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关于bob体育 > 章士钊、李叔同为李苹香作传、作序就成了一种公开的秘密,弘一法师李叔同与他的妻子

章士钊、李叔同为李苹香作传、作序就成了一种公开的秘密,弘一法师李叔同与他的妻子

时间:2020-01-11 18:24

牐牐ㄒ唬牐牐牐牐犔崞鹜钅厦妓,人们马上会想到赛金花,而很少有人会知道李苹香。赛金花因为在八国联军侵华期间,保护北京民众和京城文物有功,而成为近代名噪一时的人物。…

图片 1

牐牐ㄒ唬牐牐牐牐犔崞鹜钅厦妓,人们马上会想到赛金花,而很少有人会知道李苹香。赛金花因为在八国联军侵华期间,保护北京民众和京城文物有功,而成为近代名噪一时的人物。李苹香是二十世纪初旧上海的名妓之一,因颇具诗才,所以有“诗妓”之称,在风流文人中很有口碑。李苹香和近代文化大师李叔同有一段诗缘、情缘,以李叔同的名气,李苹香想不出名都难了。而且,当时章士钊还亲自为她写了一部传记。章士钊后来担任过北洋政府的教育总长,但后来的章士钊与当初在上海的章士钊不可同日而语,那时的章还是一位热情、进步的革命者。传记就是以李苹香的名字为书名的,李叔同作序,只不过,他们用的都是笔名。牐犂钇幌愕母盖资腔罩萑耍她很可能并没有在徽州生活过。关于她的具体生平,章士钊在《李苹香》一书的第二章《李苹香之幼年略历》里交待得很清楚。李苹香贯籍徽州,本姓黄。黄姓是徽州望族之一。到李苹香父辈时,家道已中落。“橐笔四方,遂举家迁于浙之嘉兴。光绪庚辰,苹香生于嘉兴。”橐笔四方,本指文人的笔墨耕耘,这里大意是指李苹香的父亲在外以笔墨之事谋生,很可能是做书吏之类的活。牐犖名妓作传,好像是文人的脾好。作为身份卑微的妓女,在操守气节上,要是有可圈可点之处,往往会激起文人们强烈的怜香惜玉之心,乃至为她们树碑立传。就说近代吧,陈寅恪大师就曾为一代名妓柳如是作传,北大教授刘半农和他的学生商鸿逵为赛金花作传,这都是人所共知的事,他们署的也都是自己的真名。章士钊就没有他们大胆,他在为李苹香作传时署的却是一个日本式的名字:“铄镂十一郎”。李叔同在作序时,也取了一个笔名叫“惜霜”。这些都颇可顽味。他们肯定是顾及面子。但是,有些事情,你越神秘,知道的人反而越多。实际上,章士钊、李叔同为李苹香作传、作序就成了一种公开的秘密。牐犂钇幌愕恼婷叫黄碧漪,入乐籍后曾先后化名李金莲、李苹香、谢文漪等。李苹香是著名的才女,写得一手好诗词。这样,她的品位和身价就不一样了,起码她在文人圈子里就很有市场和影响。李的居室名叫“天韵阁”,她的好几部诗文集就是以居室名命名出版的,如《天韵阁诗选》、《天韵阁尺牍选》等。李苹香自幼聪颖,爱好学习,她小时就整日手持诗书吟咏不止,并且显示出了非凡的诗才。她八岁时就开始作诗,据说,当地一位名宿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她的诗作,读后拍案叫绝地说:“此种警艳,当于古人遇之,至于今人,百年来无此手笔!”用这样的话来评价一个八岁孩子的诗作,显然有些夸张了,但李苹香幼时的聪明可见一斑。到了李苹香及笄之年,上门说亲者踏破了门槛,但都遭到了黄家的拒绝。她的父母见女儿满腹诗书,心想这个女婿的标准可不能低了,想好好地物色物色。牐犎欢,天有不测风云,谁能想得到呢,就是这样一位天才少女,却因为偶然的一次受骗,被彻底改变了命运,身陷泥沼,被迫做起妓女,真令人扼腕长叹苍天误人。牐牐牐牐牐ǘ)牐牐牐牐犝率款鹊摹独钇幌恪芬皇椋详细记述了李苹香不幸陷身为妓的前后经过。牐1897年,李苹香十八岁时,上海的洋商举行赛马会,也不知是谁的提议,反正,李苹香与母亲以及异母兄弟三人,一道出了门,到上海去看赛马会。结果,这次出行就成了李苹香命运的转折点。享受繁华也是要付出代价的,母子三人可能是第一次来上海,不免贪玩了几天,大概也没在意大上海的物价这么高,几天一过,不知不觉就一下子用光了盘缠。等到发现囊空如洗时,母子三人吓了一跳,旅馆费还没算清呢,还有回家的路费,这大上海人地生疏的,怎么办呢?估计李苹香的母亲是一个没什么主见的乡村妇女,以致越错越离谱。当时,他们隔壁正好住着一位潘姓客人,三十来岁,长得丑陋,自称是嘉善县人,与李苹香老家嘉兴是邻县。当他发现李苹香一家三口困于旅馆无法归家时,就热情地以老乡的名义,表示愿意资助。实际上,潘某看上了青春貌美的李苹香,他正愁着找不着机会。有了这层阴谋,可以想见,潘某是如何大献殷勤的了。他让李苹香母女在上海继续玩几天,玩个尽兴,一切费用由他支付。几天一过,看看火候差不多了,钱也花得差不多了,潘某提出要娶李苹香为妻。可怜母女三人一下子傻了眼,真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无奈,李苹香只好委屈地听从了母兄之命,跟这个潘某住到了一起。牐牴赜诶钇幌愕恼獯卧庥觯仔细想来,还是有不少疑点的。第一,李苹香母女来到上海游玩,如果没遇到什么意外的话,难道连回家的路费都不会预留出来吗?第二,就算欠了潘某的钱,也不至于一定就要把女儿嫁给这个丝毫不知底细的人吧?章士钊《李苹香》传记的主要内容,特别是李苹香受骗误入火坑的这一部分,肯定来自于李苹香的口述,她也许隐瞒了

