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编辑推荐 > 安安又走在楼梯上,金涛刚去上海

安安又走在楼梯上,金涛刚去上海

时间:2020-04-17 05:20

安安又走在楼梯上。

永远的三楼半是大学同学金涛的网名。我问过金涛,为什么起这么个奇怪的名字,他也不说,金涛这人一向有些奇怪,所以,起个让人不能理解的网名好像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

没有其他人。

据说,金涛高中的时候,曾经是不良少年。上大学前,跟着一个叫勇哥的男人,差点去了深圳,因为勇哥说要带他去发财。临到出发前,突然间打消了这个念头,回到校园,继续上学。

原来她总是和小寒一起走的,但是现在没有。

金涛大学念的导演系,他很有天份,或许是因为真的成熟了,再也不像以前上高中时那样瞎混,大学时非常刻苦。大学毕业后,又去了上海戏剧学院继续进修。(不知道大家还记得我前面讲的那个笔仙的故事吗?金涛就是笔仙里莎莎的男朋友。曾经和我合住过一年多。)他和莎莎去了上海,而我继续留在了北京,直到现在回到四川。离开北京的前一年,金涛来了北京,住在我家里,我又问起了他的网名。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个网名,我有一种莫名的兴趣。一天晚上,金涛告诉了我关于这个永远的三楼半的故事。

安安在一家商场工作,做售货员,每天下班就是11点,回到家里总是12点过了,电梯早就没有了,13层的楼要一点一点爬。

那时候,金涛刚去上海,和莎莎四处找房子,上海的房子房租比北京还贵,费了很多劲,金涛终于在离学校不远的弄堂里租到了一间房子。上海的弄堂非常有特色,金涛租的是一幢四层小洋楼的顶楼,房子不大,和房东共用厨房和厕所,他俩却非常高兴,因为房子虽然旧,却别有一种感觉。金涛平时上课,莎莎在一家广告公司做编辑,小两口日子过得非常幸福。

她和小寒一起租住一个独居,两个人挤一张床,不是没有地方,是买不起床。

一天晚上,金涛在学校排练结束后已经是夜里十二点多了。因为快要考试了,排练到深夜成了家常便饭,虽然十二点多了,金涛却一点也不困,因为晚上的排练有很大的进展。一路上,金涛还想着剧中的人物。走到楼下,抬头看看自己的房间,里面一片漆黑,金涛才记起,莎莎去山东出差了。有时候,对于天天腻在一起的情侣来说,偶尔的小别,也不是什么坏事。

她们都很穷,一个月几百块钱的收入,交完房租就剩的不多了,还要吃饭,交水电费,好在她们都很省。

房子不高,还是那种旋转楼梯,一边上楼,金涛还想着今天的排练。走到三楼半的时候,他拍了一下手,楼道里的声控灯亮了,他一边掏钥匙,一边继续走,还有十阶楼梯就到家了。走着走着,他觉得很累,又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停下脚步,突然发现,自己还是在三楼半。

小寒的家里还有一个上学的弟弟,所以她更要攒钱,连衣服都舍不得买一件。但是小寒是漂亮的,安安也这么觉得。

怎么会呢?家明明就在不远处的四楼,可是,刚才自己好像爬了不止十阶楼梯了。正在他发愣的时候,感应灯熄了。这个感应灯的时候是一分钟,也就是说,从刚才,他起码走了一分钟,却一直在原地?金涛马上咳嗽了一声,在寂静的夜里,这声咳嗽声是那么的响亮,可是,声控灯却一直沉默着。借着外面的路灯,金涛深呼吸一口,一口气冲上了楼梯。

现在安安要一个人负担房租了,不过她很满足。

突然间,四周好像变得蒙胧起来,他停下来一看,发现自己还是在三楼半。金涛告诉自己,冷静!难道,遇到了鬼打墙?金涛并不是第一次遇到鬼打墙了,小时候在乡下的时候,有一次和爸爸赶夜路,就曾经遇到过一次,明明已经看到村口了,却怎么也到了,一直到天亮后,才走回了家。难道,今天又遇到了?记得小时候,老人们曾说,遇到鬼打墙的时候,千万不要往前走,就在原地,一直等着天亮就行。

楼梯的灯总是灭,需要不停的发出响动才行,空旷的楼道,突兀的声音总是让人吓一跳。安安使劲剁脚,可是脚下布鞋的声响太小了,要很使劲才行!

金涛想,难道自己要站在这里等着天亮?他看了看手机,现在才12点半,离天亮还早得很呢!于是,金涛决定碰碰运气,深呼吸一口,一咬牙,又向上冲去。这一次,他终于看到了自己家的房门,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回头看看楼下,三楼半的那个声控灯,却又突然的亮了,四周很静,可是这个声控灯,就这样亮了。金涛赶紧打开门,进了屋。

BOB电竞官网,忽然,远远的似乎传来一声击掌的声音,啪,啪清脆极了。

从晚上直到第二天,金涛一直在想着头一天晚上的事。是真的遇到鬼打墙了?还是自己因为排练累了产生了幻觉?金涛心里也不敢确定。其实金涛并不是很害怕,他很相信灵异的事,却并不会特别恐惧,要不,我说金涛是一个奇怪的人呢?

