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关于bob体育 > 把碗还给外祖母后说,贫道止不住的一阵紧张

把碗还给外祖母后说,贫道止不住的一阵紧张

时间:2020-04-16 11:07

我的爷爷去世很早,甚至连我妈妈也之只看过他的照片。到我这里连照片都没有了。这里要说的就是奶奶给我讲的有关爷爷的故事。

话接上篇

那年初秋的一天下午,奶奶像往常一样在家门口一边和邻居聊天一边择菜。这时从远处走来了一个道士打扮的人。这个道士穿的道袍又脏又破,还有几处打着补丁。头发盘起来插了一根小木棍,看样子也要好长时间没有洗过了。

贫道推开万芳旅馆的大门,一阵淡淡的怪味扑面而来,道爷我下意识抽了抽鼻子,忍不住皱住了眉,奇怪,此味不正,花香中夹杂着一股铁锈异味,这味虽然有点淡,而且还不易被人察觉,可贫道久居深山,这点味道,瞒不过道爷鼻子,不过,管它的,道爷本来就是来化个道缘,不宜多问,不宜多管。

那道人来到奶奶她们身边行了个礼说:贫道云游四方,途经贵宝地。贫道想讨扰各位施主一下,要口水喝。大家一看这个人像个叫化子似的就不由的有点厌恶。有的人说:去去去,到别处要去。另一个人马上接口道:就是,不知道从那里捡来件破道服来装道士呢。大家就跟着嘲笑那个人。

但当贫道抬眼望去,眼前室内的布局却着实让人大吃一惊!

那个道士也不生气也不反驳,他依旧笑着对大家行了个礼转身就要走。这时奶奶觉得她们有点过分了,她就站起来说:这位道长慢走,都是和你说笑呢,别往心里去啊。您稍等一下,我回屋给您倒口水去。说完奶奶就转身回屋倒水去了。旁边的那些邻居还在那唧唧喳喳的拿这个道士打趣。一会的功夫奶奶就从屋里端了碗茶水走了回来,她把茶水递到那个道士面前。

面前是一条笔直的走廊,大约有20米长,1.5米宽,2米高,左右两侧的墙刷的雪白雪白,走廊的房顶安着4盏白晃晃的吊灯,惨白的灯光照着两侧的墙壁更白,衬着地上白色的地砖,感觉就像一条白色的柱体横放在哪里,莫名的有点发渗,而走廊的尽头是一个木制的高台,约有1米,被红漆涂的血红血红,上面还用黄漆写着三个大字,收银处。

道士笑了笑接过来一饮而尽。把碗还给奶奶后说:多谢施主好心,贫道这里有个小玩意送给施主。施主务必把它挂在门口。奶奶接过来一看是一个用苇子编的一个有好多棱角类似一个小宝塔样子的挂件。奶奶?还缶褪樟似鹄础D歉龅朗坑中辛烁隼窈笞砭妥撸吡肆讲饺赐O吕础5朗坑肿厣矶宰拍棠逃杂种姑媛赌焉?a href="" target="_blank">

贫道止不住的一阵发慌,这布局有点不大对,九玄道居录上记载,堂厅要大气,门户应大开,才迎合风水之中的广开财路,八面聚财之道,而此店怎会如此这般模样,直接开门即是窄道,没有堂厅,还如此压抑,不该啊,真不该啊,可是怎的又觉得有点眼熟,好似在哪里见过一般,贫道摸着胡须咂着嘴。

奶奶忙又起身说:怎么道长还有别的事情?那个道士一跺脚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有句话施主切记:中秋节前,夜里万不可随便开门走动。奶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忙追问:道长能不能明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个道士只说了句贫道言尽于此后就转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奶奶的那些邻居都说奶奶:你也是,一个破要饭的你搭理他干吗?这样的人多了,别信他们,都是骗人的。奶奶笑了笑说:咳,就是讨口水喝,出门在外的都不容易。谁还求不着谁啊。大家又说笑了一会就都回家准备晚饭去了。