[佛教网 佛教百科]导读:弘一法师四个妻子,弘一法师李叔同与他的妻子。弘一法师也就是李叔同,由于出身富贵人家,他可谓少不更事,与一帮诗文友吟风弄月,游山玩水,混迹于烟花艺馆之地,留下几多风流韵事。下面介绍弘一法师李叔同的妻子以及浪漫曲折的情史。

弘一法师四个妻子:俞氏

李叔同十八岁时遵奉母命与俞氏结婚。

与天津俞氏结婚。俞氏长叔同两岁。以童生资格应天津县儒学考试,学名李文涛。有子,早年夭折。 1904年,12月9日子李端生。

杨翠喜

弘一法师四个妻子:杨翠喜

杨翠喜是李叔同的初恋情人,两人初识在一个诗情画意的夜晚。从相遇的那天晚上起,李叔同每晚都要到她唱戏的天津福仙楼戏园为她捧场,散戏后便提着灯笼陪送她回家,一路谈情说爱,你侬我侬。李叔同在戏剧方面本就有深厚的底蕴,于是他为她讲解其所演绎的戏曲中的历史背景、人物性格,甚至手把手指导杨翠喜舞台身段和唱腔。燕支山上花如雪,燕支山下人如月;额发翠云铺,眉弯淡欲无。夕阳微雨后,叶底秋痕瘦;生怕小言愁,言愁不耐羞。晚风无力垂杨嫩,目光忘却游丝绿;酒醒月痕底,江南杜宇啼。痴魂消一捻,愿化穿花蝶;帘外隔花荫,朝朝香梦沾。这是李叔同赠给杨翠喜的诗,可以想象那段时光是多么美好。但造化弄人,好景不长,李叔同身为豪门才子,他的家庭又如何能容许他爱上一个妓女戏子?在母命与爱情之间挣扎徘徊了很久之后,他放弃了爱情,与初恋情人伤感地分手。又一说是庆亲王奕劻之子载振到天津,看上了杨翠喜,段芝贵以巨资将杨翠喜买下,献给载振。李叔同痴情落空,后来看破红尘遁迹空门。

李苹香

弘一法师四个妻子:李苹香

李叔同的第二个红颜知己便是才女名妓李苹香。李苹香以诗才驰名上海,颇受文人喜爱。1901年夏天,李叔同与母亲、妻子由天津迁往上海。那时,他因赞同康有为、梁启超变法而成了当局眼中的敌人,无奈避祸沪上。李叔同在上海的那几年,应该说是他人生中的低谷和消沉时期,也是思想的脱变期。他同一班公子哥们,经常出入于声色场所,与上海滩的名伶名妓们打得火热,他与沪上名妓朱慧百、李苹香和谢秋云等都是好友。但是,李淑同与李苹香的感情,远远超过了一般的交往。

李叔同第一次来到李苹香的天韵阁,就以惜霜仙史之名赠李苹香七绝三首:

沧海狂澜聒地流,新声怕听四弦秋。如何十里章台路,只有花枝不解愁。

最高楼上月初斜,惨绿愁红掩映遮。我欲当筵拼一哭,那堪重听《后庭花》。

残山剩水说南朝,黄浦东风夜卷潮。《河满》一声惊掩面,可怜肠断玉人箫。

后来,李叔同进入南洋公学学习,他与李苹香的交往更加频繁了。除了上课,他的空余时间几乎都是和李苹香待在一起。才子佳人,诗酒唱和,风花雪月,情深意长。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数年之后,李叔同由于母亲病故,深受刺激,决意告别诗酒风流的上海洋场,远赴日本留学。李叔同与李苹香互相以诗赠别。李苹香一生命运坎坷,沦落风尘,但性格却颇洒脱,明白与李叔同没有结果,便移情于另一个才子章士钊。

弘一法师妻子

弘一法师四个妻子:雪子

在日本期间,李叔同缘于偶然也趋于必然,他遇上了他红尘里最后的爱人弘一法师李叔同日本妻子雪子。双方在日本共同生活了6年。后来,雪子随李叔同回到了中国,他先是把她安置在了上海,再北上天津执教并创办报刊。后来,李叔同又南下浙江两级师范学堂就职绘画及音乐老师,每周能与雪子相聚一次就这样,双方的情缘又续了6年。6年后,李叔同托朋友带信给雪子,说自己皈依归佛托朋友送她归国。即使后来雪子重返中国,希望李叔同还俗回头,但是,一切难以挽回已经成为弘一大师的李叔同的心了,12年的情缘就这样断了。

以上就是弘一法师四个妻子的相关信息。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古代东昌府与潍坊杨家埠并称山东两大民间画市,等作坊都是东昌府年画的老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