安安害怕起来,谁这么晚还在楼道里?

第二天没有课,金涛却照样来到学校参加话剧的排练,老婆不在家,没人管,金涛便和同学一起出去吃了宵夜,还喝了酒。回家又是深夜了。弄堂里的路灯算不上明亮,两旁的房子基本上都是一片漆黑,走在路上,金涛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她加快步子向上走。

远远的,就看到自己住的楼,怎么看都觉得在夜色中有些突兀,金涛一边走,一边看,发现自己住的小楼哪里不对劲了。黑夜中,其他的楼房基本都是黑漆漆的,只有自己住的楼,居然每一家都是灯火通明。下意识的看向自己住的那间,居然也是灯火通明。金涛明明记得自己早晨出门的时候是关了灯的。

拍手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就像在耳边。

虽然每家都灯火通明,但是,却是那么的安静,就像是主人睡觉前忘记关灯一样。走在楼梯上,安静的金涛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一边上楼梯,一边竟然像是在期待着什么发生似的,果然,当他走到三楼半的时候,四周突然暗了下来。三楼半的灯,熄掉了。金涛却一点害怕的感觉也没有,只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就好像明知道会有事,但如果一直没事,心里就会七上八下,现在出了事,反而心里放松了。虽然还有十阶楼梯就到家了,但是,想起昨天晚上的事,金涛还是有些紧张。

安安想起小寒,她喜欢以便上楼一边拍手,清脆欢快的声音让深夜的楼梯都不那么恐怖了,可是小寒不在啊?

正在这时候,他忽然感觉四周的环境又变得模模糊糊起来,还是在楼道里,但周围的一切,仿佛有些不真实了。金涛想,反正该来的也会来,管他的,于是就大步向楼上走去。谁知道,什么事也没发生,他非常顺利的就进了家门。

那天,安安的同学来北京看她,她带了小寒一起去。那是安安从初中就暗恋的男孩,现在依旧。

家里的灯,果然是打开的。金涛坐在客厅里,想着楼里每家每户都亮着的灯不禁很是郁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是自己的幻觉么?明天一定要问问邻居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今天晚上,他知道自己是肯定睡不着的了,于是,便打开电脑上网。想了想,在百度里输入了鬼打墙三个字,一秒钟之内搜出了263,000条信息,找了几条看了看,和自己这两天的遭遇并不太相同。又或者说,一切真的是自己的幻觉吗?

那个男孩现在自己做生意,有了些钱,不多,但是足够让一个女孩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安安想,他这么远来看他是不是也喜欢她?女孩子的梦想是强硬的,不容忽视的。

早晨五点半,天还没有亮,金涛肚子饿了。莎莎不在家,家里什么吃的也没有,想了想,金涛决定出去找点早饭吃,然后直接回学校去。刚走出家门,就发现三楼半的角落里,躺着一个人。金涛吓了一跳,赶紧过去,一看,这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起来有些面熟,好像就是住在这幢楼的邻居。他怎么会躺在这啊?这时候,这个男人正好睁开眼睛,看见金涛吓了一跳。再一看自己,就呆住了。

后来,小寒总有约会,安安想她是不是有了男朋友?她怕小寒晚上回来害怕,就在楼下等她。

男人对金涛说,他明明是在家里睡觉的,怎么会跑到这里?男人还说,难道是自己梦游了吗?金涛却不太相信他是梦游。如果没有前两天的事,或者说是梦游很能让他信服,可是现在,他却觉得这三楼半,充满了诡异。

那天,就是那天,小寒像小鸟一样绕过楼群,挎上安安的肩膀,笑着:你可真好,走吧,咱们上去吧。

下午下了课,他早早的就回到了家。首先敲开了房东家的门。房东是老两口,女儿在外地工作,靠着收房租生活。金涛问房东,昨天晚上是不是开着灯睡觉的?老俩口说,没有啊,昨天晚上睡得很早,肯定是关了灯的。

安安不经意一回头,她看到了自己的那个同学,正在暗处看着他们,脸上是温柔的光芒,她知道,那不是对自己的。

金涛又问,那早晨你们起床灯是开着的还是关着的?老俩口想了想,又肯定的回答,灯是关着的。然后又很奇怪他为什么问这样的问题,金涛便说自己昨天回来时看到房东家灯一直没关,以为那么晚了老两口还没睡是不是有什么事,所以才来关心一下。离开房东家,金涛心里又一次对自己的经历产生了怀疑。

上楼的时候,安安问,寒,你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前天的鬼打墙,昨天整个楼的灯,还有早晨躺在楼梯里的邻居,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吗?自己在网上也搜了关于鬼打墙的资料,好像跟自己这情况一点也不相符。金涛不由的感到很是郁闷。

没有啊,小寒害羞的说,没有,你说什么呐。

让金涛郁闷的可不只这点事。这天下午,他发现,自己的手机丢了。下午的时候,莎莎还打过电话来,也就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手机就不见了。仔细回想半天,这一个多小时,自己一直在教室,中途出去在外面抽了支烟,手机怎么就没了呢?哎,最近几天,还真是有些倒霉呢!

