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关于bob体育 > 我们做绸伞时要把竹子的篾青与伞骨分开,西湖绸伞出现在1932年

我们做绸伞时要把竹子的篾青与伞骨分开,西湖绸伞出现在1932年

时间:2019-12-18 14:46

图片 1

图片 2

三千多年前,中国就已经有了伞。

图片 3

最初的伞是用羽毛做的,后来逐渐被罗绢、油纸替代,油纸伞一直沿用至上世纪六十年代。

上世纪70年代,制伞大师竹振斐,正在传授制作西湖绸伞的技艺。左一为宋志明。

西湖绸伞出现在1932年,曾经风行于江浙一带。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淡出世人的视线,其功能转变为工艺伞。时至今日,老一辈制伞人前后离世,手工制伞工艺几乎失传,市面上很少再能看到那些纯手工制作的西湖绸伞。

制作绸伞,

2009年,运河边上有了一方伞的存身之地——中国伞博物馆。西湖绸伞便理所当然地安身于此,后来的人们得以有幸能再睹她的芳容。

有18道工序

西湖多雨,

制作西湖绸伞有18道工序,第一道是选竹,制作绸伞的竹子一般选用我们浙江安吉、德清一带的竹子,但是它不是毛竹,是淡竹,选竹时我们跟着师傅由竹农带着到一块集中的毛竹林里,碰到合适的竹子我们拿一只油漆罐和一支毛笔做上记号。不是每支淡竹都可以用的,一般选择生长期在3年以上时间的竹子,口径要在五六厘米,不能有阴暗面,然后做上记号,由竹农砍下来。为什么要选择直径在五六厘米的竹子呢?主要是考虑雨伞收拢后的手感问题,收拢后手捏不牢了就太粗了,绸伞就不精细了。选竹的时间一般是每年的“双抢”以后,“双抢”后毛竹的病虫害少了,但是即便这样,也是要在做成伞架后进行防腐处理的,一般春竹是用不来的。

就有了一种以湖命名的伞

选好竹子后就拿到加工点,劈伞骨、做伞架,也就是第二道工序伞骨加工了。我们主要是跟着师傅做检验,西湖绸伞伞骨的制作是很有讲究的,都是手工劈的,一把伞劈下来骨子要均匀,粗细要一样,粗细不一样伞收拢时的效果就不好了,就不圆了。这个过程是蛮苦的,我们都是在农村里蹲点,要住在农民家的,比如我们到安吉选好竹子,再拉到富阳的伞骨加工点加工伞骨,伞骨质量要由我们来检验的,这个过程我们都要跟牢的。等伞骨做好了,我们再拉回杭州制作绸伞,包括车木、伞面装饰、伞骨撇青、上架、串线、剪边、折伞、贴青、刮胶、装杆、包头装柄、穿花线、钉扣、修伞、检验、包装,加上前面的选竹和伞骨加工一共18道工序。

西湖绸伞。

这18道工序里最有技术性的就是上架,上架就是把伞面上到骨架上去,要求一定要平整,不能起皱;还有一道是贴青,我们做绸伞时要把竹子的篾青与伞骨分开,分别编上号码,等把伞面夹在两者中间后,再按照对应的号码归位,这样把伞骨收拢后就是原来竹子的形状。“撑开一把伞,收拢一支竹”,这是西湖绸伞的主要特色。西湖绸伞的伞面现在画的图案很多,原来主要以西湖十景为主,还有人物、山水,后来刷绘结合,刷是指刷花,刷花是最传统的工艺,就是先将图案画好,刻好版子,再把用丝网制成的网板放在伞面上蘸上颜色进行涂刷。现在这个工艺基本不做了,因为有些原材料买不到了,而且现在连网板都没有人愿意做了。

1932年西湖绸伞,缘自一个叫都锦生的人

图片 4

多雨的西湖,

正在接受采访的宋志明。

姹紫嫣红的伞又成就了花前柳下

西湖绸伞,

另外一种西湖景致。

曾是杭州时尚

1932年,一款小巧精致色彩艳丽的伞在西湖边面世。竹子伞骨,丝绸伞面,伞面上画着西湖十景。那个著名的杭州人都锦生,在首创织锦画之后,又做出了第一把绸伞,并将它命名为“西湖绸伞”。

