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bob体育要闻 > 这是其一星期产生的第三起凶杀案

这是其一星期产生的第三起凶杀案

时间:2020-04-17 05:20

5月14日凌晨,金宝公园又发现了一具男尸,这是这个星期发生的第三起凶杀案。和几天前分别在杏花湖边的树林和郊外的荷塘边发现的那两具男尸一样,都是腹腔被撕裂,五脏被掏空,污血遍及了敞开的腹部、前胸和下身。不同的是,眼前这具尸体的面部已经被撕得血肉模糊,脸上所有的器官全都看不清了。在额头下面,一只布满血丝的眼睛放射着惊恐异常的目光,凸起的疙瘩流着脓水,嘴唇溃烂得变了颜色,牙齿裸露在嘴唇外面,眼睛、鼻子、还有嘴巴,如同一摊碎乱粘稠的肉浆,完全混合在一起

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连续发生三起凶残怪异的杀人案件,不仅给市民带来了极度恐慌,同时也让刑侦科长胡可伤透了脑筋。他迅速来到现场,皱着眉头听取了下属的报告,便迫不及待地问道:尸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早上六点多钟。下属答道。

谁发现的?

在公园做清洁的一个老头。

人在哪里?

在医院。因为他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胡可没作声,快步走到尸体旁边。法医打开盖着尸体的床单,胡可朝尸体看了一眼,不禁打了个冷战;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尸体的腹部敞开着,像是被什么人活生生撕开的一般,黑糊糊的血窟窿里,空空如也,所有器官不知去向。

胡可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发现什么线索了吗?

没有目前还无法确定这里是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妈的。胡可随口骂了一句,然后转身向自己开来的车子走去,头也不回地说,告诉鉴定科,快些拿出鉴定报告。还有,仔细检查一下现场周围和尸体,看看还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说完,胡可上了车,回到警局向局长汇报。

下午,胡可的办公桌上,放着鉴定科送来的尸体鉴定报告??ldquo;死者年龄在四十岁至五十岁之间,面部有被重物击打或划伤的痕迹,腹腔被撕裂,五脏已无这具尸体的鉴定报告和原来两具尸体的几乎完全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具尸体的面部与那两具不同。那两具尸体的眼睛里有种惧怕的神色。好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来到他们面前一般,他们致死的原因一半是被人撕裂了腹腔,一半是因为恐惧而死。也就是说,在被人撕裂腹腔之前,已经被吓死了。

胡可的心中隐隐产生了一种恐惧的预感,彷佛那几具腹中被掏空的尸体透露着某种诡异和蹊跷

金宝公园的现场勘查汇报,也没有什么线索。胡可站起来只身一人又来到金宝公园发现尸体的现场。

现场在一座假山和人工湖之间。由于不是星期天,游园的人较少,现场没有遭

到破坏。胡可在现场附近仔细检查起来,没有什么可疑的痕迹,转身刚要离开现场,假山边上一个奇怪的脚印吸引了胡可的目光。

胡可走上前去仔细观察,从脚印的大小形状来看,像是一种动物的蹄印。奇怪,城里哪来的动物?狗?不像,蹄印的痕迹比狗的大得多。胡可拿起电话告诉科里的同志,让他们立即和鉴定科的人一起过来,带着摄像机。

不大的工夫,邢侦科和鉴定科的人来了,大家围着那个奇怪的脚印分析起来。没等出来结果,在医院守护那个老头的值班警察打来电话,说老头醒了。胡可马上驱车赶到医院。

老头看着胡可,有些惊恐地断断续续地讲了发现案情的经过:今天早晨,他如同往日一样,早早来到公园打扫卫生,走到假山附近时,看到一位男土正在那里打太极拳。老头知道,这个人几乎天天早晨都来这里锻炼身体。老头和他点了点头,去公园的小屋取自己打扫卫生的工具。老头在小屋里整理自己的工具时,所到假山那里发出一声长长的痛苦的叫声。开始,还以为有人在练嗓子,没有在意,等到从小屋里出来,看到假山那里有个形状古怪的黑乎乎的东西在快速地翻越假山,当时老头没在意,继续往假山那里走,走到假山边上时,发现了那具尸体。老头大叫一声,当即吓昏过去。

胡可想了想,问老头:死的是不是那个打太极拳的人?老头点了点头。接着,老头又昏迷过去,开始颠三倒四地说着胡话:太可怕了太可怕了胡可看他受刺激太深,就没有继续问下去。他告诉科里的人,留下一个在这里值班,等他清醒了,再问他几个问题。

第二天一早,市公安局又接到报警,在老城墙脚下又发现了一具男尸,年龄也在四五十岁左右,也是一个晨练者。

胡可带着一班人马赶到那里。死亡情况和昨天的那具男尸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这具男尸的脸没有被划花,眼睛里有明显受过惊吓的迹象。

由于这次发现的早,在尸体附近有大量的水印痕迹,从这些水印可以明显看出是一种动物的蹄印,大概这个动物是从护城河里出来的。胡可马上和动物学家联系,请他们过来帮忙鉴定一下是什么动物?同时,安排人员录像,制作脚印模型。

BOB电竞官网,动物专家很快过来了,他们仔细观察了动物蹄印的形状,然后面面相觑地对望起来,难以置信地告诉胡可:像是老虎的蹄印。胡可惊道:老虎?动物专家肯定地说:是,老虎。

这里怎么会有老虎?真见鬼!胡可摇摇脑袋,这些只能在小说中才能看到的事情怎能出现在现实生活之中?

