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bob体育要闻 > 2011年6月周美青担任台湾红十字总会名誉会长,图左为马英九的大女儿马唯中

2011年6月周美青担任台湾红十字总会名誉会长,图左为马英九的大女儿马唯中

时间:2020-02-03 19:39

周美青(1952年11月30日——),生于香港,籍贯南京,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的夫人。其父亲周兆溎在航运界颇有名气,曾担任英国籍轮船船长。

摘要: 美国中文网程果报道:尽管马英九平时在私人生活问题上极为低调,很少将家人曝光于媒体,但他当选台湾“总..小马哥帅马嫂酷女儿俏 马英九和他的三个女人(组图)美国中文网程果报道:尽管马英九平时在私人生活问题上极为低调,很少将家人曝光于媒体,但他当选台湾“总统”后,“马英九一家”的“故事”一时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大家都知道他有一个温馨的家庭,背后3个重要女人都在默默地支持他。 有台湾媒体曾经这样形容马英九一家四口:小马哥长得帅,马嫂个性生得酷,两个女儿长得俏。马英九一家人都爱着蓝、黑衣裤和牛仔装,鲜见名牌上身。马英九1950年7月13日出生于香港,祖籍湖南省衡山县,1952年随家人移居台湾。1967年加入中国国民党。1972年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后赴美留学,获美国纽约大学法学硕士、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学位。如果没从政,他会是电影中的“泰山”吗?高中时代的马英九,出游时留下了这张荡树藤的照片,难得展现俏皮的一面。1981年3月,大女儿马唯中四个月大时,马英九获哈佛大学法学博士学位。在哈佛四年多的日子,是他一生最充实的时光。马英九曾在美国短暂工作,1981年后,历任美国马里兰大学法学院研究顾问,美国波士顿第一银行法律顾问,美国纽约华尔街柯尔迪兹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后返回台湾担任“总统府”第一局副局长,兼政治大学法律研究所副教授。 1982年,马英九出任蒋经国英语翻译。在1984年后的十五年中,他先后出任国民党中央副秘书长及多种行政职务。1998年12月当选为台北市市长,2002年12月连任台北市市长。 1986年,蒋经国接见《华盛顿邮报》发行人,马英九时任蒋经国的英文秘书。马英九是国民党第十三、十四届中央委员。1999年8月、2001年7月分别当选国民党中央常务委员。2003年3月,当选为国民党副主席。2005年7月,以72.36%的得票率当选为中国国民党新一任党主席。 2007年2月13日,因在台北市长任内“特别费”的使用,而被台湾“高等法院检察署”起诉(后经台湾法院二审宣判无罪),马英九曾承诺若遭起诉即辞去中国国民党主席职务,乃于同日请辞党主席并化悲愤为力量,正式宣布参选2008年台湾“总统”。 马家的公寓已逾30年,他不论当“法务部长”、回校任教,或担任台北市长,全家都住在这里。 马英九和夫人周美青育有两女,长女马唯中,次女马元中。 马英九夫妇穿家居短衫短裤,将两个女儿扛在肩上,大女儿马唯中高兴地拍手,享受平凡家庭的天伦之乐。妻子:率真、朴素 周美青和马英九在美国一起打工,期间,马英九一度没钱交学费,周美青毅然放弃自己的学业,到餐厅里去靠端盘子、洗碗挣钱供马英九上学。马英九读完博士后,两人于1977年结婚。 马英九与太太周美青在美国求学期间的老照片。 马英九返台后,官运亨通,他天生一副“明星脸”,经常受到女性倾慕者的“骚扰”,对此,周美青幽默回应:“他太有名,大家都认识他,他哪有机会乱来啊!全台湾的人都在帮我监视着他呢!” 说话率真,是周美青给人最深的印象。当有记者问周美青马英九有哪些缺点时,她会说:“所有做丈夫的缺点,他都有。” 马英九与太太周美青 马英九当台北市长期间,周美青从没踏进过市长办公室,她自己上下班也是搭公车。 马英九时常会下班时特意绕道去商场买她最爱吃的苹果卷;他在台湾中南部长住时也曾在电台点了周治平的《筝》送给周美青。马英九说,这是太太最喜欢的歌。马英九当选台北市长及今年情人节时,周美青都“压马头”向群众道谢。能让马英九“低头”的,恐怕只有她。 大女儿:贴心、脱俗 大女儿马唯中今年25岁,继承了父亲的语言才华,还很小的时候,就会完整背出《老残游记》。她的英文也很优秀,每次参加英文即席演讲,都获得第一名。 图左为马英九的大女儿马唯中,图右为小女儿马元中。 有人说,马唯中和韩国女星李英爱很像,也有人说像日本的广末凉子,还有人说其实最像刘若英。1998年,成绩优秀的她高中毕业后,原本被推荐到台大生物系念大学,但因为媒体传言说她进入台大是因为父亲的缘故,她毅然选择去美国哈佛大学念书。740)this.width=740" border=undefined>马唯中和母亲周美青 马英九当时有公务在身,无暇送行,马唯中能理解父亲,一点也没有怪他。 马英九后来赴美访问,在哈佛大学演讲之后,便立即赶去看望女儿。当有美国官员称赞他的演讲很棒时,他说:“演讲不重要,女儿最重要!” 马唯中(图中)、马元中(图右)和母亲周美青(图左)在机场。小女儿:古怪、超酷 马元中是马英九的二女儿,也是么女,相较于姐姐马唯中的沉静,显得活泼开朗;马元中和姐姐同样毕业于北一女,在推甄上台大历史系后同样远赴美国就学,但不同于姐姐马唯中大学走理工路线、做父亲马英九的哈佛学妹,马元中选择了较冷门且位于罗得岛的布朗大学艺术系,倒也颇符合她的风格。 2000年,就读再兴中学国中二年级的马元中获得公私立中学优良学生奖。小女儿马元中从小受到父母宠爱,养成了很重的“娇娇女”的性格。有一次,她陪父亲亮相记者招待会,当马英九做出要亲她的动作时,她故作恶心地说:“爸爸的脸太油,我拒绝你亲我。”还有一次,当马元中被问到如何看待很多女性把马英九当作偶像时,她装作一脸疑惑地说:“爸爸比我胖这么多,怎么会是偶像呢?” 七年前,担任台北市长的马英九在优秀中学生表扬大会上,把奖座颁给小女儿马元中。

