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bob体育要闻 > 强纲领的拥护者当然不会说科学还不如神话更真实,第尔斯《苏格拉底以前哲学家残篇》

强纲领的拥护者当然不会说科学还不如神话更真实,第尔斯《苏格拉底以前哲学家残篇》

时间:2020-02-27 02:18

引言

[德]第尔斯《苏格拉底以前哲学家残篇》[英]基尔克、拉文《前苏格拉底哲学家》拉修尔《名哲言行录》苗力田《古希腊哲学》
泰勒斯(Thales 盛年前585)

在其著作《伊甸园之河》中,著名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猛烈抨击了他称为“文化相对主义”的东西。他称这显然是一种激怒了他的“时髦的沙龙哲学”。在道金斯看来,社会建构主义者必须要面对少数简单而无法否认的事实:如“飞机是根据科学原理制造的。……飞机按部落的或神学的规格制造……不”。他提出一个挑战:“当我在三万英尺上空碰到一位文化相对主义者”,他说,“我会当众揭露出一个伪君子”。

阿那克西曼德(Anaksimandros 盛年前570) 阿那克西美尼(Anaksimenes 盛年前546) 毕达哥拉斯(Puthagoras 盛年前532)学派
赫拉克利特(Herakleitos 盛年前504——501)《论自然》巴门尼德(Parmenides 盛年前504——501)《论自然》
芝诺(Zenon 盛年464——461) 麦里梭(Melissos 盛年前440)
恩培多克勒(Empedokles 盛年前444)《论自然》《净化》《医论》阿那克萨戈拉(Anaxagoras 盛年前440)
德谟克利特(Demokritos 盛年前420)

谁是道金斯挑战的对象呢?在道金斯看来,他们是这样一些人,声称“科学只不过是我们现代创世神话”,“科学与其声称是真理不如说是部落神话”,还有“没有一种说法比另一种更真实”。与道金斯一样,我也反感这些说法。但是我想提的问题是:如果他的挑战是直接针对知识社会学中的强纲领,情况会如何?

普罗泰戈拉(Protagoras 前481——411)《论真理》《论神》《论相反论证》
高尔吉亚(Gorgias 前483——375)《论非存在或论自然》——恩披里克《反杂学》苏格拉底(Socrates 前469——399)——色诺芬《回忆苏格拉底》
麦加拉学派(欧克里德 Eucleides、欧布里德 Euboulides) 昔兰尼学派(阿里斯底波 Aristippos)
犬儒学派(安提斯塞尼 Antisthenes、第欧根尼 Diogenes)
柏拉图(Platon 前427——347)《国家篇》《申辩篇》《斐多篇》《会饮篇》《法律篇》
——王晓朝《柏拉图全集》

强纲领的拥护者当然不会说科学还不如神话更真实,事实上,这是它明确拒绝的看法。他们的立场是两者的真实性,在某种意义上说同样都是有问题的。这两组信念本身都要求人们研究其可信性的局部成因。可信性一直都被视为一个经验主义的问题,社会学的因素一直被包含其中。这种看法遭遇到道金斯压倒性的反驳了吗?

亚里士多德(Aristoteles 前384——322)《工具论》《物理学》《形而上学》《尼各马可伦理学》《政治学》《诗学》——苗力田《亚里士多德全集》
伊壁鸠鲁(Epikourus 前341——270)
卢克莱修(Lucretius 前99——55)《物性论》芝诺(Zenon 前336——264)
克里安雪丝(Kleanthes 前313——232) 克吕西普(Khrysippos 前281——205); 巴内修斯(Panaetius 前185——109)
波塞多纽(Posidonius 前135——50)

我不知道金斯会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我知道其他人也会认为强纲领的相对主义者不能弄懂像飞行在三万英尺高空这样的技术成就的意义。例证就是克里斯托弗·诺里斯(Christopher Norris)写的《反对相对主义》一书。其中包含了对“社会学家的强纲领”持续的攻击,诺里斯说“强纲领”的主张鼓动他赞同道金斯的挑战。我认为这是错的。在对飞行技术的一种强纲领的、相对主义的解释中,没有前后矛盾或虚伪。正是那些自认为他们能从道金斯的谴责中概括出强纲领的相对主义的人,需要面对现实来检查自己的良心。这就是我接下来试图论证的观点。