静了一会,安安又说,我的那个同学回去了吧?

晚上也没有排练的心情了,七点多,金涛便回家了。在家里上上网,看看书,倒也再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十一点,便上床睡了。

小寒拍着的手顿了一下,懦懦的说不知道啊,你们没有联系么?

睡得正香,却被一阵音乐声吵醒。金涛很是烦燥,大半夜的,怎么会有音乐声?虽然声音很小,但是一直响着,而且是自己很熟的音乐,是什么呢?金涛猛的一下清醒了。这!这不正是自己手机的铃声么?顺着音乐声,金涛打开了门。这一下,音乐声更加的清晰了,金涛走到了三楼半,在墙角处,看到了一直在闪着灯的自己的手机。

安安没说话,看着楼道的灯。

金涛看着一直响的手机,一时之间,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捡?还是不捡?等他反映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手机拿在了手里。铃声一直响着,显示屏上却并没有任何的号码,一咬牙,金涛按下了接听键。他紧张的开不了口,而那边,也并没有任何的声音传过来,空荡荡的楼道里,本来应该悦耳的音乐听起来竟然如此的刺耳。

11层的灯坏了,怎么拍也不亮,小寒使劲拍着手,怎么回事啊?

金涛站在楼道里,呆住了,连手中的电话都没有挂掉。铃声又响了大约一分钟才突然停止。这一下,金涛才算真正清醒过来。他知道,自己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不平常的事。可是,这事算什么呢?遇鬼了么?可自己什么也没看到!

安安叫她,别拍了,我拉着你,咱们慢点走吧。

手机还算是找到了。虽然它出现的方式是如此的奇怪。但金涛决定不去管他。只是他详细的查了下通话纪录,里面的未接来电,基本都是自己认识的,而且,也并没有在夜里三点半打来的电话。金涛有些迷茫,自己遇到的到底是什么事?

两个人拉着手,蹭着上楼。

第二天,莎莎打来电话说晚上6点飞机到,从机场回家,最多一个小时。几天没见,金涛还是很想念莎莎,于是一大早便跑到超市买了菜回来,打算晚上好好为莎莎做饭吃。果然,6点半的时候,莎莎打电话说下飞机了。

眼看就到转弯处了,忽然小寒脚下一滑,身子想后栽去,安安的手下意识一紧,又松开了

金涛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谁知道都8点了,莎莎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人也没回来。金涛不由的有些着急。又坐卧不安的等了十几分钟,他决定去外面看看。走出家门,就看到了莎莎。莎莎就站在三楼半的楼道里,一动也不动,脸上表情很呆滞,金涛到了她的面前,她却像没看到一样。伸手就想拉她,却又停下来。他拿出手机,又打了莎莎的手机,果然,里面传来的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金涛看着就站在自己面前的莎莎,心里恐惧到了极点。怎么办?是不是应该叫她?如果叫了,她根本听不到怎么办?金涛头上的汗水一滴一滴的流下。

小寒从最高的楼梯处摔了下去,她倒在地上,嘴里仆仆的吐着血沫子,话都说不清楚安姐,打开灯,救救我

安安慢慢走下楼梯,站在那看着她,拍拍手,灯没有开!

安安打电话给救护车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她总是安慰自己,不是我害死她的。是灯!

警察问她的时候,安安哭的像小寒的亲姐姐。

楼道里的灯很快全部装上了,优质的那种,再也没有坏过。

生活似乎也归于平静,和小寒在的时候一样,除了房租要多交一半。

可是今天

啪啪的声音越来越响,节奏越来越欢快,可是灯却没有动静,安安也使劲拍手,还是不亮。她心里怕极了,跑了起来,脚下一滑,栽下楼去。

睁开眼睛,她摸了摸自己的身体,还好,只是疼,没有死掉。

抹了抹嘴上的血,她想站起来,可是根本没有力气。

想说话,发出的只是仆仆的声音。

这时候,拍手声又响了,像个快乐的小孩子,在空旷的楼梯上空灵的响着。

安安抬起头,借着下一层微弱的灯光,看到墙上的字:11层!

上一篇:你只说生个丫头,轻功如此卓越的惟有菩提寺的方丈彗根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