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毕,胡可又去了医院。先让值班警察出去吃饭,然后一个人询问那位老者。这次,老头清醒了不少,说话也不再颠三倒四。他看到胡可马上说:我想起来了,我看到那只老虎的时候,那老虎正好也回头看我,它的眼睛好吓人,好吓人老头喘息着说着,大概说得有些激动,头抬了起来,正好对着房间的窗户,老头啊的一声,伸出手指着窗外,胡可顺着老头的手势看去,看到一个黑影闪了过去。胡可马上拔出手枪,从医院走廊跑到外面。奇怪的是窗户外面什么也没有。胡可仔细检查了一遍,在窗户下面也有几个老虎的蹄印,还有几滴血迹。胡可立刻打电话告诉科里的同志,带着摄像机快速赶到这里。接着,胡可又和医院保卫科联系,请他们保护窗外的现场,等一切安排完毕,胡可重新回到医院房间时,坏了,那位躺在病床上的老者也死了,腹腔处同样被掏空,内脏都没有了。血迹顺着病床流到了窗户的墙上,有几滴还在从窗口那里往下滴。奇怪的是刚才还关着的窗户现在敞开了。胡可走到窗户前面,顺着敞开的窗户望去,远远地见一头猪正在快速逃跑,等胡可追出去,早已没了猪的影子。

难道凶手是那头猪?可是猪怎么会留下老虎蹄印?杀人后它又是怎么出房间的?难道从窗户跳出去的,胡可看看离房间地面半人多高的窗户,一连串的疑问充斥在脑海。刑侦科的人来了,和医院保卫科的人一起,仔细搜索了附近地区,血迹滴了没多远就没有了,脚印也没有了。窗户那里倒是有了一点收获,几根动物的毛掉在那里。

连续一个星期死了五个人,其中一个还是在警察眼皮底下被杀的,而且被杀情况之残忍,是所有公安人员见所未见的。关键是现场除了有几个动物蹄印之外,没有留下任何作案线索,对于那些死去的人有着太多的疑问和疑点。难道真是那头猪作案?莫名其妙的地方太多。

市里召开联席会议,?芯勘臼辛腥吮簧钡奈侍猓⒊闪⒘俗ò缸椋杉父霾棵殴餐槌桑泄簿志咛逯葱校ソ羝瓢浮M保宋榷ㄈ诵模苍诒ㄖ胶偷缡由戏⒘饲榭鏊得鳎嵝迅魑皇忻瘢谡舛问奔渥詈貌灰桓鋈巳テУ厍S绕涫翘嵝涯切┏苛氛撸诔苛肥本×坎灰饺松俚牡胤健?/p>

不知道是市民听从了市里的劝告后没有人单独外出,还是那位杀人犯暂时停止了行动,这段时间内显得格外平静,这种平静反而让人感到压抑。

公安局和专案组没有丝毫松懈;继续查找着所有可供破案的线索,查来查去,毫无头绪。

就在案件破获陷入僵局时,胡可在检查110的记录时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110曾接到过本市一个动物研究所的电话,说是他们那里有一头猪丢了,麻烦警察帮助查找。胡可正在看这条记录的同时,接到了研究所的电话。胡可潜意识中有着一种预感,马上驱车去了研究所。

到研究所后,听那里的科研人员介绍了情况,他们在做一个实验时,为一头猪进行了基因改造,由于改造时的失误,接错了几个地方,本想等过几天再重新做一次,没想到,这头被改造基因的猪跑了,研究所到处派人寻找都没有找到,曾给110去过电话,可到如今也没见到那头猪。直到接到市里的情况通报,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了解完情况,胡可又问了几个问题,然后提出请研究所的专家配合一下,和专案组一起,共同参与案件的调查。又过了两天,案子还是没有一点线索。那只失踪的猪也没有找到。研究所那位给猪做基因改造手术的专家提了一个建议,用他们研究所特制的一种饲料可把那头猪引出来。不过,专家说,如果真是那头猪杀了人的话,会有危险的。经过仔细商量,专案组同意了这个建议。

饲料和人员都安排好了,还是在老城根那里,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是在凌晨。为了保证安全,局里给所有参加行动的人配备了防弹衣,并严密封锁了那个地区,以免有人围观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上一篇:丽丽来到了人工流产中看欢悦,小编姑外祖母的遗闻 下一篇:林深觉得这枚古币是他的福星,顺着路上一排堵得水泄不通的车子一直往前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