西塞罗(Cicero 前106——43)《论神性》《论命运》《论目的》; 塞涅卡(Seneca 前4——65)《强者的温柔》
爱比克泰德(Epictetus55——135)《爱比克泰德谈论集》马可·奥勒留(Marcus Aurelius120——180)《沉思录》皮罗(Purron 前365——275)
爱那西德穆(Ainesidemos 前100——40) 阿格里帕(Agrippa1世纪)
恩披里克(Empiricus2世纪)《皮罗主义概略》《反杂学》普罗提诺(Plotinus205——270)《九章集》
波斐利(Prophyrius233——305)《亚里士多德<范畴篇>引论》《要句录》杨布利柯(Jamblikhos250——325)
普罗克洛(Proklus410——485)《神学要旨》《柏拉图神学》游斯丁(Justinus100——166)《护教篇》《与特立弗的对话》塔提安(Tatian110——172)《至希腊人》《四福音书合论》阿忒那哥拉(Athenagoraw2世纪)《为基督徒申辩》
伊里奈乌(Ireneaus126——202)《反异端》《护教篇》
克莱门(Clemens150——211)《劝勉异教徒》《导师》《杂文集》奥里根(Origenes185——254)《论原理》《驳凯尔苏》
德尔图良(Tertullia160——225)《护教篇》《论异教徒的偏见》《论灵魂》《论基督的肉体》、阿诺宾乌斯(Arnobinus260——327)《驳异教》
拉克坦修(Lactantius260——330)《神圣的原理》《论崇拜上帝》《上帝的愤怒》
奥古斯丁(Augustinus354——430)《忏悔录》《上帝之城》《独语录》《论自由意志》伪迪奥尼修斯(Pseudo-Dionysius)《论神的名称》《论神秘神学》
波埃修(Boethius480——524)《哲学的慰藉》
爱留根那(Eriugena800——877)《论自然的区分》《论神的预定》
安瑟伦(Anselmus1033——1109)《独语录》《对话录》《论真理》《论选择自由》罗瑟琳(Roscelinus1050——1123)
阿伯拉尔(Abaelardus1079——1142)《是与否》《基督教神学》《神学引论》《认识你自己》
阿维森纳(Avicenna980——1037)《复原之书》

问题的关键

阿维罗伊(Averroes1126——1198)
迈蒙尼德(Maimonides1135——1204)《迷途指津》
西格尔(Siger1240——1284)《论世界的永恒性》《论理智的灵魂》亚历山大(Alexander1170——1245)《神学大全》
波纳文图拉(1221——1274)《问题论辩》《宣讲》
阿尔伯特(Albertus1200——1280)《被造物大全》《神学大全》阿奎那(Aquinas1225——1274)《神学大全》《反异教大全》
罗吉尔·培根(Reger Bacon1214——1292)《大著作》《小著作》《第三著作》邓斯·司各脱(Duns Scotus1274——1308)《牛津论著》《巴黎论著》
威廉·奥卡姆(William of Occam1285——1349)《逻辑大全》《箴言注疏》埃克哈特(Meister Eckhart1260——1327)《德语布道集》
马基雅弗利(Machiavelli1469——1527)《君主论》《论李维》费奇诺(Ficino1433——1499)《柏拉图神学》
皮科(Pico1463——1494)《论人的尊严》
庞波纳齐(Pomponazzi1462——1524)《论灵魂不死》蒙田(Montaigne1533——1592)《随笔集》
尼古拉·库萨(Nicolaus Cusanus1401——1464)《论有学问的无知》《论猜测》
布鲁诺(Bruno1548——1600)《论原因、本原与太一》《论无限、宇宙与众世界》《论单子、数和形式》
路德(Luther1483——1546)《致德意志基督教贵族公开书》《教会的巴比伦之囚》《论基督徒的自由》
加尔文(Calvin1509——1564)《基督教原理》
弗兰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1561——1626)《论学术的进展》《新工具》《论原则和本原》
笛卡尔(Rene Descartes1596——1650)《方法谈》《第一哲学沉思集》《哲学原理》霍布斯(Thomas Hobbes1588——1679)《利维坦》《论公民》《论物体》
伽桑狄(Pierre Gassendi1592——1655)《伊壁鸠鲁的生平和学说》《哲学体系》帕斯卡(Pascal1623——1662)《思想录》《外省人信札》
斯宾诺莎(Spinoza1632——1677)《笛卡尔哲学原理》《伦理学》《知性改进论》《神学政治论》

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如何分析我们与自然打交道的成功实践。我们取得了一定程度的成功这点是明显的,飞机就是一个很好的象征,其中包含了所有复杂的事情。一个广泛被接受的分析起点就是利用试错法的思想。总的来说它看上去适应于飞行秘密的发现。首先,人们向往仿效鸟类的奇妙的能力。人们曾经试图制造仿鸟的扑翼,但失败了。各种各样奇妙的装置被装配起来,又被抛弃。固定翼滑翔机,我们称之为“悬挂滑翔机”,代表了关键的突破。奥托·利连撒尔(Otto Lilienthal)在1890年间制造并几次成功飞行了这种滑翔机,尽管最终在试验一种新翼形时身亡。他对待这项工作不仅仅凭勇气,还具有一个工程师具有的系统的、经验主义的好奇心。

洛克(Locke1632——1704)《人类理智论》《政府论》《论宗教宽容的书信》
马勒伯朗士(Malebranche1638——1715)《真理的探求》《基督教与形而上学的沉思录》莱布尼茨(Leibniz1646——1716)《形而上学论》《新系统》《神正论》《单子论》《人类理智新论》
巴克莱(Berkeley1685——1753)《视觉新论》《人类知识原理》《海拉斯和费罗诺斯的三篇对话》
休谟(Hume1711——1776)《人性论》
孟德斯鸠(Montesqiueu1689——1755)《论法的精神》《波斯人信札》《罗马盛衰原因论》伏尔泰(Voltaire1694——1778)《形而上学论》《风俗论》《哲学通信》
拉美特利(La Mettrie1709——1751)《心灵的自然史》《人是机器》《人是植物》《伊壁鸠鲁体系》
卢梭(Rousseau1712——1778)《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社会契约论》 狄德罗(Diderot1713——1784)《百科全书》《哲学思想录》《怀疑论者的漫步》孔狄亚克(Condillac1715——1780)《人类知识起源论》《体系论》《感觉论》 爱尔维修(Helvetius1715——1771)《论精神》《论人》
霍尔巴赫(Holbach1723——1789)《自然的体系》《健全的思想》《社会体系》
康德(Immanuel Kant1724——1804)《纯粹理性批判》《实践理性批判》《判断力批判》
《未来形而上学导论》《道德形而上学原理》《道德形而上学》《实用人类学》——李秋零

