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编辑推荐 > 秀姑从小就会绣花,珍秀还坐在刺绣车间为《毛主席去安源》配云彩

秀姑从小就会绣花,珍秀还坐在刺绣车间为《毛主席去安源》配云彩

时间:2020-04-17 05:21

珍秀怀上个仔时,几乎没什么妊娠反应,肚子也不是很明显,都七个月了,看上去只是微微隆起,当时正是刺绣厂要突击完成一项重大政治任务的关键时刻,直到分娩时刻来临时,珍秀还坐在刺绣车间为《毛主席去安源》配云彩,肚子一阵绞痛,哇的一声,一个不足月的男婴就诞生在毛主席脚下。

秀姑是个活泼可爱的农村姑娘,她有一个大她五岁的哥哥。这个哥哥患有癫痫病,发起病来浑身抽搐,不醒人事。严重时尿屎都不知,常常不是弄脏衣服就是弄脏被褥。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母为了给儿子治病,花光了大半辈子的积蓄,还欠了一屁股债,家庭生活越来越困难。
  村里的人都被打工潮卷走了,秀姑也想出去打工赚钱养家,但她舍不得离开年迈的父母和生病的哥哥。她想在附近的小县城里找份工作,于是秀姑就穿着粗布衣,骑着家里唯一的“宝贝”――那辆破旧的自行车,揣着爸爸捡废品、妈妈卖鸡蛋凑起来的一百多块钱,来到了小县城。
  城里的一切对她而言都是那么地新奇。
  高大的楼房,宽敞的马路,热闹的街道,满目玲琅的商品,还有那女孩血红的嘴唇,细细的高跟鞋……看得她头晕目眩。她骑累了,就在一家十字绣的店面门前休息。她发现店里挂着的十字绣非常漂亮,就不知不觉地走进店里,见店里有两个女人在绣龙凤呈祥。秀姑从小就会绣花,于是她就凑过去认真仔细地观看,还不时地插一句嘴。女店主十分惊奇地看着她,并问她会不会刺绣。她使劲地点头,于是女店主就让她试试。她接过刺绣,
  瞧一下图案的走势,就飞针走线地绣起来了。
  女店主见她人生得眉清目秀的,刺绣又是如此的轻车熟路,绣得又快又好,心中甚喜,就留她在店里。晚上她没地方去,就拉个钢丝床睡在店里看店。她看遍了店里所有的十字绣的珍品,也学了不少刺绣知识,并能举一反三,灵活运用。从她手上绣出来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蓝天白云……不但非常漂亮,而且具有灵性,与真物没有两样,吸引了很多顾客。她的工资是计件工资,多劳多得,她开始一点一点地挣着钱。
  过了半年多,她哥的病越发厉害,爸妈又年老体弱,实在没办法,于是她腼腆地跟女老板说明了自己的难处。女老板很理解地点点头,叹口气说:“这样的好手艺不做,真是太可惜了。”
  “唉……对不起,我实在没有办法呀!”
  “要不然这样吧,你把我店里的十字绣的活领回家做,绣好了送过来。这样你既可以赚到钱,又可照顾到你的家人。”
  “这太好了,谢谢你!”
  秀姑回到家里拼命地干活,白天她要帮助父母干农活、做家务、照顾哥哥,晚上她就一头栽进小房间里刺绣。她起五更、睡半夜、节衣缩食,但她很快乐!因为她有一个远大的理想,就是多赚钱,多聚钱为哥找全国最有名的专家,把哥的病治好,让父母安心、开心!
  秋天,杨树叶子黄了,挂在树上,好像一朵朵黄色的小花;飘落在空中,像一只只黄色的蝴蝶;然后落在水里,变成了一片片的、小小的扁舟,随波逐流,后来慢慢地、慢慢地沉到了水里。
  就是在这年的秋季,忽然有一天,秀姑的父亲生病了。秀姑带父亲去县城医院检查,一通CT、B超、核磁共振、抽血、尿检之后。医生悄悄地告诉她,父亲是食道癌中晚期,需住院治疗。秀姑泪水往肚里流,跟父亲说,没事,胃溃疡,住几天院就好了。父亲信了,母亲在家照顾哥哥,不能来服侍。秀姑整天待在医院里,她一边陪着父亲,一边做刺锈活。
  医院里护士每天都送催款单,她父亲不识字,狐疑地问:“乖乖,得要多少钱呀?”秀姑一笑,说:“就几十块钱。”她叫父亲就安下心来住院治病。
  秀姑父亲在医院里一住就是半年,在这半年间,秀姑不知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她既要担心父亲的病,也要拼命地刺绣。父亲不但用光了秀姑所有刺绣积存的工钱,而且还欠了一大笔债“走了”。
  父亲“走”后,她的担子更重,生活更苦,更难。母亲年老多病,哥哥要照顾,田里的庄稼要管理……她常常起五更,睡半夜,累死累活。周围的张三李四,一些好心人常常来帮助她,地方政府也时常接济她,但这些毕竟是杯水车薪呀!
  秀姑对老天爷给她安排的命运,从不抱怨,因为她相信这世界是美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做人就要踏实,做事就要做好”这是秀姑经常讲的一句话。就是这句话,在秀姑的生活里迎来了转机。
  话还得从秀姑爸住院说起,有个外地做生意的黄老板,与秀姑爸住在同一个病房。黄老板个子不高,皮肤黑黑的,他有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偶尔憨憨的微笑,像是一阵春风,顿时会吹散了心中所有的不快。他不仅对秀姑的刺锈爱不释手,而对这小姑娘的为人处事更是赞不绝口。黄老板知道秀姑的家庭困难,几次捐钱给秀姑,都被秀姑婉言谢绝了。
