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编辑推荐 > 老四提议说讲个故事,老三和贾坤他俩好

老四提议说讲个故事,老三和贾坤他俩好

时间:2020-04-17 05:20

应该是5年前了。

昨夜,大家很晚才睡觉,因为刚来到这里都感到有些新奇,在加之又都刚刚认识,就象有说不完的话。所以唠到半夜,还不想睡,要不是值勤老师来制止,还不停,那叫周坤的老三和叫谭成的老六,还偷着小声的唠着,生怕叫值勤老师听见,还得挨一顿训斥。 早晨起床的铃声响了,大家这下可就象炸了锅似的,有的把衣服穿反了,又的把裤子穿倒了,因为大家知道这铃声就是命令,所以手忙脚乱的都慌了起来,特别那老三,人家还是个稳当切,不管你铃声怎么叫,我就是不起来,在那里睡着,此时寝室里的人都走走了,贾坤老九也急着要走,一眼看到躺在床上的他,就不忍心,就走到他的床跟前,拍了他两下,说: “三哥,该起床了!三哥,该起床了。”他叫他两声,他动了动身子,惺忪的睁开眼睛看了看贾坤,又要睡。贾坤又很不耐烦的补充一句。 “三哥,起来吧?今天是第一天上课,迟到不好。”这一句话起了作用,他一下象被激醒似的,一下坐了起来,赶忙的说道: “老九块把我的裤子拿来,我,我-------------”他一边说着,一边在他的四周找着什么?这时贾坤一下在他的床边看到他挂着的裤子衣服什么的,就急忙给他拿过去,他就象忙得猴上树一样,看得贾坤都象笑出声来。他穿戴完后,一同和贾坤跑了出去,人家都洗脸了,而他俩脸都没顾得上洗。因为再洗脸就来不及了,教学楼和他们的寝室离得很远,也有半里地左右,所以,他俩就象田野里的小兔子一样,飞快的象教学楼跑去。 当他跑到教学楼时,门卫的把门都要关上了,他俩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跟前,正看到看门的大爷要关门,急忙跑上前,老三急忙说道: “大爷,我们是刚来的,不知道上课,你看?” 那位大爷瞅了瞅他们,问到: “你们没有听到起起床的铃声,都什么时候了。” 老三很滑稽地说: “大爷,你高台贵手,我们是起来完了,不赶趟了,你看我们俩脸都没来得及洗。” 那位大爷往他俩脸上一看,可真不是说慌,眼角还有迟默虎呢,就相信了他们。 把他们放了进来,他俩就象飞也似的跑到了三楼,一敲门,教室里好象没有人,他们俩鸟悄的进了教室,来到窗前,往楼下一看,大家都在前操场上跑步,这下他俩就傻了,贾坤问老三: “三哥,咱俩怎么办?是下去还是不下去。” 老三寻思了一会,拍了他脑门一下,说道: “你傻呀!咱俩就待在教室里,等他们回来,咱俩就藏在门后,他们进来时都一轰的进来,咱俩在溜出来,还以为咱俩也上早操了呢?”老九贾坤一听他这个主意很不错,两个人就在教室里静静的等待。 终于等到散场了,学生们都往教室里跑,这时他俩就象潜伏的特务一样,藏在教室的门后,这时就听到学生的说话声越来越近,贾坤害怕得在一旁哆嗦着,老三轻轻的踹了他一下,把手指放在嘴唇边上‘嘘'了一下,叫他不出声,正好这时的他们都进来了,他俩就趁机出来,也装作做完早操的样子,还他们一起欢笑打闹。其实,刚来第一天,谁还不怎么熟,只有他们寝室里的那几个人知道他们俩没有上早操,但谁也不能说。就这样,两个人第一次就这样蒙混过关。 第一天上课,大家还不怎么太熟悉,又分组和排坐。基本上以自己为主,自行就坐。老三和贾坤他俩好,他俩就一座了,老大和老二,老六和老八,老七和老五,老四和别的同学。大家都找好了位置,都坐下来,不一会的功夫,教导员张老师和学生科的郑科长进来,看到大家都各就各位,首先给大家问个好,然后象大家介绍了学生科的郑科长给他们认识,郑科长站到讲台前,给他们讲了学校的基本概况,后又祝愿大家在学校里学习愉快,生活开心美满。 待续

我刚开始大学生活,结交了一群新朋友。我是学室内的,本来按照学校的分配,我们整个宿舍8个人都是学这个专业的,但是有5个人花费了一笔可观的银子办了转系,分别转入了计控、物业、机电,所以我们寝室成了名副其实的大杂烩。这样倒也热闹,这几个系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们都能早早知道,至于哪家的美女还名花无主,我们也早就心里有数了。