我过一会再次提及这个历史故事,但是让我们问,作为对这一发明过程的分析者,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可以作方法论的选择,这些选择将对相对主义问题有重要意义。主要的选择是:我们能把利连撒尔和莱特兄弟的试错法本身看作是一个自然现象吗?还是我们继续允许用非自然主义的词语注解它?

《康德全集》

我应当解释我使用“自然主义的”这个词的含义。掌握它最好的途径是追随实验心理学家的工作。他们试图建立学习和适应的因果模型,对迷宫里的老鼠做了实验,做了有关人类感觉、记忆和学习的研究。我们可以称他们的目的是建立一个“学习机器”,例如,他们能模式化来自经验的外推并产生归纳推理。当然,自然主义的态度并不是心理学家的专利。它被许多人类学、社会学和历史学的实践者所分享,他们采取了一种注重实际的态度来看待知识。他们使我在下面的讨论中关注着相互作用、习俗和共享的文化资源。最终的学习机器是一个社会惯例。

费希特(Fichte1762——1814)《全部知识学的基础》《以知识学为原则的自然法权基础》
《知识学新说》《以知识学为原则的伦理学体系》 施莱尔马赫(Schleiermach1768——1834)《解释学》
谢林(Scheling1775——1854)《自然哲学观念》《论世界灵魂》《先验唯心论体系》《对人类自由本质的哲学探讨》
黑格尔(Hegel1770——1831)《精神现象学》《逻辑学》《哲学全书》《法哲学原理》《历史哲学》《哲学史讲演录》
边沁(Bentham1748——1832)《政府片段论》《道德与立法原理》
叔本华(Schopenhauer1788——1860)《充足理由律的四重根》《作为意志与表象的世界》
(1819)《论自然意志》(1836)《伦理学的两个根本问题》(1841)

相对主义与绝对主义

孔德(Comte1798——1857)《实证哲学教程》(1830—1842)《实证政治体系》(1851—
1854)《社会静力学》《社会动力学》《论实证精神》(1844)《实证哲学概观》(1848) 穆勒(Mill1806——1873)《心理想象的分析》《政治经济学原理》《论自由》《功利主义》
《逻辑体系》《代议制政府》

相对主义是这样一种思想,即正确和错误的信念,关于它们可信性的原因都同样存在问题。形式上,相对主义是绝对主义的对立面。如果“相对主义”意味着“绝对主义”的彻底的对立面,换句话说:如果你不是一个认识的相对主义者,你就是一个绝对主义者。这样相对主义和绝对主义处在完全绝对的相互排斥的状态。我们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否则两者的界限将划在错误的位置上。为了正确地理解这种区别,我们需要的不只是少数含糊的、口头上的阐述,我们需要抓住关键的基本思想。

祁克果(Kierkeggard1813——1855)《非此即彼》(1843)《恐惧与战栗》(1844)《生活道路诸阶段》(1845)
洛采(Lotze1817——1881)
赫尔曼·赫尔姆霍茨(Hermann L.F.Hemboltz1821——1884) 费舍(Fisher1824——1907)
朗格(Lange1828——1875)《唯物主义史》(1873—1875)
狄尔泰(Dilthey1833——1911)《精神科学引论》(1883)《哲学的本质》(1907)《精神科学中的历史世界结构》(1910)
格林(Green1836——1882)《休谟哲学著作导论》(1874)《伦理学绪论》(1883)
马赫(Mach1838——1916)《力学及其发展的历史批判概论》(1883)《感觉的分析》(1886)
《认识与谬误》(1905)
布伦塔诺(Brentano1838——1917)《从经验的观点看心理学》(1874)
西季威克(Henry Sidgwick1838——1900)《政治经济学原理》《伦理学史纲要》《伦理学方法》
皮尔斯(Peirce1839——1914)《信念的确立》(1871)《怎样弄清我们的观念》(1878) 奥托·李普曼(Otto Liebmann1840——1912)《康德和模仿者》(1865)
詹姆斯(James1842——1910)《心理学原理》(1890)《实用主义》(1907)《彻底经验主义论文集》(1912)
柯亨(Cohen1842——1918)《康德的经验学说》(1871)《康德的伦理学基础》(1871)
《康德的美学基础》(1889)《纯粹认识的逻辑》(1902)《纯粹意志的伦理学》(1904)
《纯粹感受的美学》(1912)——1865奥托·李普曼《康德及其模仿者》
阿芬那留斯(Avenarius1843——1896)《纯粹经验批判》(1888—1890)《哲学——按费力最小原则对世界的思维》(1876)
尼采(Nietzsche1844——1900)《悲剧的诞生》(1872)《不合时宜的沉思》《人性,太人性》(1878)《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1883—1885)《偶像的黄昏》《道德谱系学》(1887)
《敌基督》(1889)《瞧,这个人》《权力意志》