  俗话说得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黄老板出院之后,思前想后来到秀姑家,对秀姑说:“秀姑呀,我想帮你办个家庭小作坊。这样你既可以照顾到你哥,你妈,也可以解决经济困难。”
  “那真是多谢黄老板了!”秀姑很高兴。
  “我负责帮你购货、销售;你负责生产就行了。”
  “那太好了!”
  说干就干,秀姑把自家的几间旧房子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添了几张桌凳和一些刺绣用具,招了几名刺绣工,很快家庭刺绣作坊就开业了。
  刺绣是中国优秀的民族传统之一,与养蚕,剿丝是分不开的,所以刺绣又叫做丝绣。上海的“露香园顾绣”最有名,特别是顾氏家族刺绣世袭相传,声誉名扬大江南北。秀姑早就想拜师学艺,就是苦于没有门路。她特别想了解被誉为中国四大名绣的苏州的苏绣、湖南的湘绣、四川的镯绣、广东的粤绣。秀姑肚里的“蛔虫”当然躲不过黄老板“慧眼”。
  这天晚上,黄老板给秀姑送来了一套刺绣书籍。黄老板说:“发展到今天的刺绣艺术品,工艺精细复杂。你目前刺绣水平,还不适应市场需求。”
  “是的,我也好想学习深造,可是……”
  “等你的刺绣小作坊步入正轨,我会带你走出去参观学习的。”
  “嗯,苏州刺绣很有名喽!”
  “是的,双面绣(猫),是苏绣的代表作品之一。绣工把一根头发粗细的绣线分成若干绣头,把多则上万个线头藏得无影无踪。无论是从正面还是反面都可以看倒小猫调皮活泼的神态。
  绣猫最难的是一对猫眼睛,绣工们要用二十多种丝线才能把小猫的眼睛绣得炯炯有神,栩栩如生。”
  “哈哈,黄老板也懂刺绣呀!”
  “学呗,做一行,学一行,懂一行。”
  “不愧是老板!”绣姑翘起大拇指:“讲起刺绣来头头是道的,精得很!”
  “现在刺绣市场需要的就是精!想占有市场必须做出精品……”
  这天晚上,他们聊得很多,聊得很开心。第一批刺绣很快就完成了,验货的那天,秀姑非常激动,她认真查看每件刺绣作品,哪怕有一丁点的瑕疵,都不让出门,全留在家里做“老姑娘”。
  春天来了,阳光普照着大地,悠悠的小草,艳艳的小花,树上的枝头抽出新芽……满眼是春的气息。就是在这让人惬意、让人陶醉、让人激动的季节里,黄老板一下子接回了50万元的订单。秀姑又急又喜,急的是:作坊太小,人手太少,交货时间紧迫。喜的是:50万的订单,对于她这个家庭作坊来说,是个大数目,也是一次挑战,一次机遇……
  秀姑为了能紧紧抓住这次机遇,她几次到镇政府争取领导的帮助支持。镇妇联主任王英是个热心人,她得知秀姑情况后,主动上门,现场办公,
  帮助秀姑解决眼前的困难。王主任首先帮助秀姑贷款10万,并为秀姑招来20多名绣工。秀姑很快就在自家屋后的空地上搭起了简易厂房。成立了“秀姑刺绣有限公司”。
  从那天起,秀姑以坚强的毅力,奋斗的姿态,把一个家庭小作坊,发展成全镇有名的企业,演绎了精彩的人生。
  随着刺绣厂不断发展壮大,秀姑的名气也越传越远。这时候,十里八乡的人都慕名而来拜师学艺。秀姑是来者不拒,她笑嘻嘻地说:“一个人富不算富,要大家好才是真的好嘞!”传一项技术,富一方百姓也是秀姑的一厢情愿。在这些拜师学艺的人中,不光是大姑娘、小媳妇,居然还有小伙子!小伙子来学刺绣?居何心?哈哈,他来拜师是有他的意思,有他的心思的。
  这个小伙子名叫邢市然,是一位爱说爱笑的帅小伙子。他圆胖的脸蛋,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特别是那张大嘴巴,笑起来嘴角微微上翘,说起话来非常响亮。他脑筋活络,心灵手巧,一看便懂,一学就会。很快他的刺绣技术,就可以与秀姑并驾齐驱了。小伙子很勤快,又会献殷勤,总想讨得“师傅”秀姑的喜欢。
  自从邢市然来拜师,秀姑对他就刮目相看,不说帅气,单说他的为人做事,知道的人都赞不绝口。一天晚上下班后,邢市然跑到秀姑的办公室,冲着秀姑甜甜的一笑,把手上拎着的小布包往办公桌子上一放,扭头就走。
  “这是什么呀?”秀姑有点奇怪,自言自语地说:“是啥宝贝哈!”
  秀姑从小布包里拿出一只十分精致的包装合。打开合子一看,里面是一对漂亮的鸳鸯枕套,绣在枕套上的鸳鸯出神入化,动感逼真!特别是鸳鸯湖里,近看全是“缘”字,远望就是六月里的荷花,红绿分明。
  在鸳鸯枕套背面还绣有一首小诗:
  《绣缘》
  一针一线
  把我的心
  融进无声的诗行
  千针万线
  把你的人
  绣进了我的心房
  飞针走线
  舞出一对
  恩恩爱爱的鸳鸯
  针针线线
  都有故事
  天上的织女牛郎
  …………
  秀姑读着读着,眼眶湿润了。这位26岁的大姑娘,此时的心,像只小兔子,砰砰地乱跳。以前也来过几个相亲的小伙子,一提到老妈、病哥,马上就打退堂鼓,这个邢市然会不会也这样?秀姑真的吃不准!
  一连过了几天,秀姑什么话也没有说。又过了几天,秀姑送给邢市然一幅刺锈,这幅刺绣一尺见方,粗看近处是一对头靠头的恩爱鸳鸯,细看远处还有两只若隐若现的羽毛蓬松的鸳鸯。只有绣图,没有一字表述。
  这幅绣图想表达的啥意思?邢市然心里当然清楚。很快,邢市然就做出决定,向秀姑表白:“我爱你!也爱你妈你哥……”
  没过几天,邢市然和秀姑带着哥哥,乘坐火车到北京治病去了。

