我就不过去了!」

到了清儿家,顶篷架起,清儿的照片放里上头,一位年约四十多岁的年青的男人站在门口,眼眶微黑,眼中满是血丝,似乎有好几夜没睡了,三人说明了来意,那人点点头说:

「哦是你们!」意思是说早就在期待她们三人。

「你是..」乾脆问道:

「我是清儿的..嗯..!」似乎想不出如何形容,乾脆心想或许他有著难处吧,因此接著又问道:「清儿的爸妈呢?」

「他们...」摇摇头往内一指,似乎是在里头。

「我们可不可以去看看她?」慧慧的泪似乎又要落了下来。

「可以,可以,就在里头!」

进到内堂,清儿的棺木放在里头,一位四十多岁的妇人扶在棺上不住地啜泣著,伯父呆呆地望著棺木,伯母靠在沙发椅上,眼眶红肿似乎哭过一阵子,这时身子动了一动,似乎三人的脚步正好吵醒了她,她张开眼看见三人,急忙起身说:

「你们...来了啊!」说到这里眼泪重又落下。

「伯母你就别太难过了!」

乾脆虽是这样说,但眼泪似乎也是不听使唤,伯母的声音掺著哭音已经有些馍糊:

「太...太突然了!我..我..」

说到这里她再也无法接续下去,停顿了许久,拿起一个牛皮纸袋,说:

「这东西是她留下的,上面写的是你们三人同拆,我们也不知道里头是什麽东西?希望你们看过看过後能...能..」乾脆扶住她,点点头表示知道她的意思。

小云接过纸袋,略略摸了一下,感觉里头应该有一至两本书。

这时那个妇人也走了过来,身体己经有些摇摇欲.,似乎是要招呼三人,乾脆心中一酸,立即阻止说道:

「阿桑您别客气,我们在这儿看看她!」

清儿的脸色平和似乎没有多少的痛苦,双手交握在胸前,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三人眼眶红热只不过是极力地克制著,乾脆拉拉两人向厅里指指,意思是说还是到外头去吧,慧慧有些执拗,乾脆指指伯母三人,意思是说在这儿不过更惹动他们的伤心,慧慧点点头,乾脆强烈压抑著自己的心情,平静地说:

「伯父伯母我们先出去了。」伯母与那妇人都点点头,伯父却没有丝毫的动静。

走向客厅,乾脆向门外看了一眼,脸色发白,似乎是见到了什麽,急忙冲了出去,小云、慧慧都跟在身後,乾脆自言自言道:

「真奇怪!」

「什麽?」

「没什麽?」

BOB电竞官网,「清儿会不会是自杀的?」乾脆不经意地说著:

「可能吧!」小云低声回答,慧慧声哽著,不解地说:「她..她真傻!」

「其实每个的生死或许都是有原因的,也不完全是如此!」小云的眼泪已经落下。

「看看清儿留给我们的纸袋,里头到底是什麽东西?」乾脆说:

「嗯!」上面写的是三人同拆,且弥封完整,因此家人应该没有看过。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BOB电竞官网那会儿郭帅见到小杰不知什么时候手里多了个娃娃,后来转到了瘸腿女孩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