为了提供这样一个典型,我们必须走进我们的文化,其中,我们对“绝对”一词的直觉是非常肯定的,这个范畴看起来也很熟悉。这当然就是神学和我们谈及的上帝。关于绝对事物最好与最持久的典型就是上帝。上帝并不走进实在因而在实在之外,他是永恒的,上帝不会改变和腐朽,他是完美的和不变的。上帝的特性不依赖于这个或那个前提或偶然,他是必然的,而且是一切无因的原因,他超越了因果关系。再次,上帝的命令不是依据外部世界而做出的,它们在范围上是无限的,而且是终极的、自足的。我们对上帝的态度应当是适当的:它们不是有用的虚构或猜想,而是信仰的对象。

布拉德雷(Bradlley1846——1924)《伦理学研究》(1876)《逻辑学原理》(1883)《现象与实在》(1893)
奥伊肯(Rudolf Christoph Eucken1846——1926)《精神生活的统一性》(1888) 弗雷格(Frege1848——1925)《算数基础》(1884)
文德尔班(Windelband1848——1915)《历史和自然科学》(1894)《论自由意志》(1904)
《论范畴的体系》(1910)《哲学概论》(1914) 施坦丁格(Standinger1849——1921)
纳托普(Natorp1854——1924)
索绪尔(Saussure1857——1913)《普通语言学教程》西美尔(Georg Simmel1858——1910)
齐美尔(Simmel1858——1918)《伦理学导论》(1892—1893)《历史哲学问题》(1905)
《生命观》(1918)
胡塞尔(Husserl1859——1938)《逻辑研究》(1900—1901)《哲学史严密的科学》(1910
—1911)《纯粹现象学和现象学哲学观念》(1913)《第一哲学》(1923—1924)《形式的和先验的逻辑》(1929)《笛卡尔沉思录》(1931)《欧洲科学的危机和先验的现象学》(1936)柏格森(Bergson1859——1941)《时间与自由意志》(1889)《物质与记忆》(1896)《笑的研究》(1900)《形而上学导言》(1903)《创造进化论》(1907)《心——力》(1919)
《道德和宗教的两大根源》(1932)《创造的精神》(1934)
杜威(Dewey1859——1952)《哲学的改造》(1920)《经验与自然》(1925)《确定性的寻求》(1929)
怀特海(Whitehead1861——1947)《科学与近代世界》(1925)《过程与实在》(1929)
《思想方式》(1938)
李凯尔特(Riekert1863——1936)《先验哲学导论》(1892)《历史哲学问题》(1905)《哲学体系》(1921)
韦伯(Weber1864——1920)《社会与经济》(1922)《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1930) 弗洛伊德(Freud1865——1939)《梦的解析》(1900)《心理分析导论》(1910)《自我与本我》(1923)
克罗齐(Croce1866——1952)《作为表现科学和语言学的美学》(1902)《作为纯粹概念科学的逻辑学》(1905—1909)《实用哲学》(1909)《作为理论和历史的史学》(1914) 阿德勒(Adler1870——1937)《个体心理学的理论与实践》(1920)

这一点正是我想强调的。当我们赋予一个知识论观点以绝对的地位,它一定类似于我们希望赋予上帝的上述特性。它也许不会全部享有这些,但它确实应享有一部分。现在你可以看出我论证的策略。就是迫使相对主义的批判者承认他们的绝对主义,然后使他们对他们自己已经有意或无意地选择的立场的苛求的特征产生深刻反思。

罗素(Rusell1872——1970)《数学原则》(1903)《数学的原理》(1910—1913)《哲学问题》(1912)《关于我们的外部世界的知识》(1914)《心的分析》(1921)《物的分析》
(1927)《哲学大纲》(1928)
摩尔(Moore1873——1958)《伦理学原理》(1903)《伦理学》(1912)《哲学研究》(1922)
《哲学的若干主要问题》(1953)
卡西尔(Cassirer1874——1945)《近代哲学与科学中的认识问题》(1906—1920)《符号形式的哲学》(1923—1927)《语言与神话》(1925)《启蒙哲学》(1932)《人论》(1944) 舍勒(Scheler1874——1928)《同情的本质与形式》(1913)《伦理学中的形式主义与质料的价值伦理学》(1913—1916)《论人类中永恒的东西》(1921)
荣格(Jung1875——1961)《荣格全集》
石里克(Schlick1882——1936)《现代物理学的时空》(1919)《普通认识论》(1918)《伦理学问题》(1930)《自然哲学纲要》(1948)
奥托·纽拉特(Otto Neurath1882——1945)《科学的世界观:维也纳学派》《社会学和物理主义》(1931)《经验的社会学》(1931)
雅斯贝尔斯(Karl Jaspers1883——1969)《时代的精神状况》(1931)《理性与存在》(1935)
《存在哲学》(1937)(考夫曼《存在主义》)
刘易斯(Lewis1883——1964)《心灵与世界秩序》(1929)《对知识和评价的分析》(1946)克朗纳(Kroner1884——1974)《从康德到黑格尔》(1921—1924)《政治的文化——哲学论证》(1931)《想象的宗教的功能》(1941)
卢卡奇(Lukacs1885——1971)《历史与阶级意识》(1923)《青年黑格尔》(1954)《理性的毁灭》(1953)
布洛赫(Bloch1885——1977)《希望的原理》(1954—1959)《主体与客体》(1951)《异化》(1962—1964)《未来的哲学》(1963—1964)
霍妮(Horney1885——1952)《精神病的人格》(1937)《精神分析的新方法》(1939) 蒂利希(Tillich1886——1965)《系统神学》(1950—1963)《存在的勇气》(1952)《文化神学》(1959)《永恒的现在》(1963)
柯尔施(Korsch1886——1961)《马克思主义与哲学》(1923)《马克思主义与哲学问题的现状》(1930)《马克思主义重要原理》(1937)
科林伍德(Collingwood1889——1943)《历史哲学》(1930)《艺术原理》(1938)《历史观念》(1945)