周美青生于1952年,小马英九2岁。马英九和夫人周美青育有两女,长女马唯中,次女马元中。

2011年6月周美青担任台湾红十字总会名誉会长。2011年6月9日,从兆丰国际商业银行退休。

1952年11月30日,生于香港

学历:台北市私立再兴中学

台北市立第一女子高级中学

国立政治大学法律系

纽约大学法律硕士

经历:兆丰国际商业银行法务处处长

现任:中国台湾地区领导人夫人

“中华民国”红十字会总会名誉会长

马英九老婆家庭背景

缘续

马英九曾经有过两位女朋友,不过都在大学的时候就结束恋情,和周美青相恋之后,同甘共苦结婚30年,岳父送的表也戴了30年之久,就是马英九感谢岳父把女儿嫁给他,有一句话说只羡鸳鸯不羡仙,他们俩是最好的注解。

这个连一副耳环都不带的女人被台湾媒体人戏称为“可怕的女人”,她甚至获得了台湾绿营群众的支持。

缘结

短发,素面,黑色便装,牛仔裤,年轻时的圆脸变得瘦削,更显干练。

一改往日冷漠寡言的低调作派,周美青在台湾大选前一周以亲民形象出现,为其先生马英九扫街拜票,两天下来肌腱发炎,腰伤复发。这个56岁的女人从南到北穿行台湾的闹市,与每个迎面的选民握手,九十度鞠躬,遇到席地而座的老妇则蹲下握手鞠躬,保持平视。诚恳的表现使一些官话听起来也顺耳许多。“她都不会像其他的官太太一样打扮啊,看起来跟我们差不多。”

“很老实。”

夫妻二人兵分两路拉票,平时极少参与政事,对媒体谨言慎行的周美青应对自如:“我天天在家都独当一

面。”