四十五岁的梁祖鸣已经是三个女仔的爸爸了,这回总算盼来个儿子,激动得跪在毛主席像前直磕头。

取名字时,珍秀说,儿子生于农历六月十九,那天正好是观音菩萨成道日,取名就叫普生吧。

卡车司机梁祖鸣一把捂住老婆的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敢提这些封资修的东西儿子生于八月五号,全世界人民都在庆祝是毛主席发表《炮打司令部》仔个名字就叫——进攻,男仔嘛,名字就是要够威。

男仔梁进攻没有如他父亲所愿长成一个够威够猛的大男人,这小子生性腼腆,说话细声细气,还爱脸红也不爱舞刀弄枪,更不敢爬树抓鸟说他斯文吧,读书也不怎么样,成绩永远在中偏低的红线上下徘徊。

他最钟意的事情居然是看妈妈绣花。

梁进攻念到高中时,中国已经恢复了高考制度,小子每天放学回家,就把自己反锁在房间里用功,梁祖鸣见状,当时三代老粗家要出状元了,烧香感谢列祖列宗。不料有一天,儿子门没锁好,老爸不小心闯进去一看,这小子哪里是在书本上用功啊

老梁扶着墙壁,定了半天神才没让自己晕倒在地。

他看见男仔梁进攻在一针一线的绣花。

高考落榜,毫无悬念。

会绣花也算一门手艺,正好珍秀也到饿狼退休年龄,梁进攻顶替母亲进了刺绣厂。

作为是厂里里唯一的男工,梁进攻的绣工技艺却远远高于女工,连续几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老梁夫妻并不引以为荣,随着儿子年龄增长,老两口更操心的是儿子的性取向——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身居百花从中,居然从来不多看一眼女仔。

皇天先祖啊老梁内心哭喊,咱老梁家要断梁了,呢个衰仔不钟意女人啊

正当老两口即将绝望的时候,儿子床头一张照片又给他们带来新的希望。

一张女人的照片。黑发浓似乌云,面庞白如冰雪,明眸皓齿,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令老梁看得都心动。

夫妻俩捧着照片乐了,不过,没乐多久,老太太先发现异样。

这女仔眼熟这不是文革前著名的粤剧女旦陈晶晶吗?