相对主义者处在一个相对轻松的位置上。在偶然的自然王国里是没有绝对的,那里所有的事物都是由因果关系绑在一起或偶然无目的地显现。对于相对主义者,我们的知识不过使这个王国内多了一种现象。相对主义者熟悉猜想、矛盾、私利、偏爱、一种成功和失败的混合。对于非相对主义者,事情可没那么轻松。他们承认事物的存在仅仅是一个相对的状态,但只是通往绝对道路上的驿站。熟悉科学工作的实用主义者(理论是近似的、有着有限的范围、是前后矛盾的、对错相伴,或被当作有用的虚构来接受)不能将科学自身归属于绝对真理的王国。

维特根斯坦(Wittgenstein1889——1951)《逻辑哲学论》(1922)《哲学研究》(1953)
《蓝皮书和棕皮书》(1958)
海德格尔(Heidegger1889——1976)《存在与时间》(1927)《康德与形而上学问题》(1929)
《什么是形而上学》(1929)《真理的本质》(1943)《林中路》(1935—1946)《形而上学导论》(1953)《在通向语言的途中》(1959)
卡尔纳普(Carnap1891——1970)《世界的逻辑构造》(1928)《可检验性与意义》(1936)
BOB电竞官网,《语言的逻辑句法》(1936)《意义与必然性》(1947) 赖欣巴哈(Reichenbach1891——1953)
葛兰西(Gramsci1891——1937)《狱中书简》(1947)《狱中笔记》(1948—1951)
英伽登(Ingarden1893——1970)《文艺作品》(1931)《文艺作品的观念》(1937)《美学研究》(1957—1970)《艺术本体论研究》(1962)《现代哲学研究》(1963)《体验、艺术作品与价值》(1966)
朗格(Langer1895——1985)《哲学新解》(1942)《艺术问题》(1957)《心灵——人类情感论》(1967—1982)
霍克海默尔(Horkheimer1895——1973)《启蒙辩证法》(1947)《工具理性批判》(1967)
《批判的理论》(1968)《传统理论和批判理论》(1970)《社会哲学研究》(1972)
皮亚杰(Piaget1896——1980)《逻辑专论》(1949)《发生认识论原理》(1950)《逻辑学与心理学》(1953)《六个心理学纲要》(1964)《结构主义》(1969)《发生认识论》
(1970)
赖希(Reich1897——1957)《辩证唯物主义与精神分析》(1929)《法西斯主义的群众心理学》(1933)《性格分析》(1933)
德拉沃尔佩(Della-Volpe1897——1968)《逻辑学是一门实证科学》(1956)《卢梭与马克思》(1957)
马尔库塞(Marcuse1898——1979)《爱欲与文明》(1955)《苏联的马克思主义》(1958)
《单面人》(1964)《论解放》(1969)《反革命与造反》(1972)
赖尔(Ryle1900——1976)《心的概念》(1949)《哲学论证》(1945)
弗洛姆(Fromm1900——1980)《逃避自由》(1941)《弗洛伊德的使命》(1959)《马克思关于人的概念》(1961)《在幻想里锁链的彼岸》(1963)《分析的社会心理学和社会理论》(1970)

相对主义的批判者们手中有某些诸如神学问题,如神学家如何称呼化身问题。问绝对在自然界中是如何显现就像是问:上帝是如何生成肉体?一个无限神圣的上帝如何变成有限的人,即救世主?记得正统的基督教神学规定了上帝和救世主的身份,同时坚持认为不论是上帝的真实性还是救世主的真实人性都是不容置疑的。这被认为是一个不能被人类理智看穿的神秘的事情。我担心一个类似僵局正等待着反相对主义者。

