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bob体育要闻 > 小A说自己之所以能上大学是自己争取来的,学校只好把这个封了4年多的寝室重新打开

小A说自己之所以能上大学是自己争取来的,学校只好把这个封了4年多的寝室重新打开

时间:2020-04-17 05:19

我以前是个胆子很大的女生,但是经历了那件事后就变了。

图片 1

这次我要说的是个真实的故事。胆子小的最好不要看。

贫穷不可怕,贫穷的思维才可怕

我所在的中学处于郊区,由于学校是封闭式管理,所以我们必须要住在学校,那时侯我们一个寝室要住8个人,但是一些寝室不一定能够住满,就象我们寝室,一共只有5个人。

        上大学时,同寝室中被分来一位整日把“穷”挂在嘴边的女孩小A,而她口中的“穷”也成了她犯了错误推卸责任或者不愿意承担责任时的挡箭牌。

刚被分到411寝室的时候大家都很不开心,因为411以前出现过集体服毒自杀的事,后来学校把411封了起来,直到我们这界扩大招生,学校只好把这个封了4年多的寝室重新打开。据说过去4年了,集体服毒事件都没有查出个蛛丝马迹,因为当时寝室里除了用血涂满了叹号,什么线索都没有留下,学校为了息事宁人,只好对外宣称学生心理素质差,由于心理压力大,集体服毒自杀。

        她出生在我国偏远地区的农村,上面有五个姐姐。由于超生,她的家里被罚得没剩下一亩地,多年来父母一直靠打零工维持基本的生活。为了缓解家里的生活压力,五位姐姐在完成九年义务教育后不久,都选择了嫁人。

我和同寝室的张月关系最为要好,平时无话不谈,她胆子也大的出奇,那时侯我们都说,也许我们住进411就可以查出悬了4年的案子,备不住能获个好市民奖也不一定呢。

        小A说自己之所以能上大学是自己争取来的,父母本来没有钱供她上大学的,她绝食了两天才换得了父母的心软,而她上大学的钱是家里借来的,所以她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好好学习,将来找份好工作,回报父母。

记得那是个周六,同寝的女生都回家了,由于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所以我和月没有回去,准备呆在寝室复习,可能是由于住的久了,没有什么怪异的事情发生,所以我和月都忘记那件事了,如果我们当时胆子小一点的话,也不会大意到俩个人住在寝室里,也就不会改变我的现在了。

        听到这里,同寝室的同学都深受感动,决心要互帮互助,彼此间要像亲人一样相处。于是,相互帮忙打热水、上课帮着占座、有了美食相互分享便成了我们室友间经常上演的温馨画面。

月月,这次考试你有把握全过吗?

        可能是被分享美食的次数多了吧,小A也决定请大家吃些水果,她按寝室人数买了等量的李子,并发给大家。本来这并不算什么大事,只是她发给大家李子时嘴里振振有词的话,却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与荒谬可笑。比如,她发给寝室一个家境比较好的女孩李子时,讲到“你家里条件比较好,还比我大两个月,吃过的好吃的肯定比我多很多,所以这个小的还有些烂的李子给你吃”。

开什么玩笑?我能全过也不至于现在不回家跟你这个丫头同处一室,虽说我胆子不小,但是怎么也不否认这屋子曾经有过7具死尸啊!

         随后的学习生活中,小A又先后数次把自己身世的不如意作为借口为自己开脱责任或者谋取利益。记得有一次,她把一杯热水放在寝室窗台边上想凉凉再喝,但不知道怎么回事,杯子掉下了窗台(我们寝室在4楼),热水烫伤了楼下一位经过的校友。小A吓得没敢认领自己的杯子,躲在寝室一天没有出门。事后,小A找借口说,因为自己家穷,没有能力负责那位被热水烫伤的同学,所以没敢承认自己的过失。

你个猪头,少说两句能死啊,大晚上你的你乱讲什么啊!月无意的一句话引起了我两的恐惧,就像她说的,我们胆子再大,也不可否认发生过命案啊。

        既然生活中小A因为贫穷没有承担起自己应负的责任,那么学习中总该因此而更加努力了吧?是否努力暂且不表,但小A直到大学毕业都没有考取英语四级证书,而她每次考试失败后,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因为家里穷,从小学习英语的底子不好,所以英语四级考试没有通过”……

没事啦,有我们两个人在,不怕不怕!月说着跑到我的床上来,我们两个睡一张床。

        多年后,我与小A在北方的一座城市相遇了,此时的她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生活还算美满。不经意间,我问起了她父母的境况,年过六旬的老人竟还在城市的某个工地搬砖挣钱!“为什么没有帮助下自己的父母呢?”我忍不住问道。很快,小A就脱口而出:“因为我结婚了啊,有了自己的家庭,怎么可能随意去帮助自己的娘家呢?”听到她的话,我惊呆了,后面又聊了什么,已经不记得了。

我们两个早早的就睡了,希望能像平时一样,一觉睡到天大亮。

        分开前,我们互加了电话号码,但在我走过街角后,默默把她的电话号码删除了。朋友,贫穷确实不是你的错,但以此为由,推卸责任,还如此理直气壮,就是你的不对了,望你能早日成熟起来,承担起本该承担的责任。不然在亲情、友情都出现裂痕的时候,你又能剩下什么呢?

大家把板蓝根喝了,我妈是医生,说这段时间流行感冒很厉害,叫我从家里拿些药给大家预防一下。我迷糊中听到一个陌生女孩的声音。

        在这个世界上,有人生而富有,有人生而贫穷,因此,贫穷绝不是一个人的错。小A家境贫穷有目共睹,令人同情,但她不该利用自己的贫穷,一次又一次地推卸本属于自己的责任。这绝不仅仅是因为贫穷,而是一种极端自私自利的表现。若不知悔改,她人生的悲哀,又怎一个“贫穷”了之!