西湖绸伞最早是都锦生丝织厂制作的,当时都锦生的老板到日本拿回来一把伞,研究怎么样做一把有我们自己特色的雨伞,当时我师傅也在都锦生丝织厂的,因为杭州丝绸有名气,所以就决定做西湖绸伞;后来发展了好几个作坊,什么“竹记”、“黄记”,当时绸伞也是很辉煌的;再后来到解放后,小作坊就合为合作社了,合作社再发展就成了西湖绸伞厂。

都锦生为他的绸伞召开盛大揭幕式,邀请了上海当红明星胡蝶和徐来。这年二十出头的胡蝶和徐来漂亮得如同她们的名字,像一对彩蝶翩跹在西子湖边。那天,在如云的宾客之中,她俩手中的西湖绸伞就像盛开的花朵,引来众人赞叹。

上世纪80年代,西湖绸伞厂停产了。我师傅开始是在都锦生丝织厂的,后来自己出去做了,到研究所1978年左右恢复生产后又到研究所工作了,1989年去世,我师傅又会制作绸伞,又搞理论研究,是比较全面的。

西湖绸伞很快在杭州风行,并成为江浙一带女人们追逐的时尚。

我是1977年底到杭州工艺美术研究所的,当时研究所有绸伞室、石雕室、刺绣室、灯彩室,我分配到绸伞室跟着竹师傅学做绸伞。刚进去时是每天8角钱的零时工,干点制作刷画的版子、选竹的活,大概过了3年,研究所正式招工了就转成正式工的,以后一直在做绸伞。

还得从都锦生1928年去日本说起。

到1995年的时候,我从研究所停薪留职,到富阳当地加工伞骨的地方找了一批人开始制作绸伞,从1995年到2002年这一时期是绸伞制作、销售最好的时候,这个时期我们的订单全国各地都有的,得奖也都是在这个时期,我大概得过2个铜奖、1个金奖,还有优秀奖,最高的奖项就是2003年获得的杭州市优秀旅游商品金奖。

在日本街头,都锦生看到妇女们常常撑一种别致的绢伞,他想,杭州多雨,又多丝绸,何不为西湖也打造一款绸伞?看到商机的都锦生立刻订购了一批钢质伞骨。

西湖绸伞的用途主要是用来遮阳、拍照,它更多的是装饰作用,另外它毕竟是杭州的传统产品,还可以当作礼品送人。上世纪70年代的时候,我曾经跟我的师傅试验成功了一种伞的新品种——防雨绸伞,当时二轻系统是有科研资金拨下来的,它在小雨的时候是可以用一下的。防雨伞所使用的材料要求绸的密度厚一些,我们用的是斜纹绸,再在绸面上做防水处理。

回到杭州,都锦生派出工人到日本学习制伞技术,又在民间到处寻找制伞高手。第一把晴雨两用伞终于做了出来,伞面采用真丝织成经纬密度极高的绸面。都锦生将伞撑在自家院子里,吩咐家人端了水往伞上泼,伞面竟然滴水不漏,都锦生笑了,说:“好,就照这个样子做。”

西湖绸伞北方人很喜欢,还有上海人也很喜欢。大概是上世纪80年代的时候,西湖绸伞厂大概一年要生产10多万把绸伞,出口到东欧国家,也是作装饰用的。当时西湖绸伞厂生产的基本是一个品种。而我们绸伞工作室,是专门研发绸伞新品种、做小批量绸伞的,品种多,价值高。我们研发的新品种有的给西湖绸伞厂做,如果他们不采用,我们就自己做,但是量不大的。像前面说的防雨绸伞他们没做,因为嫌成本太高,我们就自己做了,也在市场上投放了,效果不错。

然而都锦生很快又发愁了,伞的成本太高,那时一个人一个月的饭钱只要三元,而一把伞却要十多元。怎样才能降低伞的成本,让大家买得起。都锦生和制伞师傅们一次次地筛选材料,最后决定用竹质代替钢质伞骨,这使得西湖绸伞的成本从十多元降到了三元,西湖绸伞从此进了寻常百姓家。