伽达默尔(Gadamer1900——2003)《真理和方法》(1960)《黑格尔的辩证法》(1971)
《你是谁?我是谁?》(1973)《科学时代的理性》(1976)
莫里斯(Morris1901——1979)《逻辑实证主义、实用主义与科学经验主义》(1937)《指号理论基础》(1938)《指号、语言与行为》(1946)
拉康(Lacan1901——1981)《拉康文集》(1966)
波普尔(Popper1902——1994)《研究的逻辑》(1934)《科学发现的逻辑》(1959)《历史决定论的贫乏》(1957)《开放社会及其敌人》(1945)《猜测与反驳》(1963)《客观知识》(1972)
阿多诺(Adorno1903——1969)《现代音乐的哲学》(1949)《文学笔记》(1966—1969)
《否定的辩证法》(1966)《美学理论》(1970) 亨普尔(Hempel1905——1997)
萨特(Partre1905——1980)《存在与虚无》(1943)《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1946)
《辩证理性批判》(1960)
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1906——1975)《极权主义的起源》(1951)《人类的处境》
(1958)《黑暗时代的人》(1968)《论暴力》(1970)
古德曼(Goodman1906——1998)《现象的结构》(1951)《艺术语言》(1968)《世界形成的方式》(1978)
莱维纳斯(Levinas1906——1995)《从存在到存在者》(1947)《整体与无限》(1961)
《外在存在与超越本质》(1974)
奎因(Quine1908——2001)《从逻辑观点看》(1953)《语词和对象》(1960)《逻辑哲学》(1970)《本体论的相对性以及其他论文》(1969)《理论与事物》(1981)
梅洛-庞蒂(Merlean Ponty1908——1961)《行为的结构》(1942)《知觉现象学》(1945)
《人道主义与恐怖》(1947)《辩证法的探险》(1955)《可见的与不可见的》(1964) 列维-斯特劳斯(Levi-Strauss1908——)《亲族关系的基本结构》(1949)《悲伤的热带》
(1955)《结构人类学》(1958—1973)《野性的思维》(1962)《神话集》(1964—1971) 艾耶尔(Ayer1910——1989)
奥斯汀(Austin1911——1960)《哲学论文集》(1962)《如何以言行事》(1962)《感觉与感觉对象》(1962)
塞拉斯(Sellars1912——1989)《科学、知觉与实在》(1963)《哲学的视野》(1967)《科学和形而上学》(1967)《自然主义和本体论》(1979)《认识论的形而上学》(1989)

如果听起来这像是一个想像出来的类比,就请回忆一下数学哲学中的情形。那些采纳所谓柏拉图哲学态度的人认为数学是关于抽象客体领域的一套真理,那么他们面临着一个问题即解释人脑如何掌握这些真理并把它自身同这个领域联系起来。这就是《算术基础》一书中的弗雷格(Gotlob Frege)的问题。他嘲笑同时代人的相对化倾向,那些人求助于心理学或进化论思想。对弗雷格来说,数字是自身存在的客体。他们是非有形的、非感觉的,在时空之外。那么我们如何理解它们呢?柏拉图数字的天堂是如何降临到地球的呢?他讨论了一种智力或精神上的行动,这种行动能够集中于概念分析。这些模糊的隐喻都是他提出来的。这就是我所说的准神学的僵局。不是所有的反相对主义者都像弗雷格那样,持明确的柏拉图主义立场,但是他所做的很明确并且影响很大,其他人不过是偷偷摸摸小规模地做。

利科(Ricoeur1913——2005)《历史与真理》(1955)《论解释》(1965)《隐喻的规则》
(1975)《解释理论:话语和意义的增附》(1976)《行为语义学》(1977)《从文本到行动》(1986)《解释学与人文科学》
戴维森(Davidson1917——2003)《论行动与事件》(1980)《对真理与解释的探讨》(1984)
《主体、主体性、客体》(2001)
巴特(Barthes1915——1980)《写作的零度》(1953)《符号学原理》(1964)《S/Z》(1970)
《文本的愉悦》(1973)
阿尔都塞(Althusser1918——1990)《保卫马克思》(1965)《读<资本论>》(1965) 斯特劳森(Strawson1919——2006)《个体:描述的形而上学》(1959)
姚斯(Jauss1921——)《文学史向文学理论的挑战》(1967)《文学传统与现代风格的当代意识》(1972)《审美经验小辩》(1972)《艺术史和历史》(1973)《审美经验与文学解释学》(1974)
罗尔斯(Rowls1921——2002)《正义论》(1971)《政治自由主义》(1993)《万民法》
(1999)
库恩(Kuhn1922——1996)《科学革命的结构》(1962)《量子物理学史料》(1967)《必要的张力》(1977)
拉卡托斯(Lakatos1922——1974)《证明与反驳》(1976)《科学研究纲领方法论》(1977) 阿佩尔(Apel1922——)《哲学的改造》(1972—1973)《皮尔斯的思想历程》(1973)《从先验论和实用主义看说明和理解之对立》(1979)
费耶阿本德(Feyerabend1924——1994)《反对方法:无政府主义认识论纲领》(1975)《自由社会中的科学》(1978)《自由人的认识》(1979)《作为艺术的科学》(1984)《告别理性》(1987)
利奥塔(Lyotard1924——1998)《现象学》(1954)《利比多经济学》(1974)《后现代状况》(1979)《公正的游戏》(1984)《解释后现代》(1988)
杜米特(Dummett1925——)《弗雷格语言哲学》(1973)《直觉主义原理》(1977)《真理和其他疑难》(1978)《对弗雷格哲学的解释》(1981)
德勒泽(Deleuze1925——1995)《尼采与哲学》(1962)《差异与重复》(1969)《资本主义与精神分裂》(1972—1980)(汪安民《后现代的哲学话语》)
福柯(Foucault1926——1984)《疯癫与文明》(1961)《词与物》(1966)《知识考古学》
(1969)《纪律与惩罚》(1975)《性史》(1976—1984)

