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电竞官网欢迎您!

BOB电竞官网 > 编辑推荐 > 肚子不饿不回家呀,大人们总是抓住我并使劲按住愣扒下我裤子、听我哭喊着把针打完

肚子不饿不回家呀,大人们总是抓住我并使劲按住愣扒下我裤子、听我哭喊着把针打完

时间:2020-04-17 05:19

上一篇:《幽园鬼事录之鬼浇园

我从小是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的,小时候开心的事儿就是黏在外公身边看他做木工活,外公人很内向,不太爱说话,但是十里八村的人没有不知道他的,因为只要没有农活了他会就去帮村里人修补家具,当然了,都是无偿的。所以外公的人缘特别好。说起外公,有一年在他身上发生了 一件让我到现在也无法理解的事儿。至今回忆起那件事我内心仍然充满了愧疚于自责 。

我小时候怕打针,每当闹病,见村里赤脚医生李英才来了,就吓得满院里跑,大人们总是抓住我并使劲按住愣扒下我裤子、听我哭喊着把针打完。

记得那是我9岁那年的冬天,来到年关了,家家户户杀猪宰羊的忙的不亦乐乎,孩子们更是欢天喜地的到处疯跑开心的不得了。每天都是不见星星 不回家,而外公每天晚上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满村子的找我。昨天刚刚下过一场大雪,我跟小伙伴们堆雪人、打雪仗玩的似乎忘了全世界, 直到肚子开始抗议,这才满头大汗的跑回家 。

有一年冬,我高烧不退,连续了一个多星期,还犯迷糊。姥爷说:“还是让英才来看看吧,别乱跑”。根据我的情况和姥爷的表情,我分析着姥爷又叫医生来打针了,于是趁姥爷出门的当口、我拔腿就跑到一处小树林里,回头看看,无人追来,多少放了点心。

“姥,我饿了,晚上吃啥呀?”我人还没进门就开始嚷嚷了。

天慢慢黑下来,往村口看,有些提油灯的人出来了,离得太远听不到呼喊声,却知道肯定是在找我。

外婆边给我拍打身上的泥土边说道:“你是天不黑,肚子不饿不回家呀。”

静了下心,我找来几块散在地头的大青砖,摞起来刚坐下,就觉得身后沙沙沙地响。回头一看,一个比我大几岁的小女孩就站在我背后,正冲我笑呢,我急忙问:“你是谁啊?”

我调皮的说:“哈哈,你还少说一样,姥爷不找我不回家。”

她答:“我叫诗桂王,看你一会儿了,哈哈。”

姥姥用手点了点我的脑门说:“你还好意思说呢,你姥爷因为找你都冻感冒了。”(其实那时外公的身体已经有不适的感觉了,只是我们谁也不知道而已)

说话间,我仔细打量了她一番,觉得他衣服太不合体,不光宽大,上衣还垂到了膝盖,下身裤子宽而短,整体形象如同麦地里支的赶鸟的假人儿。

“啊!姥爷感冒了?”我边说着边跑进里屋。

脸也太白了,涂粉也不会到那种程度,也看不清眼睛,而且头顶上还翘着怪怪的两个小辫儿,个头不高却有点随风晃。当时只怕被大人们找到,其余根本没多想。

就看见外公蜷着身子躺在炕上,脸色有些青白,闭着眼睛不说话。

“你咋也跑出来了,也怕打针吗?”,我天真地问,她答:“我不怕打针,因为我不知道啥叫打针,我光怕没人跟我玩儿,哈哈。”

我拉着外公的手说:“姥爷,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我哪有心思跟她玩啊,挨针的滋味还在心头,找我的也肯定急了。

可是不管我怎么喊,外公就是不说。当时我的小心脏啊,五味杂陈的,心想,外公是不是生我气了,还是外公病的很严重呢!又急又怕的我开始哭了起来。

“那就玩看相吧,我很拿手”,她还在说着。听这玩法挺新鲜,我多少有了点兴趣,她见我笑了下,高兴地说起来:“就说说你的面相吧,你天庭宽、地格圆、双眼皮、大眼睛、头发稀,以后会交好运的。可现在面色暗、气无神,说明你有病在身,要好也到明年大年初九了。

“姥爷我知道错了,你别生气好不好?你别不理丫丫啊”

再用你的面相推出你的生辰八字、加上你来这的时辰和面朝的方位,我断你姥姥明年大年初二去世。”

嘿嘿!嘿嘿嘿嘿!我正难过的抹着鼻涕眼泪,姥爷却突然眼睛瞪得大大的、直勾勾的看着我嘿嘿的笑出声来,那笑声和那诡异的表情让我当时就停止了哭喊。

我立即打断了她的话:“你怎么会说大人们说的话!?”