研究所在1995年改制时绸伞制作曾经停过一段时间。2002年以后,整个绸伞市场开始萎缩,我开始搞工艺品,绸伞也做的,但不多,我当时想这块扔掉比较可惜,还是要尽可能地做,这时期放进去的精力、资金也不少,到现在库存的绸伞还有很多。现在专做绸伞的仅有一个人了,在杭州市伞博物馆现场做的。去年5月杭州筹建伞博物馆,当时西湖绸伞厂的一个师傅还有我,做了大概一年多的时间,制作了一批绸伞。1995年我在富阳做的时候召集了一批年轻人,这批人现在学会制作绸伞,他们也有三四十岁了,但现在都不做绸伞了,都在皮具厂、家具厂干活。除了这帮人以外,年轻的人都不会做绸伞了。

都锦生了却了一桩心事。他说,西湖绸伞,是给西湖定制的一朵胸花。

图片 5

1951——1994年一百多道工序,屠家良都喜欢亲自动手

西湖绸伞,

1999年,已处于弥留之际的屠家良对小儿子说:“我担心,这个伞没有继承人,你们有机会就一定要将做伞的工艺传下去,不要保守,只要他喜欢做伞,就要传。”76岁的屠家良做了一辈子的伞,在最后时刻,他念念不忘的仍是西湖绸伞。

要走精品之路

1951年,28岁的屠家良已是制伞好手。这年,杭州西湖绸伞厂成立,伞厂由杭州城里几家私营制伞厂合并而成,屠家良的私营制伞厂也顺大流并入杭州西湖绸伞厂,从此他专门从事西湖绸伞的研究和创新。

2008年我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西湖绸伞制作技艺传承人,国家现在对这一块非常重视,有专项资金拨下来的,去年总共拨了8万元左右,这批钱都到了研究所,后来都用在做伞博物馆的那批伞上了。

从一根竹子到一把西湖绸伞,有一百多道工序,都要经过屠家良的手。

我自己也想把绸伞再做起来。但是现在制作绸伞问题很多:一个是现在工人很难找,找外地人需要安排吃和住。第二是绸伞没什么市场,没有市场,伞卖不掉的。第三是杭州制作绸伞的成本太高,而且外地产的伞便宜,一冲眼看质量也可以,这样西湖绸伞一报价,人家都觉得价格很贵。

光是选材就大有讲究,满山遍野地挑选竹子,行话叫——号竹。时节须在白露前,做伞架的毛竹,得是过冬的,过冬的竹子不易生蛀。竹龄起码要三年以上,但直径只能在五六厘米,节头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过嫩、过老、过大、过小的竹子,一律不用。有次屠家良跑遍整整一座山,在满山竹子中,竟然只选中了两株竹。那竹子,屠家良只要捏捏就晓得,合不合适做伞骨。

今后,我想绸伞还是要继续做下去的,就是做少点、做精品,绸伞只能走高端路线。至于它的创新是比较麻烦的,因为伞骨这里不能动,动了就不是绸伞的特色了,只能从图案上变化一下,还有伞头、伞杆上做得精致点。我曾经做了一把绸伞捐给了伞博物馆,很高档,画了西湖全景,伞杆是红木的。我也有打算再带几个徒弟,今年也准备把它排到计划中,利用我租的仓库选一两个人制作绸伞。

接下来是劈竹骨。一株淡竹,只取中段2至4节作伞骨。这一段竹子须劈成32根——一把绸伞32根伞骨,每根伞骨4毫米宽。然后,是编挑、整形、劈青篾、铣槽、劈短骨、钻孔等十多道工序。

宋志明,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西湖绸伞制作技艺传承人,杭州市工艺美术研究所绸伞研究室主任。

上伞面是个细活,缝角、绷面、上架、剪绷边、穿花线、刷花、摺伞……做伞面的材料并不是我们通常穿在身上的那种丝绸,伞面绸要求织造细密,薄如蝉翼,当然还要经得起风吹雨淋日晒。紫色的丝绸、蓝色的乔其纱,都是屠家良先生选用的上等伞面。乔其纱是最麻烦的,因为它轻薄,伞面不易上绷,连上色都困难,制作难度极大,屠老先生也只是尝试性地做了几把,极其珍贵。