普特南(Putnam1926——)《逻辑哲学》(1971)《数学、物质和方法》(1957)《心、 语言和实在》(1957)《实在论和理性》(1983)《意义和道德科学》(1977)《理性、真理和历史》(1981)《具有人面的实在论》(1990)《三重联结的心、身和世界》(1999) 夏佩尔(Shapere1928——)《自然科学的哲学问题》(1965)《伽利略:哲学研究》(1974)
《理由与知识的探讨》(1984)
乔姆斯基(Chomsky1928——)《句法结构》(1957)《笛卡尔语言学》(1966)《语言和心灵》(1968)
哈贝马斯(Habermas1929——)《理论与实践》(1963)《作为“意识形态”的技术与科学》(1968)《知识与兴趣》(1968)《晚期资本主义的合法性问题》(1973)《历史唯物主义的重建》(1976)《交往与社会进化》(1979)《交往行为理论》(1981)《商谈伦理学的诠解》(1991)
麦金泰尔(MacIntyre1929——)《谁的理性?何种正义?》(1988)《德性之后》(1981) 塞尔(Searle1932——2000)《语言行为》(1969)《语言哲学》(1971)《词语与意义》
(1979)《意向性》(1982)《社会实在的构造》(1995)《心、语言与社会》(1998) 德里达(Derrida1930——2004)《语言与现象》(1967)《文字与差异》(1967)《论文字学》(1967)《哲学的边缘》(1972)《立场》(1972)《丧钟》(1974)《绘画的真实》
(1978)《马克思的幽灵》(1993)
罗蒂(Rorty1931——)《哲学与自然之镜》(1979)《偶然性、反讽与协同性》(1989)
《实用主义后果》(1982)《客观性、相对主义与真理》(1991)《论海德格尔和其他哲学家》(1991)《哲学与社会希望》(1999)
詹姆逊(Jameson1931——)《马克思主义与形式》(1971)《语言的囚牢》(1972)《政治无意识》(1981)《意识形态的理论》(1988)《后现代主义或晚期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
(1991)
泰勒(Taylor1931——)《自我的根源:现代认同的形成》(1989)
伯恩斯坦(Bernstein1932——)《实践与活动》(1971)《超越客观主义与相对主义》(1983)
《哲学面面观》(1986)《新的星座》(1991)
弗里德里克·詹姆逊(Jameson1934——)《马克思主义和形式》(1961)《语言的牢笼》
(1972)《政治无意识》(1981)《后现代主义,或晚期资本主义的文化逻辑》(1991)《时间的种子》《快感:文化与政治》《文化转向》

杰利(Giere1935——)《理解科学推理》(1976)《解释科学:一种认知的方法》(1988)
《什么是科学的认知研究》(1992)
哈金(Hacking1936——)《统计推理的逻辑》(1965)《可能性的出现》(1975)《分析的运用》(1985)《表象与干预》(1983)《再论心灵》(1994)
法因(Fine1937——)《动摇不定的游戏》(1986) 沃尔泽(Walzer1937——)《正义诸领域》(1984)
吉登斯(Giddens1938——)《现代性的后果》(1990)《现代性与自我认同》(2000)《失控的世界:全球化如何改变我们的生活》(1999)《新平等主义》(2005)
诺齐克(Nozick1938——2002)《无政府、国家与乌托邦》(1974)《哲学说明》(1981)
《理性》(1998)
格里芬(Griffin1939——)《后现代科学》
克里普克(Kripke1941——)《命名与必然性》(1972)
劳单(Laudan1941——)《进步及其问题》(1977)《科学与价值》(1984)《科学与相对主义》(1990)
弗拉森(Fraassen1941——)《时空哲学引论》(1970)《形式语义学与逻辑》(1971)《科学的影像》(1980)《法则和对称》(1989)《哲学与现象学研究》(1993)
桑德尔(Sandel1943——)《自由主义与正义的局限》

戴维·米勒(Miller)《社会正义原则》(1999)(马克思主义)

一、古希腊——罗马哲学
自然哲学:
2、毕达哥拉斯学派
1、米利都学派(泰勒斯、阿纳克西曼德、阿那克西美尼)——赫拉克利特——爱利亚 学派(巴门尼德、芝诺、麦里梭)——多元论(恩培多克勒、阿那克萨戈拉、德谟克利特古典时期:智者运动(普罗泰戈拉、高尔吉亚)——苏格拉底——小苏格拉底学派:
麦加拉学派(欧克里德、欧布里德——逻辑怀疑)、昔兰尼学派(阿里斯蒂波——快乐)、犬儒主义(第欧根尼——节欲)——
1+2、柏拉图——亚里士多德——
晚期希腊哲学:
1、伊壁鸠鲁主义(伊壁鸠鲁、卢克莱修,快乐主义)
2、斯多亚学派(早期:芝诺、克吕西普;中期:巴内修斯、波塞多纽、西塞罗;晚期: 塞涅卡、爱比克泰德、马可奥勒留,禁欲主义)、
3、怀疑主义(早期:皮浪、孟蒂;中期:柏拉图学园中期;晚期:爱那西德穆、阿格里帕、恩披里柯)——
1+2+3新柏拉图主义(柏拉图+毕达哥拉斯+斐洛+普鲁塔克;亚历山大里亚-罗马学派:普 罗提诺、波斐利;叙利亚学派:杨布利柯;雅典学派:普鲁塔克、普罗克洛、柏拉图学园晚
期;神秘主义)——