按耐住心中所惑,贫道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脚步声在这走廊里感觉更是诡异,啪嗒,啪嗒,啪嗒。

奶奶回家后觉得这个小东西倒是也挺好看的,就随手挂在了院里的大门上。晚上等爷爷回来后一起吃饭收拾屋子什么的,也没想起说这件事。过了两天也就把这事给忘了。

不几时已来到收银处的位置,也就是那红惨惨的木台前,这时贫道方才看清,原来收银处左右两侧还有两条走廊,和门口的走廊恰巧形成一个下字型,唯一区别的是横着的走廊左右两侧开着十几道门,原来这就是住宿的房间。

眼看这中秋节就快到了,奶奶也整天在家忙着打月饼。这一天晚上,爷爷工作上有点事回来的比较晚,他到家时已经将近10点多了。这时孩子们也早就都睡了,只有奶奶还一边缝缝补补一边等爷爷回来。爷爷回来时还没有吃晚饭,他就叫奶奶去热点饭来吃。一会儿的功夫饭菜就准备好了,奶奶把酒给爷爷给烫上后就坐在一边接着给孩子们做衣服。爷爷就在那自斟自饮,时不时的和奶奶聊几句家常。

“无量天尊!”贫道提高嗓门吼了一声。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那个时候人家如果没有事的话睡觉都是很早的,这个时候了,会是谁来敲门呢?奶奶看了看爷爷,爷爷说:去问问是谁?奶奶来到院门口,问:谁啊?门外一点声音也没有。奶奶回来后对爷爷说:没人,可能听错了吧。爷爷哦了一声就接着喝酒吃饭。

从里面房间伸出一个胖脸,脸左侧有颗突兀的黑痣,不耐烦的冲着道爷骂道:“死牛鼻子,嚎什么嚎?奶奶这里不接待牛鼻子,给我滚!”

过了一只烟的功夫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奶奶又抬头看了看说:你吃你的我去看看。奶奶又来到门口对着外面问:谁啊,这么晚了,又事吗?回答她的仍然是一片寂静。奶奶觉得有点奇怪就要把门打开看看,这时她突然想到前阵子遇到的那个道士临走前说过的话夜里万不可随便开门走动。奶奶想起这话时不由的打了个激灵,马上停止了手上开门的动作。

说罢,啪的一声,一口唾沫落在贫道面前。

奶奶又听了听外面还是一点声音也没有,她就又走了回来。爷爷就问:是谁啊,这么晚了。怎么没开门让人家进来啊?奶奶也不知该怎么回答,就说:没、没人,可能是、谁家小孩捣乱吧。爷爷说:这么晚了谁家小孩还捣乱啊,怪了。。。奶奶没说什么继续坐下来忙手里的活,但是心里面总是有一种不能明状的异样感觉。

贫道勃然大怒,怎么跟你家道爷说话呢?信不信道爷我招来五辰神揍你丫一个满脸桃花开?

突然,门外第三次想起了敲门声!在当时那种诡异的气氛下人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只能拿困惑和惊悚来形容。奶奶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二话也没说的来到大门口一把就把门打开了。。。

才准备给泼妇上点颜色瞧瞧,“咕咕咕”腹部大将军先造反了,罢了,低头饿不死,还是先忍住气吧。

外面依然是静悄悄的,昏暗的月光撒在空无一人的街上映出惨淡的光晕。风冷冷的吹着,夹杂着少许的落叶在角落里打着转。就在奶奶准备转身关门的时候突然发现地上有个东西在动。

陪着笑脸,腆脸做了个长揖:“女施主,贫道有礼了,初到贵宝地,一路奔波,着实不易,还望施主行个方便,给贫道口饭吃。”

奶奶仔细一看,原来是道士给的那个小玩意被风吹的在地上摇晃。风还挺大的,怎么把它都给吹下来了,奶奶边说着边把那个小玩意捡了起来又重新挂到了门上。

这女的一摇一晃的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嘴角上的横肉一抽一抽的,带着脸上的黑痣也一抖一抖的,这浑人,叉着腰,喘着粗气冲着我就骂:“滚,立刻给老娘滚,大晚上的,生意没有一个,来了你这个倒霉玩意,还想要吃的,想得美,再不走,老娘可要叫人揍你了?”