她言语简短,表情稳定,看上去很酷,但疲惫。记者问到伤情,她说:“还好啦,老了,人老了。”

所到之处有人加油,有人骂“丢台湾人的脸”,有人要她在衣服上签名,有人举牌“小偷”。她纹丝不动:“每个人都可以表达他不同的意见和不同的立场。”“谣言止于智者,我对台湾人民的智慧有百分之两百的把握。”

她是纽约大学的法学硕士,兆丰银行的法务主管,每天坐公交车上班的职业妇女,两个女孩儿的母亲。她还是马英九夫人。尽管结婚31年,她仍然更喜欢熟人叫她周美青。

周美青

我没有真正大穷大饿过,也没有需要常常泡汤吃美食穿名牌……

但在生命裡就是常会被人叮咛:有钱真好!

我看完这篇文章,心想:贵为第一夫人,这样过生活是真的快乐自在?还是做作呢?妳会说她真不会过日子吗?

船长的女儿周美青短髮、牛仔裤、平底鞋形象的台湾第一夫人,是我国史上首位保有独立职业的总统夫人。

她曾经说自己是马英九「永远忠诚的反对党」,而今,站在全国最高权力者的身侧,她将如何拿捏近在咫尺的权力?

「不可趋炎附势」的周家庭训,又如何影响她的一生?

文:锦勳、温建勳

「下辈子要不要再嫁马英九?」

十年前,担任马英九市长选战义工的董媛瑜,曾经如是问周美青。

没想到,周美青的回答竟然是摇头:「不要!」

这段写在署名「tyy」部落格的对谈中还说:「就在大伙不知如何答腔之际,周美青笑着补了一句:『下辈子我不会结婚!』」

十年后,二○○八年五月二十日;早上,在台北小巨蛋举行的中华民国第十二任总统就职典礼上,万头攒动,周美青坐在第一排,紧邻「下辈子不想再嫁给他」的男人身旁——现在台湾最有权力的人。这刻起,她成为第一夫人,一个让她不舒服的称谓。

她静坐在第一排,身着深蓝色及膝套装,除了胸花,没有配戴任何首饰珠宝。

她的总统丈夫步上舞台,发表就职演说,在全场一万五千人注目下,马英九进行就职演说,强调:「希望每一位行使公权力的公僕,都要牢牢记住『权力使人腐化,绝对的权力使人绝对的腐化』。」

权力的分际在哪裡?周美青有一把自己的尺。

在这场就职典礼前近两个月,三月二十五日、马英九大选获胜后的三天,在媒体紧迫盯人跟班下,周美青宣佈放弃搭乘公车上下班。这天,她也宣佈辞去兆丰国际投信董事职位。

事实上,周美青在大选后上班的第一件事,就透过兆丰银行发函人事行政局、金管会等相关机关,希望确认,做为总统夫人,哪些工作必须利益迴避。根据人事行政局与金管会回覆,她决定辞去兆丰国际投信董事。

紧接着,他的大哥、联华联合液化石油气公司董事长周伟奇传出申请提前退休。联华联合液化石油气与中油等国营事业有业务往来。身为第一家庭的亲戚,外界解读他的申退动作与利益迴避有关。

船长的女儿,自小家境富裕,为何不愿再追求利益与权力?

权力不是毒蛇。周伟奇、周美青两兄妹,如此接近权力核心,却谨慎的保持距离。为什麽?

夫婿登上总统高位约一百天前,周美青刚历经一场伤痛。

二○○八年二月三日,冬雨绵绵的清早,在台北市第一殡仪馆的小型礼堂「慎终厅」,举行周美青父亲周兆溎的告别式。这是没有讣闻、谢绝奠仪的丧礼。这天,周美青正式告别九十一岁的父亲。她跪在灵堂前,以父亲对她的暱称「小青」,哀戚的宣读祭文,「从小,您就教我们不能趋炎附势。……」