+犹太教——耶稣及其使徒——

二、基督教哲学
教父哲学:
1、护教:希腊教父(游斯丁、塔提安、阿忒纳格拉、伊里奈乌)、拉丁教父(德尔图良、 阿诺宾乌斯、拉克坦修)
2、系统:亚历山大里亚学派(克莱门、奥利根)——奥古斯丁
3、尾声:伪迪奥尼修斯、波爱修——
经院哲学:

1、 初期:理性的复兴
爱留根纳——辩证法之争
唯实论/唯名论:安瑟尔谟——罗瑟琳——阿伯拉尔
2、繁荣:亚里士多德回归
来源:阿拉伯拉丁阿威罗伊主义(阿维森纳;阿威罗伊)、犹太迈蒙尼德
立场:西格尔(拥护派);弗兰西斯教派:波纳文图拉、亚历山大(反对派);多米尼 克教派:阿尔伯特、托马斯(折中派)
3、解体:唯名论盛行
唯名论(罗吉尔培根、邓斯司各脱、威廉·奥卡姆)、神秘主义(艾克哈特)
文艺复兴:
1、人文主义
2、复古思潮:柏拉图主义(费奇诺、皮科)、亚里士多德主义(庞博纳奇)、怀疑主 义(蒙田)
3、新趋向:尼古拉·库萨、布鲁诺
宗教改革:
1、改革派:马丁路德、加尔文
2、反改革派:耶稣会、异端裁判所、特伦托会议

三、近代哲学
1、经验论:
弗朗西斯·培根、伽桑狄、霍布斯、洛克、托兰德、巴克莱、休谟
2、观念论:
笛卡尔、马勒伯朗士、帕斯卡、斯宾诺莎、莱布尼茨、沃尔夫
3、启蒙哲学:
启蒙哲学:比埃尔·贝尔、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狄德罗; 唯物主义:拉美特利、孔狄亚克、爱尔维修、霍尔巴赫;
1+2+3德国观念论:

理性主义:康德、费希特、谢林、黑格尔——

+过渡——黑格尔学派:老年(加布勒、戈舍尔、埃尔德曼)、青年(施特劳斯、鲍威尔、施蒂纳、费尔巴哈、马克思)
四、现代哲学:
过渡时期:
1、唯物主义:费尔巴哈、马克思、恩格斯;
2、新实在论:布伦塔诺、迈农、培里、蒙塔古、摩尔、罗素;
3、非理性主义:叔本华、克尔凯郭尔、尼采;
4、功利主义:边沁、穆勒、西季威克;
5、复古主义:新康德主义(生理学派:朗格;马堡学派:柯亨、纳托普、卡西尔;弗莱堡学派:文德尔班、李凯尔特、马克思·韦伯)、新黑格尔主义(格林、布拉德雷、克罗 齐、罗伊斯、德国新康德主义转向这里)
6、生命哲学:狄尔泰、齐美尔、怀特海、柏格森、奥伊肯;
7、实用主义:皮尔士、詹姆士、杜威;
8、精神分析学派:弗洛伊德、阿德勒、荣格;
9、实证主义:孔德、穆勒、斯宾塞;马赫、阿芬那留斯、彭加勒;
10、新托马斯主义:马里坦、日尔松、克拉克;
综合时期:
1、现象学:早期(布伦塔诺、狄尔泰、胡塞尔、舍勒、梅洛庞蒂)——存在主义(海德 格尔、雅斯贝尔斯、萨特)——诠释学(施莱尔马赫、狄尔泰、海德格尔、伽达默尔)
2、分析哲学:理想语言学派(弗雷格、罗素、维特根斯坦、维也纳学派)——日常语言 学派(维特根斯坦、莱尔、奥斯汀、斯特劳森)——实用主义分析哲学(蒯因、克里普 克、戴维森、普特南、罗蒂)——科学哲学(波普尔、库恩、拉卡托斯、费耶阿本德)
3、西方马克思主义:早期(卢卡奇、柯尔施、葛兰西)——战后(法兰克福学派:霍克海默、阿多诺、马尔库塞、弗洛姆)——现代(哈贝马斯、詹姆逊)
4、结构主义:早期(索绪尔、列维·斯特劳斯、皮亚杰、阿尔都塞)——过渡(拉康、福柯、罗兰巴特)——解构主义(德里达、利奥塔、德勒泽)

上一篇:BOB电竞官网自个儿告诉中讲的是谋求幸免因穷苦而谢世的一种全世界义务伦理,正是不是真地能谈得上后代人对今世 下一篇:难道在文化上许烺光所描述的,尼斯贝特更多关注文化思维差异的形成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