第1页第2页

贴青是西湖绸伞最重要也是最难的工序。所谓贴青,是在伞面完成后,将制作伞骨时劈下的那片青皮竹子,再粘回到相应的那根竹骨上。这样,当伞面收拢时,绸面一点不外露,整把伞回复成一支天然圆竹的模样,正好一手可以握住。这正是西湖绸伞最为朴素的可爱之处。每当工人贴青,屠家良就会在边上吩咐了又吩咐:“上胶水不能太多,也不能太少,多了伞面要破掉,少了粘不牢。”

屠家良的小儿子屠继强后来学的是机械制造,但小时候天天跟在父亲后面,耳濡目染,早已将制伞的工序熟记于心。他说,“帮父亲打下手,也不是好做的。父亲叫我们帮着给伞面上浆,浆就是中草药白芷的浸出液,在伞面上刷上白芷液,可以防蛀。小孩子图快,上下来回刷,被父亲看到就不可以,要求我们老老实实重新一层层地刷。”

这样的耗时耗力,追求的是精致讲究。一把伞需十至十五天方能制成,这样制成的西湖绸伞重量约为半斤左右。西湖绸伞讲究的是手工制作,从选竹、砍竹、削竹,到最后的伞面绘图,水墨山水,苏武牧羊,屠家良都喜欢亲自动手。有时眼看着一把伞制作快到了最后收稍阶段,如果伞面色泽欠佳,没有二话:报废。

屠家良是个有心人,他平常想的东西几乎都与伞有关。他创作过十多种工艺伞,多次获得工艺美术创新奖,比如将萧山花边用在伞上,做出带花边的西湖绸伞;比如将伞顶做成三潭印月;用竹根做伞柄。

1972年尼克松访华,来杭州游览时住在杭州饭店总统套间,房间门口挂了一对红灯笼伞。那是屠家良亲手制作的,伞面是乔其纱,上画着中国四大美女。灯笼直径五十厘米,装伞柄的地方挂了流苏,收拢时是伞,撑开是一对灯笼,形状之奇前所未有,引起了尼克松总统的关注。后来尼克松回国时,政府将西湖绸伞作为国礼送给总统。

1984年 87把大大小小的伞,在曾辉手上满台飞舞

1997年7月1日,美国明尼苏达州亚波利斯城,正举行69届国际魔术大赛。

舞台上,蓝色射灯射向厚重的黑色天幕,表演者身着玄色八摺旗袍背众而立。

音乐起,几声拨弦,几声长笛,绵长悠远,小提琴曲“梁祝”如水流淌……

表演者缓缓转身亮相,就在面向观众的刹那,她右手向空中一扬,徒手飞出一把伞,灯光随之大亮,表演者娴熟的手势一伸一扬,两条长绸中又抖出两把自动张开的绸伞。随着乐声的轻重缓急,一把把伞如绽放的鲜花在舞台上飞舞。演出终了时,伞已飞得漫天满台,万紫千红。这是杭州杂技团演员曾辉表演的魔术“彩伞争艳”获此次大赛金奖。

那些满台飞舞的伞就是西湖绸伞。

很多年后,曾辉说起这段往事依然神采飞扬。

“那天,我在台上变出了87把伞,最大的伞直径两米,有3把,90厘米的伞27把,其余那种满台飞的小伞我叫它捻飞小伞,直径13厘米,有57把。呵呵,你看我个子不高,穿着15厘米的高跟鞋,不带道具袋,也没有助手,这些伞,我都带在身上。”

曾辉每次去国外演出,那大大小小的西湖绸伞满台纷飞的场面令观众十分兴奋,有时,演出结束时好奇的观众会到台上来数伞,甚至还发生过观众抢伞事件,幸亏,那次她准备了一套备用伞,否则没了道具就只好中途打道回府了。此后,曾辉每次去国外演出,都会买些西湖绸伞带去,演出完毕,就卖给那些喜欢西湖绸伞的观众。

曾辉与西湖绸伞结缘是在1980年,她偶然看到西湖绸伞就被它吸引了,想,能不能把它用到舞台上?没想到,这一念之间竟从此改变了她的职业,从杂技转到了魔术。

魔术变伞没有摹本,也没有参考资料,曾辉得靠自己,从制伞,到变伞,所有的程序都是自己设计,那年她三十岁。为了做伞她跑了117家工厂,几乎花完了自己所有的积蓄。因为表演伞的尺寸特殊,没有厂能专门为她制作,但是西湖伞厂技术科的陈科长、屠家良等师傅还是为她提供了许多帮助,指导她学习制伞工艺。