遗照裡,周兆溎身着深蓝色海军服(传统的商船船长制服),右手握着白色船长大盘帽,左手靠着椅背,眼神坚定望向前方。

周美青,船长的女儿,这样的家庭背景形塑出她的性格。

时光倒回七十多年前的上海。操场上,成排的年轻人身着笔直水手服参加升旗,这段时期,十六、七岁的周兆溎进入了「上海吴淞商船学校」,成为早期中国以西方科学培养的海事专业人员。

这是民国二○年代初,中国进入抗日战争的年代。

「上海吴淞商船学校」,一九一一年由清末洋务运动大将盛宣怀所创,它是中国近代史的航海教育始祖,也孕育出中国首批船长。

在周兆溎同班同学沉绳一的家中,我们看到一张泛黄的老照片,四人一间的学生宿舍,桌上整齐乾淨,完全西式教育。

毕业后,周兆溎至轮船招商局服务。

轮船招商局在一八七二年由清末名臣李鸿章奏准成立,是中国最早的航运企业,除了经营长江等内河航线外,还积极开闢国外航线。周兆溎先在「N3其美型货轮」工作,该轮排水量约三千吨,当时是相当先进的货轮。

三十岁多左右,他就成为船长,因此在那个封闭的年代,已有机会进出国际,跨洋航行。但他长年不在家。民国三十八年大陆易帜,还在远洋跑船的周兆溎心急如焚,妻子乔鑫贞自己找门路,带着两名子女由上海逃至香港,周兆溎则将轮船直接开到香港,与家人会合。

三年后,周美青在香港出生,她是逃难岁月来的孩子。迟至民国四十二年间,周家才离港赴台。

当台湾还充斥着佃农的年代,很多孩子没鞋子穿、吃地瓜饭,但身为船长的女儿,周美青不同,家境富裕。民国四十年,船长的底薪是每月四百美元,奖金另计,而当时公务员月薪约仅新台币两百元,船长薪资超过公务员八十倍。她父亲只工作一个月,就抵得上别人工作六年半。

来台后,上海吴淞商船学校前后届同学,先后成立船长公会、领港公会、验船中心、海事检定社,几乎垄断台湾海事方面的相关行业。

在船长公会第六届理监事名单中,也可发现周兆溎的名字。随着航海业大萧条,周兆溎转换跑道,转到陆地,至中华海事检定社担任总检定师。

举凡海上发生人、货、船的意外,保险公司如何赔偿,都与检定师有关,是连接航运业与保险业的重要角色。

之后,周兆溎自行创业,成立「正中检定理算公司」。民国六十六年「布拉哥号」海难事件,中油价值约一亿元的燃料油翻覆,出险的中国产物保险,就是委託正中检定提出公证报告。

此外,周兆溎也担任其他民事赔偿桉件的公证人,收入颇丰。

因此,周美青小时候住的台北信义路居所,前面有大庭院。入学后,读的是被视为贵族学校的再兴小学、再兴初中,辜振甫长子辜启允、明星张艾嘉,都是周美青的同班同学。

父亲过世前,身为四个子女之一的周美青,单单她就继承台北两笔房地产。一般预估,周兆溎留下来的财富至少逾亿元,以「亿万富翁」形容他父亲,并不为过。

深受父亲的模塑:低调、纪律 以专业自居,不可趋炎附势成长于金钱不虞匮乏的周美青,却长年牛仔裤,几乎成为珠宝、名牌的绝缘体。即使有随扈也不假手他们,自己提重物;某家高档的服饰主动要帮她打点就职典礼造型,她也婉拒,这是她非常独特之处。

她的独特,遗传自有国际视野、有主见、不屑趋炎附势的船长父亲。在宁静的金门街一处公寓内,周兆溎的旧部属、八十多岁的老船长朱乾形容:「周船长是严肃的人、认真的人。」

九十多岁的老船长、前交大教授沉绳一回忆,周美青曾陪伴父亲参加船长公会聚会,相较于其他晚辈的热络嘴甜,这位女孩显得有礼但拘谨。他说:「周美青的严肃,与她爸爸有关。」