紧接着就见外公用兰花指指着我说:“小丫头,你说谁生病啦?你才有病呢!”

她说:“我比大人大多了,哈哈,如果你年初二不打破东西,你姥姥就没事。”

说着就坐起来了。吓得我尖叫一声跑到了外屋。

这时我深切的觉察到不对劲,她站在我对面说话,声音却仿佛是从背后发过来的。月亮悠悠钻出云层,地上一切比较清晰了,只见她似乎为了避开光,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下,隐到了树的枝干的影下,而且随着月亮钻出,她的腿脚却有点模糊了。

“姥,你快去看看姥爷怎么了,我害怕。”

猛抬头,见不远处大坟边的一棵歪树后正闪出一个妇女的身影,大冬天那妇女居然穿着灰白的长裙子,头发披散着不说,面目也是深黑深黑的,正诡异地瞧着我。我立刻明白了,转身便跑,那小孩就在后面紧追,一边追、一边喊:“跟我玩吗!跟我玩吗!”。

外婆正忙着准备晚饭,听我这样喊,回过头来生气的说:“你们这一老一小就闹吧啊,都等着吃现成的还不老实呆着。” 我哭着说:“姥,我没闹,姥爷他疯了。”

接着背后又是妇女的叫声:“诗桂,快回来!快回来呀!”,声音拉得老长老长。

9岁的我看见外公当时的样子,一下子就想到了同村精神失常的李叔。听我这么一说,外婆抓起腰间的围裙边擦手边进了里屋。这时的外公更吓人了,只见他双手舞动着,一会拍巴掌,一会拍大腿的哭一声笑一声,身体前仰后合的。见状,外婆也不知所错了。

情急之下我反而朝着远远看见的一个提灯人跑去,跑着跑着竟喊了起来。

外婆走近前去按着外公的手说:“老头子,你咋滴啦?你说话呀!”

一会儿,那提灯的像是发现了我,也迎着赶来,渐渐能听到他喊话了,不断叫着我的小名,等碰到一起才知是小勇他爹,他一把拽住我说:“可找到你了,把你姥爷急坏了,快回去、快回去!”。

外公瞪着大大的眼睛怪笑的说:“你个老太婆,我到你家做客你也不说给我口水喝,你们都是坏人,毁了我的家,拆了我的房子,你想冻死我呀”

再回头,后面一切都不见了。被大人提回来,哭喊着挨了针,可遇到鬼看相的事,只字未提,心里却总是挂着那鬼小孩说我姥姥到大年初二会去世的事。发烧一直未退,让姥爷欣慰些的是烧的不那么厉害了。

外公的胡言乱语可把我跟外婆吓坏了。

到腊月二十八我姥姥也从她娘家回来了,刚见面我就问:“姥姥、姥姥你没事吧?”,姥姥小小的个头,听了这话居然把我从炕上抱了起来,一个劲儿的说:“姥姥好着呢,孩子可真懂事了,真懂事了!”。

外婆说:“丫丫,走,咱们快去找你刘姥姥”

还记得姥爷、姥姥迎来送往了各路亲戚,姥姥抽空还到地里刨茅根,给我熬茅根水退烧。尤其是大年初一,家里人忙的不可开交。

后来我才知道,外公当时是被黄皮子上了身。 刘姥姥很快跟我们来到了外婆家,她一进屋,就见正在炕上折跟头的外公坐那不动了。

晚上我就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和姥姥在妈妈上班的办公室门口玩,突然姥姥坐在小椅子上不说话了,一动不动,她那边成了黑夜、而我这边还是白天。

生气的说:“好你个老太婆,你还把她找来了,你以为我会怕她吗?你不是有本事吗?我不归你管!”

我俩中间好像闪出了一条隔道,我喊着想爬过去,怎么也过不去,天上一颗好大的星在嗷嗷叫着,我越害怕,越喊姥姥,可姥姥就是一动不动毫无表情地坐在那里不说话。

外公用他那可笑又怪异的兰花指指着刘姥姥。

我吓醒了,见姥姥正拿毛巾往我头上敷,还低声念叨着:“过年了,孩的病该好了、该好了。”我转过神来,竟起身趴在姥姥身上哭了起来。

刘姥姥看看外公笑了笑说:“是你呀,别生气,我不是来管你的,听说老木匠病了,我是来看看他的,他可是这十里八村有名的好人、老实人你说你找他干什么呀?” 我瞪着眼睛看电影似得看着刘姥姥跟外公对话,可是又觉得她不是在跟外公说话。