奶奶重新关上门,一边往屋走一边纳闷:怎么怪事都赶到今天了?奶奶进屋的时候看到爷爷已经躺在了床上,奶奶说:吃完了啊,洗洗再睡,解乏。爷爷没有回答。奶奶走过去想叫他,突然发现酒杯还攥在爷爷手里,酒撒在了炕上。奶奶一看不对,马上就过去叫爷爷。可是怎么叫爷爷也醒不过来了。奶奶自己扶不动爷爷,孩子又小不顶用。奶奶马上跑到街对面她的弟弟家把人叫过来帮忙。等把大夫请来的时候爷爷已经不行了。大夫看了看摇了摇头说:人不行了,准备后事吧。得的是急性脑血栓,人几分钟就过去了。

哎,无奈,世人本善,奈何人心本恶,只得做罢,贫道叹了口气,紧了紧道袍里的腰带,转身就往门外走去。

后来奶奶给我讲这件事的时候记得还非常清楚。讲完后奶奶对我说:好人有好报啊,那个道士肯定看出咱家有难。又不能点出来的太明白。给咱家那个东西挂在门上不让晚上开门希望能把这事避过去。如果那天我要是不开门,没准你爷爷也。。。

“祝尔早日乘鹤!牙尖嘴利,迟早要完!”贫道忿忿不平的一阵念叨。

有些事情就是那么不可思议,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传说出现了。

离开门口的一刹那,贫道心中一动,猛然回身,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转身用脚压住大门的门脚,右手不停的掐指轮算,左,右,长,四四分,兹合五术,这,这,这他娘的走廊布局,原来居然是条甬道!

难怪总觉得有点眼熟,这他娘的不是墓地甬道的布局吗?

奇怪,怎么活人居之地会被布成死人甬之地?这样居住在里面的人,可是要出大事的啊,贫道按耐不住,刚想要告知,谁料,话还未出口,一个茶杯盖就飞了过来,“滚,还不走,看什么看!老娘打不死你个混账死牛鼻子!”接着,一个胖胖的身影举着扫帚就冲了过来。

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贫道赶紧扯呼。

店门外就是刚下山时的路,这时候天色已黑,空中已开启下起了零星小雨,贫道拖着步子,垂头丧气,腹中已然不叫,贫道紧了紧腰带,这是无量透支了佛啊,得赶紧找地讨斋去。

行不几许,路边有家面馆,馆名有些特别,就叫有家面馆,里面只有一个男的在弯着腰,一下一下打扫地面垃圾,看样子是要打烊,委实顾不得了,我冲着男的拱了拱手“施主大安,贫道九秀山清虚观四方道人,还望烦扰施主施舍碗素面可好?”

那男的抬头一看,赶紧把贫道拉进店里,边拉边叫“道长快坐,快坐,莫要客气,我还是九秀山那边出来的,那里有个老神仙啊,帮们村好多忙,一碗面有啥,你等等啊,马上就来。”

话说完,马上就去厨房一顿忙活,不一会,一碗热气腾腾的清汤面就端了上来。

贫道做了稽首,狼吞虎咽开吃,男老板看着我可怜,又送了一碗面汤,便去继续打扫了。

吃罢,贫道觉得浑身热乎,不禁感概“山里清苦,却也不曾受过此罪,还是山里好啊!”

男老板听我如此一说,也不好答话,贫道觉得有几分尴尬,抬头打了个哈哈,“施主来此地多久啦?”

“不算零头,有十年咯!”男主人抬头笑笑。

“那想必施主是个本地通,贫道打听个事,这前面路口那家万芳旅馆你熟悉吗?”

这般随口一问,令男老板脸色大变,贫道也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还有一段如此这般!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结婚后的男人更应把自己的老婆当成公主,我的愿望是成为一个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