「她有爸爸的『船长性格』,自我很强。」

周兆溎旧识也提及,他颇为节省,不讲究穿着,也不爱交际。

我们从船长公会、上海吴淞商船学校的群体照,都很难发现周父身影。他似乎不热中团体活动。

周兆溎不但严肃,对孩子甚至是严厉,小孩不乖,他出手就打。

周兆溎的身高超过一百八十公分,且船长手劲很大,打小孩的情景,往往连老友都不忍心。

此外,周兆溎非常重视节庆祭祖,他遵守南京老家传统,在客厅桉桌铺上绣工精緻的红布,上置祭品与大红烛,除夕年夜饭前,周父领全家祭祖,进行跪拜之礼。

朱乾形容:「周船长信奉儒教,」儒家的三纲五常,周父经常对子女耳提面命。周兆溎一手模塑周氏家风,认真、节省、重纪律。在周家,不趋炎附势、靠专业致富的故事,不断被诉说着,它们深深的影响着周美青。

如果,父亲深化周美青自食其力的观念,母亲,则带给她独立、抗压性格。

周母乔鑫贞是典型的上海姑娘,性格活泼外向,善与交谈,正式场合时会穿花旗袍现身,有时还会拉着周美青姊姊穿母女装,惊豔四座。周兆溎对自己与别人都很严肃,唯独对太太温柔。朱乾转述周父的话说:「我什麽人都不怕,只怕我太太。」

这或许是出自亏欠。周美青幼时,父亲仍经常跑船,一出门就是一年半载,母亲必须身兼父职,一手打理大小事;心头还要挂着远方,担心海上传来噩耗。来自母亲的影响:独立、抗压,在类单亲家庭,体会母兼父职的辛酸同为船长的家属,沉绳一女儿道出年幼心中的恐惧:「那时候,新闻报导哪裡有风暴、哪裡发生船难,全家人心头都揪了起来。」

「小时候,见到邻居先生遇海难,邻居太太带小孩来家裡,边讲边哭,看到他们哭,我的心裡压力好大。」这种心情,周美青也曾走过。

成长在一个类单亲家庭,周美青一方面体会母亲的压力与辛苦,二方面对于偶尔回家、「遥远的父亲」虽感敬畏,心裡却产生一种模煳的认同,父亲,成为她内心最重要的「mentor」,父亲的理想,也变成自己理想性格的一部分。

就像一颗种子,她的价值观历经岁月洗鍊,留学、结婚、丈夫公职责任加重,周美青的自主性格,越发鲜明。

一九七七年,她在美国和马英九相恋结婚,马英九成为父亲之外,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马英九是台湾大学法律系毕业美国哈佛大学法学博士)来美七年间,周美青身心剧烈转变,由一个单纯的女孩,蜕变为一个母亲,同时见识到美国七○年代奔涌而出的各式解放思潮。(周美青 是政治大学法律系毕业美国伊利诺大学法律硕士)

尤其一九七九年那时台美断交,台湾海外留学生觉得被美国背叛,很担心台湾前途,在风雨飘摇的气氛裡,她和马英九思想快速启蒙。公众压力的淬鍊:深化强硬性格,身处政坛家庭,必须对权力克制。

从美国回台,周美青正式告别单纯的小家庭生活。她忙着适应各种变化,马家众姊妹的关心、公公婆婆的意见;马英九身为独子,她却生两个女儿,这些都是她压力的根源。而英俊的先生跃上萤幕成为万人迷,家中不断有女性打电话来骚扰,纷至沓来的挑战,冲击着她,也使她受挫。

一位和周家相熟的国外友人就说,马英九从政,对周美青来说,等于是没有了丈夫,「周美青进入马家,不能自由过自己想过的生活。通常这种情况,媳妇不是变得软弱传统,不然就是会强硬起来,周是后者。」

美国哈佛大学社会心理学博士卡萝•吉利根(Carol Gilligan)认为,女性自我意识发展和男性不同,女性先进入亲密期,才发展出自我意识,因为家庭经验让女性受挫,而在受挫经验中,女性逐步发展出不同以往的自我。