大年初二,我小心翼翼,唯恐打了什么东西。可是就像命中注定似的,一只麻雀飞进屋里,我关上屋门,想捉住麻雀,拿桌子底下笤帚准备扑时,碰下了桌子上的一只茶碗,茶碗摔成两半。

“不生气?他把我家都给毁了,我能不生气吗?坏人。”外公怒气冲冲的喊着。

我当时联想到鬼看相时说的话,竟哇哇地大哭。到了晚上,姥姥说有点累,吃不下饭,姥爷就让姥姥先睡下了,不一会姥姥又在炕上坐起,说是眼前发黑。

这时只见刘姥姥趴在外婆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外婆转身到针线盒里拿了一根纳鞋底的大针递给了刘姥姥,然后转身出去了。 刘姥姥笑着坐在了炕沿边上,对着外公说:“这冰天雪地的他毁了你的房子是不对,可他也不是故意的,他哪知道你住在哪里啊。” 外公不屑的说道:“哼,他是不知道,他要是知道我住在哪里我的命早没了”

姥爷急忙去请医生,医生赶到,说是脑溢血,需马上送城里医院,但是姥姥已经站不起来了,而且连话也说不出来。叫来村里几个人,把姥姥抬到牲口车上,便出门了。

刘姥姥笑着说:“不会的,你走吧,等你走了以后我让老木匠给你重新做个窝,保证比原来的好”

等姥爷一行流着泪回来已是第二天天快亮了,姥爷说:“你姥姥出门不久就不行了”。后来就是办姥姥的丧事了。我是连病带悲痛,直到大年初九才病愈,心中至今惊讶于那个看相的鬼孩儿。

看着刘姥姥跟外公好像在聊家常,我也不再害怕了。扶在刘姥姥腿上继续听着他们的对话。

查看更多:《民间鬼故事

“哎,对了,你是怎么来的?”刘姥姥问外公。

外公回答说:“我坐飞机来的呗”

刘姥姥又问:“那你现在在哪歇脚啊?”

外公得意洋洋的说:“千里一条垄,茂密一丛林,冬天全撂倒,你们是谁也别想找。”

他们正说着,外婆跟舅舅还有几个邻居都来了。刘姥姥又跟他们低声细语了几句,他们都出去了,留下刘姥姥继续跟外公聊天。

“要我说你还是快走吧,不然我可对你不客气了啊”刘姥姥板着脸说着。

只见外公略带愤怒的说:“不客气?我才不怕你呢!我就不走,谁让他把我家拆了?我非得让他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外公正说着话,就见刘姥姥突然起身用她手里的大针照着外公的肩膀上狠狠的扎了一针。

外公不但没有疼,反而更加得意了。这时刘姥姥眼睛滴溜溜转着,看着看着突然又照着外公左手的虎口扎下去,只见外公的虎口处有一个鸡蛋黄大小的包,刘姥姥的针正好扎在那个包上了。这时外公愣住了,不说话也没有了刚才的得意。 刘姥姥对着窗外大声喊着:“他被我制服了,你们在葱地附近找,他一定在那。”

大概十几分钟吧,外公突然倒在了炕上一下子睡着了。舅舅跟邻居们手里拿着一个老鼠般大小的东西回来了。 “刘姥姥,你太厉害了,他果然在葱地里猫着呢,不过我们去了他怎么不动呢,”舅舅不解的问刘姥姥。

刘姥姥拔下扎在外公手上的针说道:“你们看见他的时候我已经用针把他的魂扎住了,你们看见的只是他的肉身,他的魂已经附在了你爸身上,他是会到处跑的,他跑到哪里哪里就会有一个包,只要扎住这个包他就没跑了。”

听了刘姥姥的话,大家才明白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让舅舅他们出去找,自己留下来探听黄皮子的藏身之处,好找准机会制服他

就这样外公在炕上躺了好几天才回复体力,从那以后我也改掉了贪玩的习惯,我知道外公如果不是因为日落时分出去找我,也不会被黄皮子上了身的。至今我也不明白黄皮子是怎么附在外公身上的。

祝朋友们永远平安健康快乐,晚安!

上一篇:BOB电竞官网比我早来机关上班的小刘、小谢的办公桌安排在中间靠墙的位置上,有人喜欢把张丽丽和孙蔓红做比较 下一篇:不但可以闻出妈妈在厨房烧的什么菜,偶尔会牵着图图去园区那间全是收藏的茶馆里喝茶