为了制作道具伞,曾辉花了九个月时间,学会了整套制伞程序。然后买来砂轮、打孔机、老虎钳、台钳,大大小小全套制伞工具,学会了车、铣、刨、钻,自己做钳工做钣金。舞台上的魔术伞和日常伞要求不一样,那时的她连吃饭、走路,甚至做梦都在想制伞的技术。伞骨是自己做的,伞面是丝绸街上买的杭州素皱缎,伞面上的画也是自己画的。那丝绸伞面艳丽非常,灯光一打,姹紫嫣红。

伞做出来了,还有舞台上变化的难题。有时想破脑袋想不出,就去上海,请教著名魔术师付腾龙老师。那时杭州到上海只要4元钱的车票,乘后半夜的火车到上海正好天亮。曾辉清早去敲付老师的门,请教完,又乘9点钟的火车返回杭州。走到杭州杂技团门口,曾辉就熬不牢把戏法变给传达室的大爷看,听到大爷说,“咦!一眨眼工夫,从哪里变出来的?”对曾辉来说,这就是最高褒奖。

1984年8月7日,第一台魔术伞“彩伞争艳”首演;1987年,“彩伞争艳”在第二届全国杂技比赛中获优秀节目奖、优秀道具奖;1997年,获美国69届国际魔术节舞台金奖。曾辉说,这么多的奖项中,唯有道具奖对我来说得来实非易事。

西湖绸伞成全了曾辉,曾辉又将西湖绸伞推向世界各地,使得看过演出的人都知道了:中国有个城市叫杭州,杭州有一种漂亮的伞,叫西湖绸伞。

2009年运河边上,西湖绸伞的归宿

2010年3月,阳光淡淡的,湖墅南路运河边上已是个花花世界,粉白,浅紫、梅红、嫩绿,一路缤纷。中国伞博物馆就伫立在运河边上的小河路336号。

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前这里曾是一片老厂区,有清代、民国和建国初期的厂房、仓库。2009年,这些老厂房被改建成三个博物馆,中国伞博物馆是其中之一。

曾经的仓库已经看不出原来模样,步入伞博,仅一步之遥,就从阳光走进江南烟雨,天空有小雨在飘,脚下有雨滴洇开,一把把伞千姿百态,诗意地撑出轻盈如梦幻的世界。

在古代中国,伞的使用曾经有着严格的等级:皇帝使用的伞叫“华盖”,它是皇家礼仪的一部分;宋朝对伞的色彩有明确规定:百姓和官吏一律用青色,天子用红黄两色;而明代政府规定,不管你是百万富翁还是一介布衣,只要没有官职都只能用纸伞,只有官员才可以用罗绢凉伞……

明代小说家冯梦龙的笔下,对许仙手中的那把伞有细细描述:“这伞是清湖八字桥老实舒家做的。八十四骨,紫竹柄的好伞,不曾有一些儿破。”由此我们得知,四百年前的伞用的是八十四根伞骨,到上世纪三十年代,西湖绸伞的伞骨减至三十二根,而今天的尼龙伞,伞骨只有八根。伞柄也从原来的直杆变成折叠式。虽然制伞的材质包括伞骨和伞面都发生了很大的变革,但伞的基本结构从古到今没有本质的变化。

看过了各种各样的伞,纸伞、布伞、绸伞,现代概念伞、舞台道具伞,内心还是偏爱西湖绸伞,遗憾的是它的制作工艺正在失传,今天,西湖绸伞衍变成一种文化意象,隐入人们的记忆深处。

2009年杭州运河边开设中国伞博物馆时,屠家兄弟姐妹向伞博捐赠了屠先生留下来的38件西湖绸伞及物件,这些绸伞都是屠先生亲手制作的。屠家兄妹说,这是他们作为杭州人的一点心意,让更多的人可以看到这种已经消失的美丽绸伞。

如今,在运河终端,以这种集结的方式,为各种正在渐渐退出历史舞台的手工伞找到归宿,应该说这也是伞的最好结局,西湖绸伞也因此在此得到一席之地。

而所有这一切的起因,当然还是这个多雨城市与伞的深厚渊源引出的。

上一篇:老牟又喜又忧,等着顾客上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