周美青也在嫁给马英九、进入另一个家族后,慢慢发展出属于她的自我。

心理学家王浩威指出:「周美青的生命力很强韧,她要变成自主的个体,一定会找东西来发展,她需要那种成就感,证明她的自主。」

她在中国国际商业银行的法务专业工作,这是她喜欢、有能力、而且可以做得很好的事。在心理上,更获得一种不依附他人的自主性,与来自专业的骄傲。

另方面,马英九当年在蒋经国身边工作,也加深周美青对权力的自我克制。

蒋经国是马英九第一个人生的老闆,蒋经国对属下严格要求公私分际,例如马英九从未私下去七海官邸找过蒋经国,直到蒋去世后,他才在蒋方良生日、过年时拜访她。他也自称,「从不拿 经国先生的秘书在外招摇。」这会犯蒋经国的大忌。

他也深知蒋经国不喜欢女眷干政,夫人蒋方良在蒋经国要求下,开始不对外谈话,不和朋友来往,也不和官太太们搅和搞小圈圈,放弃打麻将、高尔夫等娱乐,晚年镇日闭锁在七海官邸。

一位与马、周有多年交情的人士指出,如果马英九不规矩,他政治生命存活不到现在。

「因为,第一个,家教让他不会不规矩,第二个,如果他不规矩,蒋经国也会把他干掉。」

做为马英九妻子的周美青,不会不知道丈夫处境,「如果马英九对权力都有这样的距离,周美青离权力的距离只会更远。」这位友人指出。

家教、自我警惕,加上专业舞台,让她有能力面对权力的诱惑,保持冷静。

只是身为政治人物妻子,要远离的不只是权力,还有自己最亲密的丈夫。

牺牲家庭生活:十四年没全家出游 政治明星的妻子,比一般人更孤独随着马英九仕途得意,慢慢也影响了他和家人的相处。

马英九在《治国》一书裡提到,在他担任陆委会副主委任内,原本高高兴兴带着太太和女儿要看画展,结果在入口处遇到热情民众包围,周美青只好带着女儿进去。等她们看完画展时,马英九还在和民众签名照相。

马英九说:「从那一次起,我太太就认为不要跟我一起做一件事比较好,会为彼此带来很多不方便,以后我们就很少全家一起出门。」据马说,至少有十四年没有全家出游了。

全家少出门,周美青也逐渐限缩人际信任圈,避开麻烦的牵缠、请託。

她在银行从不在餐厅用餐,过去原本参加同学会,后来逐渐不参加,马英九任法务部长以来,也极少到吉林路周美青上班的银行大楼找她,遇到私事还打电话要周美青下楼,到外面谈。当年马唯中一甄选上台大,有人说閒话,马唯中立刻改唸哈佛……

周美青更从来不进马英九的办公室,台大哲学系教授林火旺、前台北市民政局长林正修等人都说,过去十年来,也只见过马嫂二次。而且都是选举期间政见辩论公开场合,「私底下完全没有见过面」。

马英九也不只一次强调:「她不会让人有任何机会来影响我。」

如果权力等于影响力、等于金钱,有人选择驾驭它们,有人则选择远离。周美青难得之处,是接近距离,却刻意避开。

但靠近权力却刻意保持距离,周美青可能比一般人更孤独。

马英九在市长任内常说:「一年吃了七百个便当。」家裡男人已捐出去了,她必须把自己变成男人,一如当年她妈妈一样。她彷彿重回她父亲与母亲的路。

在一次访谈中,周美青告诉记者,「官式的社交活动实在劳民伤财,对于主人、客人都如此。所以,除非必要,我情愿留在家裡陪小孩。」她表示,身为马英九的太太,最大的感触是「必须自立自强」。

至于马英九究竟何处吸引周美青?她回覆记者:「这个问题能不能省略?因为,实在想不出来。」

朋友都知道,马英九在家裡算是「可有可无」。这次总统竞选期间,周美青四处单身拜票,记者问她如何适应,没想到周美青略带豪气说:「我天天在家早就独当一面了。」

上一篇:金正日的身高据悉为165cm左右,专家对比金正恩和韩国总统文在寅的身高后指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