事情发生在大二的平安夜。

我们系学生会组织了很多活动,而活动的策划人是我们寝室的老四,看他那么痛苦的哀求大家去捧场,我们只能牺牲自己了。

那天好多的教室都通宵亮着灯,学校也按例取消了宵禁。千呼万唤求爷爷告奶奶请来的一群兄弟姐妹一起在工美2楼的大教室吃啊喝啊唱啊玩到后半夜,很多人人熬不住回去睡觉了。只有我们寝室的8个人和5名家属还有兄弟寝室和联谊宿舍的6名*帅哥,一共是12男7女还依然监守。看着眼前的一堆狼籍,大家都只有合上眼睛睡觉的力气了,可老四还需要我们帮他清理战场,可能是为了带动一下大家的积极性,老四提议说讲个故事,我们说什么时候来还拿故事哄人啊,带家属的都在商量怎么过后半夜了。

我想他们都走了,我们这三个还要送那三个女生回去,还要清理这些,太辛苦了,就帮着老四,说讲吧讲吧,讲的不好我们再批判,故事不就是拿来说的。老四立刻斩钉截铁的说是真事,我和老三可以作证,大家就打起精神听了。

故事就发生在我们当时所在的工美楼。

在我们进校的时候就听说我们上课的工美楼有点问题,不知道为什么被封了好些年,是我们来的前一年才重新起用的。据一些前辈说,当时因为起用这楼还进行了一个仪式,立了一根旗杆,很高,正对着一楼的入口,这些我们进校的时候就都看到了,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这个缘故。不过当时因为加强爱国主义教育而设立的这根杆子,从来没看到上边有过国旗。

我们在那里上课一年多了,从没感觉到什么异常。不过有一次,有个学生上课迟到了很长时间才气喘吁吁的进来,那时我们差不多都准备下课了,后来聚在一起说起来,我们都嘲笑他假惺惺,装模做样表现自己,其实谁不知道谁,又没少逃课。

可是他很严肃的说,那天他是真的要去上课,起来的有点晚了,就让一个同学先给他占个座,等他穿好了赶过去顶多也就8点半过点,按说2分钟肯定能坐在教室里了,他从一楼的东楼梯开始上楼的,一鼓作气奔上去,觉得差不多到了,一抬头是三楼,他有点纳闷,平时也在五楼上,今天怎么了。他一口气又上了2层,抬头看还是3楼,他觉得不对了。

难道是有人使坏,应该不象,楼梯口上的字挂了有些日子了,换来换去的,怎么也能看出来点痕迹啊。他往教室那个方向走,安静极了,那几条走廊平时都是跑惯了的,那天却感觉很陌生,走了很久,也没找到教室。再返回去找楼梯,奇怪了,楼梯也不见了,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楼,绕来绕去的,急了一身汗,就想上厕所,他感觉越来越急,可还是绕不出去,其实他当时可没想到自己是在原地绕,后来也是急的没办法了,他看看这么半天也没过来人,就想先方便一下,然后再想办法做清扫,就在墙边上哗哗起来,就在他系好裤子转过身,看到转角的卫生间就在那边,离他不过5米远,还能看到一点点两侧的楼梯口,更可怕的是校工师傅就在那边一脸的不可思议的望着他,他的解释是越描越黑,谁会相信他一直在三楼转圈,离厕所那么近竟然找不到,最后他只能主动将此处的卫生进行了全面的清理,确定没留下异味才离开。上课当然就晚了很多了。

大家听了先是笑,说这个小子虽然有点不择手段,可是也能理解,估计那师傅以为又见了一个变态学生呢。大概还琢磨现在这学生怎么越变越那个。后来的话题就有点严肃了,关于他为什么会迷路,越说越悬,最后就说到这个楼的问题,听说当初封楼是因为一个当时是在校生在这个楼的厕所里上吊死了。

大家越说越寒津津的,我看目的没达到,就提议玩和游戏,缓解气氛,输的人打扫战场。大家同意,只是在游戏的内容上决定不了最后还是老二的女朋友说,玩他们小时候的一种游戏:一个人做主人,要把藏在房子里的贼找出来,但是主人每抓到一个贼,那个贼都要反过来帮主人抓贼,颇有些将功熟罪的感觉,这样谁最后被抓到谁就是赢家,最先抓到的是最大的输家。我们一致通过,但规定由最先被抓到的4个人负责最后的清理。