是吗?可是板蓝根好难喝的,我还是不要喝了另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图片 2

喝吧喝吧,再难喝也比毒药好哦!~

真的好难喝

我觉得好奇怪,同寝室的几个女生不是出了我和月外都回家了吗?怎么还有别的女孩子的声音?我睁开慢慢的睁开眼睛,天啊!几个穿着厚厚衣服的女孩子围在窗前的桌子边上聊天!怎么可能??现在是夏天,天气热的即使穿一件睡衣都汗流浃背,更何况,我睡前不是把门锁好了吗?

而且这屋子里的布置也不是这样的

一个穿红衣服的漂亮女孩拿着一盒板蓝根,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对面的长头发女孩,我甚至可以听到她发出的笑声

啊----好难受!怎么会这样---先是长头发女孩发出凄惨的叫声!接着一个屋子里的女孩都大声呻吟起来,我拼命控制着自己不叫出声来,我隐隐约约知道了点什么,但是我真的想这只是个噩梦,等我醒了,什么都和原来一样了,我想握住月的手,但是天啊,月呢??她不是刚挤过来说和我睡的吗?她去哪了?

我不由得吸了一口凉气,这时候,那红衣女孩向我望来!我赶紧闭上眼睛!当我偷偷睁开眼睛时发现她就贴在我脸前,我大叫一声往后滚了过去,我清楚的看到她的七窍中流出血来!!天啊!我真的希望我马上就死去,我也变成鬼,这样我就不会害怕她了。

你怎么会看的到我??红衣女孩问我,她发出尖尖的笑声,阴森的绿光笼罩这她流血的脸!

我我不知道你是谁?

我是谁?哈哈哈---我是你学姐,你没听说过这屋里有7个人集体服毒的吗?

虽然我已想到可能是碰到鬼了,可是从她流血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我还是觉得我身上的每一颗汗毛都站了起来

你不用害怕,我是不会害你的,哎,四年了,整整四年了,每年的今天我们都会集体服毒一次,前两年我看着她痛苦的样子我就开心的不得了,她活该!!!她怎么能把他从我身边抢走!

你说的‘她’是谁我觉得她好象真的不会伤害我,大着胆子问她。

红衣女孩楞了一下,随即我看到她眼里流出红红的泪水,就叫那是泪水吧!她她望向那个长头发女孩,长发女孩嘴里已经吐出好多白沫,时不时的身体抽搐一下,她,就是她,我最好的朋友啊!你说,她能这么做吗?她知道,我和小豪的关系,她怎么能

我看的出她很激动,我试着平抚她的心情,你慢慢说,让我听明白点。我现在已经不怎么害怕了,因为我看到她痛苦万分的脸还有她红色的泪!

红衣女孩说:我叫张枫,那个长发女孩是我最好的朋友,她叫李芳芳,小豪是我青梅竹马的邻居,我和芳芳情同姐妹,自然他们也就认识了。我和小豪认识十多年了,从小学到初中,直到进了高中,我们两个才真正在一起,我为了他付出了所有东西,该付出的和不该付出的!可是他却又和芳芳在一起!!我恨他们!!我不忍心杀了小豪,我能杀了她们!!!哈哈哈----张枫疯狂的大笑起来,她的脸扭曲着,吓的我不敢看她,

你喝过板蓝根了吗?突然她不笑了,盯着我问,她手里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杯子,直觉告诉我这杯子里的板蓝根一定有问题,我喝过了,不是刚喝过吗?

你喝了??太好了,你们都喝了,那我也要喝了吧。我不知道怎么的猛的把她的杯子打翻,那板蓝根冲的水散了我一床,你再干什么?你喝了又怎么样?你们都已经死了!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对着张枫喊了起来,就算你要毒死芳芳,那你同寝室的人为什么要一起拉下水?她们有什么错?

我我怕她不喝,再说!她们也有错,她们知道芳芳和小豪在一起却不告诉我!!

你这么做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芳芳的父母?还有这些无辜的人的父母呢?

爸爸妈妈?我我对不起他们啊!!她突然哭了起来我不该把放了鼠药的板蓝根给芳芳喝,不该给她们喝啊!我好后悔,可是晚了,一切都晚了啊!

你喝板蓝根吗??你喝不喝??她们都喝了,你也要喝!!你也要死,你不该看到我们的!!

她拿着杯子往我嘴里放,我不是把杯子打撒了吗?怎么又满了?

小枫---不要!是我对不起你,不关别人的事啊,我欠你的由我来还,你不该害死这么多人啊!

芳芳?我

我几乎就喝下那有毒的板蓝根了,要不是芳芳,我恐怕

是我对不起你,饶了不相干的人吧!

不!是我对不起你啊!我怎么都不该害死你们,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能害死我自己的好朋友啊

算了,我们走吧,你吓坏学妹了,希望她明天醒了后就忘记这一切了!

灵儿,该起了!

我这是在哪?我不敢睁开眼睛,我怕又看到那张七窍流血的脸!

当然是在寝室啦,都早上9点了,该看书了!是月的声音!

天啊!月月,你昨天夜里跑哪去了?你看到什么了吗?我坐起来拉着她的手,似乎又怕她不见了。

当然是在寝室了,我能去哪?你做噩梦了?

也许是我做噩梦了吧

天啊,你--你尿床了??月指着我的床,真的是湿了,我猛的想起昨天夜里我弄洒的板蓝根

你喝过板蓝根了吗?张枫的声音似乎又响在了我的耳边

上一篇:从此人间也就再没有了火 下一篇:BOB电竞官网告诉姐姐我的父亲被鬼附身,家里人详细询问他才知道老王真的遇到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