老梁戴上老花镜一看,还真是。

明年要举办全国工艺美术展,我接到任务要创作一幅作品参展,我想以粤剧为题材,陈晶晶老师的代表作《芙蓉仙子》剧情最适合

梁进攻给父母解释说。

不过,我现在有困难总把握不住陈老师的表情要是能见到她就好了。

不可能了,她已经在文革时被害死了。老梁感叹说,红颜薄命啊

不过,你可以到她老家访问一下她的亲人啊。她是佛山人,又不远。妈妈建议说。做了一辈子绣工,珍秀希望儿子能在这个行业里出出风采。

名伶陈晶晶死得很惨,死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佛山市灯光球场万人批斗会上,她头发被剃光,四肢被打断

时隔多年,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陈晶晶,她的家人也从佛山消失了。

幸运的是,梁进攻找到了当年为陈晶晶剃光头的师傅。

剃头师傅当初也是被红卫兵逼迫干的那件事,事后,老人的心一直被良心折磨,当梁进攻把自己创作愿望告诉老人后,老人将珍藏了二十多年的一袋头发送给了梁进攻。

拿到一代名旦的头发,梁进攻决定改变创作主题,不再绣《芙蓉仙子》剧情,而是改绣陈晶晶本人的肖像,材料,就是这名伶本人的头发。

发绣,是一种特殊的工艺美术品,以人发为线,以钩针作画笔。一幅发绣要经过三十六道艺术流程,七十二种针法。

梁进攻怀着对艺术家的崇敬之情,冒酷暑战高温,全身心地投入到作品绣制之中。

历经十一个月的辛劳,发绣《一代名伶》诞生,当年在全国工艺美展上打动了全体评委,毫无争议的获得了一等奖。

儿子的荣誉让老梁夫妻骄傲,但儿子太专注与绣花更让老人着急,转眼又是三年过去了,梁进攻依然没有一丝一毫想结婚的迹象,托人介绍的姑娘不计其数,梁进攻几乎从没认真看过那些女仔一眼。

那帧获奖作品,也一直珍藏在梁进攻身边,刺绣厂改制时,他要求以这幅作品作为自己买断工龄的代价,后来,有人不断出天价收购,他也从没动心。

1995年梁进攻已经成为工艺美术行业小有名气的青年艺术家,为了提高技艺,他远赴巴黎学习美术,希望把西洋美术的特点结合进东方刺绣工艺中。

就在塞纳河边,梁进攻见到了他父母亲一直希望他遇见的人。

一个女人。

那天,巴黎有雪。南国长大的梁进攻格外兴奋,他独自跑到塞纳河边,踏雪寻风。

就在米拉波桥畔,梁进攻见到了淼淼。

一袭黑衣,寂静的站立在纷纷飘雪中,黑发浓似乌云,面庞白如冰雪,恬静的脸庞上风也吹不起一丝褶皱,若不是长袍猎猎响动,真把她当作一尊雕塑。

那一刻,一个女人,一个东方女人,在西方的雪岸上,摄走了男人梁进攻的七魂六魄。

那女人看不见梁进攻的失态。事实上,她什么也没看见,雪花、河流,米拉波桥,桥边的傻傻的东方男人。

请问,你是中国人吗?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开场白,刷新了两个人的命运。

系,我系。

而且,还是广东人!

女人注意到梁进攻的时候,男人已经兴奋到了极点,尽管在女人转过脸的一霎,他才发现——对方是个盲人。

那又怎么样?零下七度的塞纳河畔,梁进攻内心涌出一股奇异的暖流,这股暖流似乎已经在他体内蕴集了三十年,只要有一星半点火花就能点燃。

那一瞬,他相信,这火种就藏在这个盲人的心中。

盲人看不见色彩,却也能欣赏梁进攻的作品。

梁进攻的热情很快打动了海外游子的心扉,两人迅速成为朋友,凭着十指触摸,她居然能准确说出画面上的景物人物。

触摸到发绣《一代名伶》时,盲女眼睛里闪出了光芒。

是泪光。

淼淼哭了,哭得很伤心,哭够之后,她很抱歉的告诉梁进攻,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然后,她给梁进攻讲述了自己的身世。

盲女淼淼1963年生于佛山,三岁那年随父亲经香港逃到巴黎。

是的,逃,因为那一年,大陆爆发内乱,她的母亲,一位粤剧演员,惨死在红卫兵的折磨下。

陈晶晶,系我妈妈个名,仲系我爸爸一生的痛

八年前,淼淼父亲含恨辞世。就是那一年,梁进攻开始创作《一代名伶》。

回家吧梁进攻抱住女人说,声音很轻,语调很重。

新婚之夜,梁进攻问妻子:你知道妈妈的祭日吗?

知道,1966年8月5日。

是的,1966年8月5日我的生日。

上一篇:安安又走在楼梯上,金涛刚去上海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