游戏开始了。

老二和他的女友是主人,在规定的3分钟内我们都要把自己隐藏好,不可以再离开。游戏的范围是我们所在的2楼东侧的所有房间,大家很快都不见了。我在2楼绕了一圈突然想起了那间储藏室,那里面一年四季黑糊糊的,见不到阳光,堆满了杂务和灰尘,肯定不会有人想到那里。我就朝东跑过去,很容易就将那个锈迹斑斑的门别拉开了。里面很黑,走廊里的灯光照不到这里,我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听到那边已经有人被抓住了,声音正往这边过来了,我反身轻轻的掩上门,站到里边空着的角落,屋子里很安静,外边的声音什么都听不到,我就那么静静的站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我的眼睛好象也能看到点什么的时候,我看到了在门口的地方还有一个人。

她肯定是在我后边进来的,可是我看不清楚她是谁。因为太黑了,我们就这么傻站着,真有些岂有此理。

我是李丰,你是谁?你也一直没看到我吧。

我是林安安。

林安安是联谊宿舍的一位*,早就是我一个兄弟的目标了,可是怎么了,他们竟然没在一起。看来,那位兄弟不是一般的弱啊。

你进来一些,这边宽敞点。

她按我说的过来了,脚步很轻,好像担心外边的人听到。

这里的隔音很好,我们听不到外边的声音,外边应该也听不到。你怎么也想到这里了?这是个不错的地方是吧,就是有点冷。

我搓了搓自己的脸,冰凉的,这里肯定没暖气。

你冷吗?要不要我把衣服给你?

没说话,那表示默认,我摸索着脱了外衣,凭感觉递了过去。

谢谢!很暖和。

听声音就在我的手臂范围之内。

没那么夸张,刚穿上就暖和了。小心别感冒,不过这里确实很冷,阿——嚏——我觉得自己感冒了,我说冷吧,你看,要不咱们出去?算了,万一早了,还要干活。你不爱说话。我就不能闲着,这样也好,最起码现在咱俩不闷

我这样自言自语了不知道多久,只中间偶尔听到她象征性的几个字做呼应,向我表示她在听,然后门被打开了,先进来的是烛光一片,然后是大家全都进来了。

李丰你在这里吗?

我在!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李丰你让我们好找!你怎么能想到藏在这?这里都多久没人来了?你太过分了!

大家开始七嘴八舌的数落我,我一时有点不适应。

等一下!说好了玩的,你们怎么一起说我。

你知不知道我们找你找了多久?2个小时啊,同志!你自己不知道出去啊!

那么久吗?我都冻傻了。你们也是,这么狠着说我。林安安这不是也在吗。让人家多不好意思。我扭头像她看过去,没人,她什么时候出去的我竟然不知道,也太那什么了。

林安安——你怎么一个人走了?好歹我也陪你说了半天话了,还把衣服给你穿,你怎么?

李丰你说什么梦话!安安一直和我在一起!赶快出来!

看着林安安和他在一起脸上全是惊讶,应该不是说谎,那是谁呢?我的衣服!

谁知道你放在哪里了。快一点,出来了,别在这里站着了。脾气很好的朱闻很烦躁的对我喊。

我扫视了一圈,没看到什么蛛丝马迹,不得不怏怏的出来,不用了说,卫生是我打扫的,至于我的衣服怎么也没找到。我一直怀疑是他们在拿我开涮,可是问死了谁都不承认。直到有一天,校团委的几个人来我们工美楼,不知怎么注意到那间储藏室,叫了些人来把那里清理了一下,原来是很大的一间屋子,窗框都是铁艺的,我们很多人凑过去看,这时候有人说这件衣服还挺新呢,我看过去,原来就是我的那件衣服,我没有认,看着他们把它拿走了。

这件事很长时间在我心里是个谜,快毕业的时候有一次和几个前辈一起喝酒,我就说起了这件事,结果那几个人都很严肃的看着我,告诉我说,当年那楼里确实吊死过一个女学生,叫林安安,就在那间储藏室里。曾经是一个外教的画室,他和那女生确实发生了些什么,人死了,他也回国了,有一段时间总出些怪事,还有两个人退学了,所以封了那楼,没想到这么久了,居然还

上一篇:某一天小楠和司机在车里裸露在一起的画面被小海的弟弟看到,刘洪达的老婆还以为是孩子起的早 下一篇:【BOB电竞官网】但是他感到村里人对他有点敌意好像很害怕的样子,舒米和余烈表示两人只呆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